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出租美妇

出租美妇

一个商业机构的饭堂里,有几个男人在低声说话高声笑。这几个男人是陈上志、林必发、石宝光。: {: _. }# H0 x# B1 K3 f
  一阵笑声过后,陈上志指着林必发说:“你这个人,专吃窝边草,不怕又上当?”+ t2 Y/ g: H5 _
  “这不是窝边草。”林必发说:“这个不是本公司的人……”
' \9 ~8 R; w0 c. _" d$ s, \  “虽然不是本公司的人,但是同一层楼,而且商业上有来往。”石宝光说:“那女子的确十分漂亮,但闻名花有主。”
$ s% O3 o! N( Z$ A3 Y7 u  “又未证实,不妨索一索,进一步打探,无关宏旨。”林必发说。
* V' n: _. d5 e. n2 r, F7 `- q. Z1 |  “不错,”陈上志附和:“探探无妨,美丽女子怎可以放过。石仔,这件事由你去办。”
" @( v" w3 R: a/ k' [' ?2 Y6 K2 D: J  石宝光无奈,只好答应,因为陈上志是人事部经理,林必发是营业部经理。! S9 L3 p  B) g
  “那个女子是否名花有主最重要。”陈上志说:“查得愈快愈好。”* r+ R8 R( L8 b7 z7 ^  t- ^3 A" I
  “那女子姓梅,叫小梅,我早已知道,至于名花有主则未证实。”石宝光先把那女子的姓名报出来。. \0 q* w  E% J, \  L
  “哦,梅小梅,这名字很别致,姓梅又叫小梅。”陈上志说:“她真是像梅花一样美丽。”2 u5 J8 n" q! I2 U7 J
  “石仔,原来你比我们野心更大,早就已经探索到资料。”林必发说。
' z/ P$ N5 W9 Z; L; n0 D" L  “不是故意打听,只是无意中知道的。”石宝光说:“你们高高在上,对下面的事情自然知得比较少。两位阿哥,总之我尽快回报便是。”. m2 t+ u; Y$ l! ~9 L
  “打探到内情,你也有好处的。”林必发说着,拍拍肩膀。
& X3 E3 @; j: X# E, ~  两日后,石宝光已探到真相,向他们报告。说:“那个梅小梅是马中力的太太,你们知道哪个叫马中力吧!”1 S" g+ k7 L0 S9 G+ q
  “那个小子?他竟然讨到这样一个美丽太太。”林必发说:“真糟蹋,刻薄点说,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0 {% j& \  Y5 s, a) H: d8 ]! S/ M) f
  “对,对,比喻得好。”陈志上说:“唉,我们早认识这个女子就好了,那女子固然好,我们也好。”
. e1 M3 p( N3 \  “其实现在也不迟。”林必发说:“只要我们花点功夫,花点金钱,不难把小梅抢过来。上志,这种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做。”
! M- S1 |. l! G; n+ h$ i; e  (2)8 O* z7 g( ?1 B, e
  陈上志奸笑两声来遮羞,说:“虽然我做过,但是今次由你先出马,一定会更好。”
: S9 x# v9 f- ]8 U  l+ P  “这个……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林必发说:“因为今回我两人都看中她,一个女人怎可以分开两人享,所以……”0 Z" i( j4 m7 W/ j. h5 _
  “不要算得那么清楚,那女子只是一件玩物,不是与她做人世的,两人分享不是更剌激更过瘾吗?”陈上志说。; |* a2 [) i) {6 R+ d0 ^6 Z
  “既然你愿意这样,又叫我先行,那么我就不客气饮头啖汤了。”林必发哈哈笑着说。  Z1 h8 V! v4 w+ U- x5 ~
  他和陈志上有了协议,立即作进一步的探索。他认识马中力的一个朋友赵一虎,于是他向他打听马中力与梅小梅的实情。
% j' ]) B  f+ j5 V+ t/ J6 L  赵一虎说:“他俩人没有正式结婚,只是同居,你为什么要调查这俩人的关系?”
5 k' \6 G% h4 Y3 T# u3 V0 l  林必发说:“没有什么,只不过觉得马中力这个小子十分幸运,竟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太太。”6 O( |7 z5 ~% b7 n. D, L  @2 P' Q
  赵一虎说:“姻缘姻缘嘛,男女的结合是要讲缘份的。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就是这个道理。”
" ~4 t. a2 c3 k0 A1 ?  “不错,不错,男女的婚姻的确要讲缘份的。”林必发摇摇头说。
$ x0 B, v4 x* m! V7 q3 ?: [  赵一虎问:“你不是看中那个梅小梅吧?”
