发新话题
打印

知道了女友的淫荡

知道了女友的淫荡

  隔壁坐着三个女孩,其中一个正是文雅,还有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孩,是剧组裡的配角,第三个女声的主人明显比另外两人年长。她们躲在这裡议论我女友就罢了,她为何要说小倩是狐狸精?) f; ~' f  t/ l& S3 Q7 D" P
  文雅二人听到这话立即来了兴緻,急忙向年长女孩刨根问底。我看不到那个年长女孩的脸,但看得出她对刚才的话很后悔,几次都说“没什麽”。可她越是遮掩,文雅她们就越缠得紧,连我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小倩可是清水幽莲,怎麽可能得了“小狐狸精”这麽个外号?
. E# L0 L- @% I8 G6 g  “云姐,你应该大小倩一届吧?当年你可是学校裡的风云人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有什麽好玩的事情可要讲给我们听呀!”6 y+ }) @8 J4 M8 y& o: q9 L
  被称作云姐的女孩吃她们缠不过,只好轻叹口气,说:“好吧,那就告诉你们。不过都是些过去的事了,你们可不许说出去!”
0 s& R  s1 z, _* y; L, V  “我们保证!保证!”) E9 t1 ~; R, `; X
  原来那个“云姐”是小倩的学姐,听起来高中是颇有名气。难道当年女友身上发生过什麽事?一定不是好事,否则怎会和“小狐狸精”这种字眼联繫起来?
5 f- l7 U7 n3 c) s0 U8 P) l! h7 L( Y  我甚至比文雅她们更加期盼下文!# G) T+ u- G9 M2 G- l) g
  “其实没什麽大事。我记得那年我高二,小狐狸……哦,是小倩,她才读高一。别看她入学不久,很快就名声大噪,因为长得漂亮,跳舞又好……”
5 u; k' }# s6 ~" o! W  {1 a  “云姐,这些我们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你快说说,为什麽叫她小狐狸精?”. l& Z% }! \. ^  c! X# D1 G- l: I
  文雅说出了我的心声,我最想知道侮辱女友的话从何而来。
1 Q" X$ p6 K, P: @% n  “你们也知道,漂亮女生总是焦点嘛!当时不少高年级的男生都喜欢她,她的情书可没少收,还有许多男生藉故接近她,可她一个都没答应。”
1 U. q3 D- a  S+ w0 ^) E: h  w7 q  “哼!还装清高!”文雅不忘藉机数落小倩,若她和女友同年,哪有她出风头的机会!
) x2 [* a+ [. ]4 i0 k  “呵呵!当时我们私下裡也是这麽说,越装清纯的女生骨子裡越骚,小倩她一定是个狐狸精,只佔一个男友不满足,一定要迷倒全校男生才罢休。”
. l1 {. N% }% A$ h  妈的!是你们自知不如我女友,就在背后说她坏话!可怜小倩的好性格,偏偏因为出色的外表招来太多嫉妒,这就叫红颜祸水吗?' F" E8 ^0 G8 U+ [1 q. z5 R& W' W
  那女生接着说:“其实这只是一部份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当时和一个男生走得很近。”
% m+ d) H& \! j. Q( ~  咦?难道我女友和别人有旧情?她怎麽从来没提起过?不可能!女友绝不会骗我!我绝对是小倩唯一的男友!妈的!我的心裡越来越不是滋味,明知该相信女友,却无法停止乱想,难道小倩真的有过不能见光的事?0 V5 q# ?6 g" o0 a  r# T0 z
  “看来她也不是什麽纯洁圣女嘛!总有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
7 U1 u9 n1 Z; I5 }& F  我真想丢个杯子砸到文雅脸上!她小小年纪就干出偷情的事,还好意思侮辱我女友!
: z, [+ [8 }5 G4 v6 Z% E  云姐笑道:“这也难怪,那个高年级男生当时也是学校裡的红人,长得英俊帅气,很多女生都拿他当白马王子的标准。小倩条件那麽好,的确只有他们俩还算般配。”6 p' E8 t8 A' g: @0 C1 a, g; p+ o$ E
  般配?什麽意思?我知道以我的条件能拥有小倩实在是太幸运了,可听人说自己的女友和另外一个男人般配,我心裡别提多别捏了!听她的意思,我女友的确有过旧情,对方还是个大帅哥!可女友为何从没跟我提起?当年他们发展到什麽程度?牵手?拥抱?接吻?妈的!越想越可怕!
8 l8 s& j- V- V& c$ c  “那男生是谁啊?”
, a0 r- ?. u  Q7 a" d: [  “你别打断云姐!我想知道为什麽叫她小狐狸精。”文雅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刨根问底揭露小倩的丑事。
, E8 y2 Q* Z% B/ C) I+ k$ X% ~  “唉!错就错在小倩和那个男生走得很近,自然成了所有女生的公敌,所以那时大家背地裡都叫她小狐狸精。这还不算什麽,大家就是在背后说说而已,最不应该的是当年大姐正在倒追那男生,眼看着他们两人有说有笑,于是决定收拾小倩。”( |3 g4 @$ b; D+ U4 I3 m
  听到这裡,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她们口中的“大姐”是谁?可从文雅的表情来看,那个“大姐”应该是比这个云姐更厉害的角色,女友可是小公主,遇到她们除了吃亏还是吃亏。
. I' j/ p* @2 s6 ~  文雅倒是兴緻勃勃:“怎麽收拾的?云姐你快说嘛!”