% q( y% n. I  b5 M7 o7 o  林必发说:“看中有什么用?现在她已经名花有主。”9 t* |: U8 S# {2 m) M, y# P
  赵一虎说:“话不是这么讲。这个社会很现实,而且金钱挂帅,有钱可以使得鬼推磨,这是真的。”
' i( H. y* U. X( K' |4 p% V) n  “你的意思是说可以把小梅用金钱买过来?”林必发作进一步问。
" j, C: V8 J% U6 O3 }4 E. m  “当然可以了。”赵一虎说:“老实说,最主要是那个小梅只是和马中力同居,既然她可以与马中力同居,亦可以与你同居。你说是不是呢?”% ]% H* U! ]3 J! J/ e' m: n* B
  林必发问:“你怎么这样想?”8 }% [* y3 F( F# D( A" i7 y: R
  “很简单,这个金钱挂帅社会,往往认钱不认人。”赵一虎说:“如果你真的对小梅有意思,我可以向小梅打听一下她的意向。”
9 J" v+ {' u: w1 ]3 u  “你真的可以做到。”林必发握着赵一虎两臂,呈得很兴奋。) |1 K6 B. ]- Y
  赵一虎说:“我只是打听,并不一定成功的。据我所知,小梅是个单料的铜煲。”
. S4 O% P7 |- }  (3)+ E6 y& F9 T3 \& t  A
  林必发向赵一虎打听到梅小梅的进一步资料后,立即就在梅小梅的身上做工夫,希望尽快抢到手。
+ u; t0 X/ d7 `  林必发算准梅小梅的午餐时间,进入了饭堂去,与她一齐吃午饭。
( u9 w2 U6 F. C& H. g% J  “梅小姐,真巧,你也来这里吃午饭。我可不可以坐在这里吗?”林必发呈得十分客气有礼。
! I3 \% E1 J0 p  “当然可以,你怎么知道我姓梅?”梅小梅微笑,回以一眸。
2 {1 ], \$ M/ I6 X  林必发说:“美丽的小姐多人注意,自然连姓名也知道了。我不仅知道你姓梅,还知道你的名字叫小梅。”
: n5 r7 ^) T/ d6 f  h( r/ k0 o' B9 r  梅小梅说:“我真值得你这么留意吗?你贵为经理。是了,林经理,有什么关照?”$ A1 h; U* M7 s3 a
  林必发说:“你也知道我姓林?”
4 _+ W: \4 }! p* U( Q  梅小梅说:“怎会不知!我们是无名小卒,当然要打听高层人士的动向。而且,高层人士的活动必成为消息,至成为传媒采访对象呢。”1 e" J; R8 u7 O0 J& \
  “我还未至去到那个程度。梅小姐,你这么吹捧我,这一顿午饭,我非请不可。”: _3 n! H/ Q& y6 d- M
  梅小梅说:“那怎好意思?”# L) @; N& R" j5 i) V5 r- k4 K2 k
  林必发说:“不必斤斤计较,我说过由我请就是我请了。”
6 [* J* v; p  I7 \" I  经过这一顿饭,林必发和梅小梅成为了好朋友。于是他向陈上志回报。' T2 ]: h9 R' }) s9 l( X; M
  陈上志说:“你果然有办法,有可能抢到手吗?”
0 s' I; i1 f$ J( S  林必发说:“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早已名花有主,一定要下工夫。”
2 u3 F0 b) U- }  “照你看来,这工夫容易下吗?”陈上志问。! |3 ?! E& c4 V8 J* `
  “不容易,但亦不困难。”林必发说。$ X1 Z1 Q8 ], C/ o4 g
  陈上志皱皱眉头说:“到底容易还是困难?什么时候学会打官腔。”
. o' s& I/ _) J9 c( L7 ]# K9 Z  林必发说:“不是打官腔,实际情形的确如此。我的意思是说困难一定有,但不会是个死结。”: }0 S2 U- {6 ?' M+ E+ a. q
  陈上志说:“那就好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3 U" X4 M* n' g7 b. t7 m
  林必发说:“既然你要我先上,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 K; v. V: n, F1 q* y  陈上志说:“客气什么。如果我要先上,又怎会与你合作?总之,这只天鹅两人分享就是。”; V# Q$ w# r+ L0 I. q/ U
  (4)
# O* j, F8 n3 L; P* a1 N" ~9 `3 r  林必发与陈上志有了默契,放胆进行。+ x  H  y# ^* c, S& S& G. \: j/ C- |
  有一日,林必发认为时机成熟,于是约梅小梅晚饭,随即打电话。
) M" ?& z+ J$ X% T' r% C5 ~  梅小梅说:“不行呀!今晚老公约了我。发哥,不好意思,改明晚怎样?”! s3 z& H5 c: L- k% ~  D* B3 E  m' L6 Z
  林必发无奈,只好答应。9 o( O5 c" K2 M7 v0 t* x
  第二日,林必发成功了,约好晚上七时在酒店餐厅相见。) u. ?+ i7 y; V
  林必发到达时,梅小梅已在座了。
7 J" v2 W: M2 ]: i7 s# o! v- x  林必发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g1 J: g. g+ ]0 Y+ {
  梅小梅说:“不,是我早到。我是小人物,早到是应该的。”
/ U7 D! b9 j3 [3 U/ G5 v" I% U. N  林必发说:“不要分什么大人物小人物。我们是好朋友了。以后不要讲这种客气话,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取呀!”
' `" d9 i$ m; {* [# m" q) q4 c8 U) B  两人商量了一会,梅小梅提议要《两人套餐》。/ M. c, N! Q( V1 ^4 p& ]. r
  林必发说:“很有意思。二人套餐很有情侣套餐的意味。”
7 l. A7 G" N0 k. ?% Q1 `3 M  梅小梅瞟眼说:“去你的!情侣?我肯你太太也不肯呀!”
/ w5 q/ b) @4 L; {0 h; c2 N' F: t  “我开开玩笑吧了,你不要生气。”林必发一边说一边伸手过去与她相握。
2 j9 B: u; p. J! ]/ p; z  梅小梅很大方,让他轻轻地捏着。- E! Q1 c) g2 ^- m, @
  “很柔软。”林必发捏着不放继续说:“你不但样子漂亮,肌肤也很嫩滑,小梅你……”0 U6 Y. ^+ q- @* f1 m9 C6 \9 P  ~
  “小梅她怎么样?”一把声音在林必发的身后响起来。
" q9 n2 Q( S9 q/ @, e  林必发回头一看,原来是马中力,吃了一惊,立刻松开梅小梅的手。
& ~/ ], A# t6 i- A  马中力微笑地说:“林先生,真巧,在这里遇见你。你也是在这里遇见小梅的?”- @* N! u) }3 J; O4 x4 u
  “是……正是……我在这里遇见她。”林必发不能不撤谎:“你……你约了小梅的?”
. S8 R! H7 R% }3 l8 A0 M8 R  马中力说:“不,我约了朋友见面,在这里有点小生意谈。你既然与小梅相遇,最好不过。我把她交给你,陪她消遣,省得她寂寞。唉,我这个做丈夫的只知事业,往往忘记太太……”: T" g7 E5 a" Z3 R5 b' p
  梅小梅埋怨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今晚好在遇见林先生,要不是真闷死了。”5)林必发眼看形势对自己有利,加紧尽量利用,希望一次成功。他殷勤地招呼梅小梅,讨她欢心。餐后他发问小梅去哪里消遣。
0 v; y: a/ ^9 r1 b/ p, l  梅小梅说:“想不到什么好节目,还是由你出主意吧!”
  w2 U2 ~+ Z( m  林必发皱着眉头,好一会才说:“我想游车河也算好消遣,只不知你的意思如何?”
0 V3 D* }4 x# ?7 O9 M  梅小梅说:“好呀!好呀!游车河是所有的节目中的最好节目。”0 t; J6 x6 X: l% x
  林必发说:“既然你赞成,就决定游车河。”
) }) J  r6 P/ N( f/ V* S( Q* i  两人离开酒店餐厅到停车埸去。林必发驾着车风驰电掣,向郊外进发。( G4 K) B  @, j/ v4 z9 X
  梅小梅说:“我们是游车河,不是去搭飞机,何必开得那么快!”) Z1 b- Q) V9 E2 v
  林必发说:“是”,立即收油,用一般的车速行驶。( P# G7 H+ }6 b2 c" h
  梅小梅说:“对了,这个速度既安全又舒适。”
# P9 J2 F7 s% v  车子缓缓而行,到了一条小路前,林必发驶了进去。# K" s3 D2 y" ?' o- c" e0 ?
  梅小梅问:“怎么入这小路?”