. Q! L8 M1 ?. [; p$ c  “这个……你们不用知道了。”% m% X% r2 y4 ]8 u- W  I
  不只文雅她们,我也很想知道女友是否遭受了校园暴力。虽然很气她有旧情瞒着我,但心中担心更甚。
/ _  H/ u' v3 R( ?) R6 s( X' g' d  云姐果然经不住两个女孩的纠缠,摇摇头说:“好吧!你们可记住了,这件事情绝对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那年大姐聚集我们几个,决定对小倩用”处女杀手‘。“6 k$ V4 }3 x6 }8 D$ B& f7 s2 C
  什麽?处女杀手?那是什麽东西?她们究竟对我女友做过多麽可怕的事?0 h+ I! }( w" Z, B. ^: M4 j8 h
  文雅也很震惊,睁大眼睛问:“真的吗?大姐真的用了”处女杀手‘?“
6 d0 L+ G# l% U6 k  另外一个女孩不解的问道:“什麽是处女杀手呀?”
; c) H& Y! w/ g  “哎呀,你太孤陋寡闻了!”处女杀手‘可是当年大姐有名的私刑。哪个女生要是惹大姐生气,放学后大姐就堵住她,叫几个人剥掉她的裤子,按住她的手脚,然后大姐用手指狠狠戳破那女生的处女膜!据说好几个不听话的女生都被大姐开苞了,最厉害的一次大姐用了五根手指,插得那女生下身流血不止呢!女生用手指插女生又不算强姦,所以大姐根本不用怕。“
" T* g" `  [/ H2 z- v  ?8 W  S  文雅在那裡眉飞色舞的讲解,我只觉被人掀开头盖骨,一盆冰凉的雪水狠狠灌进来,浑身冰冷,差点喊出声来!我女友若是受过这等酷刑,她不愿提起,我绝对不会怪她。我双拳已经攥出喊来,马上就要暴起狂轰那个云姐,非打掉她满口牙齿不可!然后找出那个大姐,一定要亲手掐死她!许多年没体会过如此强烈的愤怒了。+ H, k* b. K( M6 F
  “哈哈哈哈!那种事你们还真信啊?”我已经要站起来了,那个云姐的笑声在最后时刻拦住了我,就听她笑着说:“你们好天真哦!就算不是强姦,故意伤害罪也够大姐受的。事实是有一次大姐和人打架,打得那女生下体流血,外面传言是大姐弄破了人家的处女膜。除了我,别人都知道,其实是恰好赶上那女生来大姨妈。后来大姐觉得这种传言有利于树立威信,乾脆将计就计,让我们放出更多流言。其实所谓的”处女杀手‘根本不存在!“  l% H* d& x2 b8 u+ Z4 ^5 S
  我重新坐下,暗骂自己太冲动,小倩初夜落红可是真真切切的,别人可以怀疑,只有我应该最清楚。
! j: V+ u. `, i( S- k& ~8 F  那个云姐继续说:“那天放学后,我们堵住小倩,拉她到学校后面的荒地,就是现在体育馆的位置,那时候还没开始建。我们四个女生按住小倩,她都吓哭了,可就是不承认和那男生有什麽关係,大姐就叫我剥掉她的内裤。之前我们一直说,小倩那麽骚,肯定长了一大片黑毛,下面一定像炭一样黑,谁知我掰开她的大腿一看……”女生单手托着下巴,略微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味什麽美好的事情。* k% C2 a0 y: z; N7 }8 o2 b8 B# j
  “云姐?”- n7 e* r. ?2 v, G( `( H! |6 u
  “哦……呵呵,我们都没想到,小狐狸精的小妹妹漂亮死了!粉嘟嘟的,毛还没长出来,我看着都忍不住想摸一把呢!”
4 s/ Z* Z; y. Y  三个女孩大声笑起来,我却想冲过去骂娘!五个高年级女生,把16岁的小倩拉到荒地裡,剥了她洁白的小内裤,强行分开她的双腿!那是怎样刺激的场面啊!
+ [8 w; i2 l0 J% `1 Q  O& P% s  我彷彿看到女友身穿校服,裙子捲到腰上,修长双腿笔直向两边分开,含苞待放的粉红色肉缝展示给五个女生,还有天地万物。
3 M  z% m5 ^7 x: r- L  女友现在的阴毛仍然很稀疏,说她16岁还没开始长毛我绝对相信。可以想像,白嫩柔软的小腹加上澹粉色的小巧阴唇、一尘不染的玉门关,任谁看了都捨不得去侵犯。我可是从没见过白虎状态的小倩啊!还好只是五个女生看到,哪怕有一个男人看到,我都要诅咒他不得好死!