, P  ~3 h/ m2 f; ^  q# P+ M2 i  林必发说:“反正是游车河,什么地方也可以去。我想进入那个小丛林休息一下,那里很幽静,最好谈心。”) j8 D4 Z3 ]& a* g- ~
  梅小梅没有再说话,车子继续前进,到了一处小丛林前停了下来。
4 ~% N. g, F5 Y+ q  梅小梅说:“这里这么静,不会有贼吧?”, S& [2 i* t" {, q# H% g* a
  林必发说:“这里治安很好!前面有条小村,民风朴素,人人勤劳,不会有贼。”
# a. D6 d# g+ r2 `2 ^, a# J  梅小梅说:“这就安心。你怎会这样清楚,是不是常常带女朋友来寻欢?”* {% Q" Z7 v1 e7 ^! o, O6 I/ g* }: n
  林必发说:“不,不,如果是寻欢,如今是第一趟,不知你……”$ k3 r. D; y& _
  梅小梅说:“我……我更加不会来寻欢,我丈夫没有车。”
/ j3 G, L1 F# {% r7 i+ z+ w  H0 J  林必发说:“这样岂不是错过了人间仙境?不过,以前未得到的,今晚可以得到。”- ^3 C/ E) N: p+ [* D
  梅小梅说:“你……你想怎样?不可能这样做的。你……”/ P9 s3 `4 _* t* N: I* I
  林必发的嘴已经压着她的红唇,她不能再说话。他就于是再一步,热烈地吻她。7 ]! ~: u) v" p1 H
  (6)
3 w: L$ ~' }0 P4 V, N! c  梅小梅欲拒还迎,令林必发紧贴不放,同时他的手在她腰间有所行动,她用力搂着他,不让他再进。/ s4 G# @$ V; @( p- K0 S7 @
  林必发不敢强来,只好单单在热吻中。忽然,梅小梅转过头来,说:“我们还是回去吧。”3 \( F8 y: }/ K% U' N3 y5 Z
  林必发说:“不,不,这个环境很好,何必急急回去。”
; R3 Z1 R+ n7 I  梅小梅发娇嗔说:“不行,如果再逗留,必然弄出人命。”
/ H) o+ S* W4 \) k  林必发说:“好,好,回去回去。”他知道勉强不来只好开车回去。他也明白欲速不达这个道理。决定放长线钓大鱼。这一晚,他躺在床上无法入梦,他太太却不管,鼾声如雷。' R) s4 V9 H- K+ N+ h+ H7 }: N$ u- N0 M
  早上,林必发向陈志上回报郊游的情形,陈志上指他是“无胆匪类”。林必发说:“我不是无胆,这种事不可强来,如果强来即是强奸,没有情趣。要是强来,不如去召妓!”1 e5 O& k. Q# V! @* B4 l8 H! ]; H( v
  陈上志说:“总算有道理。但是有什么办法可以上手?”: q; j! F7 N& p9 @
  林必发说:“我想还是请赵一虎帮忙,再打听梅小梅的实情。这个女人很奇怪,既然愿意与我郊游,又愿意与我热吻,最后才改变主意……”
4 M7 L0 m2 G0 h# P1 o( c  陈上志说:“她毕竟是有夫之妇,所以她最后还是知道守妇道的重要。”( Q0 o2 Z* _9 _6 x/ H
  林必发说:“但是,我感觉她的确有淫贱的一面,所以我决定去请赵一虎帮忙。”: w+ h" Z" j" K+ G+ `
  陈上志拍拍他的肩膀说:“既然你有这个决心,继续努力吧!”