* t. y) ^1 ?1 C  “后来呢?你们捅破她的处女膜了吗?”
5 i7 ]$ n+ Z! m, N+ p  “都告诉你们是假的了!大姐两根手指在她小妹妹上晃来晃去,吓得她哭着求饶,我猜她都快尿出来了。我们看她和那男生真的没什麽,想着再吓吓她就算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4 n6 W5 w& a. A; u- f2 c: l' ?
  “哦?谁啊?”) D, N( m9 V, u) v0 Q+ O& O* z* M) X
  “就是那个体育老师啊!好像姓魏的吧!”
' Y2 W) m$ _2 |( K  干你娘啊!我刚刚放下心,想喝口咖啡缓解下紧张的情绪,想不到事情急转直变。当年魏老师竟然目睹了她们欺负我女友的情景,也就是说……目睹了我女友赤裸的下身?他究竟看到没有?我的耳朵都快穿过隔板了!
6 D) |/ i6 t$ q6 S+ y7 x  就听文雅说:“那个姓魏的可不是什麽好东西,他可是出了名的好色!有事没事总找机会接近女生,他还在我身上揩过油呢!”) D) k' S6 l; T) g* l/ ^
  另外一个女生接口道:“就是!听说他还把一个女生搞上床了,要不是校长的外甥,他早就被开除了!结果害那女生转学,太无耻了!我们拍戏他还死赖着要参加,我们都躲着他呢!”- J0 ^) Q+ C3 `9 q9 H: ]' Z2 G
  “呵呵!你们知道就好。当年他还没这麽嚣张,多少收敛些,可我们早就看出他是个猥琐大叔。”
1 s: f2 y/ _: G9 L+ Y; ^5 x9 Q& O  “云姐,你说他突然出现,那时小倩正光着屁股,岂不是都给他看光了?”1 [$ u$ ^' ?- C0 ?
  文雅问出我心裡的问题。
; H2 \# e4 k1 Q# G  那个云姐摇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时我们听到脚步声,马上就放开小倩了,不知他看到没有。然后他把我们都赶走,我们几个各自回家去了。没走多远,我突然想起小倩的内裤还在我口袋裡,我就转回去还给她。经过荒地时,你们猜我看到什麽了?”
- E% F1 R! S' ~$ ?. i  “什麽啊?”2 t; _, t  B/ ^7 q8 e& I
  “我看见小倩躺在地上,裙子都掀起来,姓魏的正压在她身上干呢!”
2 K0 |$ @% ?+ e# y9 u  “什麽?你是说,小倩被魏老师上了?”2 |/ ~4 U/ b3 S& j! c7 W, I+ |6 J
  “当时我吓傻了!就看到小倩光着屁股,双手拼命捂嘴,好像怕出声似的。
- }# n' F& ]5 H* [8 @: {( ^  姓魏的脱了裤子压在她身上,屁股不停地拱。“天啊!天啊!真的假的?我女友16岁那年被体育老师姦淫了?眼前出现一幅极其淫靡的画面:杂草丛生的荒地上,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倩比今天还要稚嫩,她的裙子被高高掀起,露出洁白无瑕的下身,无毛的小腹下面是粉嘟嘟、水汪汪的花苞嫩穴,一个壮得像欧洲种马的男人正压在她的娇小胴体上,用他铁棍般的鸡巴插入小倩未经人世的花苞,无情地绞碎她的处女情怀,玷污她初萌情愫的少女贞洁!* n( [. z  j6 I
  “我一开始吓坏了,躲在旁边看,越看越生气,我们都是女孩,凭什麽给他欺负?小倩也真是窝囊,只会捂着嘴,叫都不敢叫。”
+ M" c1 g! {9 _% P0 w3 f- n( c2 G  她哪裡知道,我女友不是不敢叫,是在拼命护住自己的初吻啊!那麽多男人想要一亲芳泽,小倩却能将初吻抱住送给我,该说她坚强吗?9 v; F7 c4 X" y
  “于是我偷偷用手机拍了照,接着跳出来大声喝止他,吓得他屁滚尿流,提起裤子就跑。这时我才看清,原来他没插进小倩的妹妹裡,是把她两条腿併在一起,用鸡巴干她的大腿呢!”0 L* L/ v3 k! s" F
  “哦……”听文雅的语气好像很失望似的。我可是鬆了口气,原来女友没被强姦,万幸万幸!
6 p, y7 R, a5 n2 @  Q7 V$ H9 S- p) E  可我依然不能平衡,魏老师看光了我女友16岁时的无毛美穴,也许还摸过和舔过,即使我拥有小倩的一切,却永远不可能欣赏那只有雪白和澹粉两色的阴户,不可能爱抚、亲吻她16岁的芬芳溪谷。女友的小穴与16岁时应该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精緻小巧的阴唇,稚嫩浅澹的颜色,可有些事情,一旦被人佔了先就绝无弥补的可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