# i! P# P. [  {- g, n& ?  林必发约赵一虎茶聚,把郊游的事坦白讲出来。并且说:“照我看来,梅小梅很想尝尝其他男人的好处,只不过妨于是有夫之妇。”6 Q# k" X* R& Q3 W* z+ U
  赵一虎说:“老实讲,这个世界有钱可以使鬼推磨。梅小梅是很需要钱的。如果你给她一笔数目可观的钱,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M, w. A% `  y* X6 r) x
  林必发说:“要是这样,你为我穿针引线怎么样?这个女人外表已经漂亮,肌肤又嫩滑,跟她接触过之后,晚晚失眠。”' n8 {0 V# ?  {, D# S& f8 G
  赵一虎说:“好吧,我替你进行这件事。”
8 o4 }, f  u. {5 u3 H& K* i% e  (7)
; M' x! f( k( \% B& k4 E7 u  两日后,赵一虎对林必发回报,说:“你给她五万元,她可以陪你十日,怎么样?”
) J7 J( N* ]0 S" T4 B  “十日五万元?昂贵了一点!”林必发耸耸肩又说:“我顶多出三万元,你替我走一趟,事成之后给你报酬。”
+ X1 f  f" _) ^6 D1 u& L# @  赵一虎说:“好吧!我为你去讨价还价。但是如果她只肯出八折又怎样?看来……”
6 t$ U7 K% T8 t- c1 e( x  林必发说:“八折,如果她坚持也没有办法。她实在太美。”
2 F2 E% ?8 {# i  翌日,赵一虎有回音,四万元可以成交。  f+ Y" Q7 L6 B0 \
  林必发说:“她陪足我十日是不是?她可以瞒住丈夫十日吗?”
) k8 ~7 A" ~. t3 i: V  赵一虎说:“既然她答应,一定有办法瞒住丈夫的。”* t! |( }- @2 m; t9 [- H5 u" c
  林必发交一张四万元支票给赵一虎,另外给他一千元车马费。
& U6 ^3 r' t# k9 `  这宗交易妥当后,林必发对太太说要去公干,于是带梅小梅到效外的酒店。1 P' s% U5 J: _7 m1 s5 G
  “小梅,小梅,快来快来。”林必发一入房即刻拥抱着梅小梅。
; W* E2 L( q0 T8 E0 e  I% B  梅小梅说:“急什么,先去洗澡。我和你一同作鸳鸯浴怎么样?”
8 B# G+ Z# v" g& O' `  “太好了。”林必发回应呈示很甜很甜。
0 _* F7 i# |/ q  梅小梅与林必发一齐作沐浴。她开了花洒,水柱射向林必发的身体,而且对准他身体的尖端射去,令他乐透了。两人身体清洁后,双双上床。* b& y+ R: Q. l) j4 h0 f* k: l; v
  “现在可以开始了。”梅小梅说。并倒在床上,躺得像个大字。0 t8 R) d; M: `! ~2 ^
  林必发一个转身,伏在她上面。两手按住她的酥胸,轻轻地抚弄。  \/ Z" Y$ m$ a0 x2 @7 Q
  梅小梅娇嗔地嚷:“不,不要那么大力,两个波快要给你握爆了。”+ _4 t. Y1 q, w
  “我已经很轻力了。”他继续握着,玩着。
' g+ x. `1 Y  Z- @  过一会,他已经改用掌心来搓揉那两颗像樱桃一样的,还用手指捏着一个乳头,用口含着另外一个乳头吸吮着。它们开始变硬了。& M6 ?8 c% j' ~0 B8 U* a
  “唔…唔…唔……”梅小梅这种声音发自喉咙,呈然她感到快乐与满足。
* u- a  ]# D) B( Q3 ], Y5 B  S  “小梅,这样了好吗?”林必发一边搓、揉、捏着一边说。- y0 R! S! a  m) l$ a$ ^, H
  梅小梅说:“好极了。你只管做,不用说。”6 K, b* Z+ v. p
  林必发的手又向下移动,到了她的肚脐上。3 _1 q# A2 m; R. q& @
  (8)( h3 U0 m& M2 a$ c( T  h8 k
  梅小梅的腰向上挺,迎着林必发的手。他的手指在脐眼转几转,撩得她嘤嘤地叫。
6 O3 D# B! M, o9 }  林必发说:“这是不是更好玩?”' c" f" S+ k7 S% M* M
  “好是好了,但是还未算最好的。”她带着喘息的语音说,并拿住他的手向下推。
9 p: Y( l  U# m- I3 V/ S  林必发得到她主动的提示,更加兴奋,于是在她的肚脐下轻抚起来。“哦,原来如此。”他仍然是那么轻轻地进行:“这里鼓鼓的,很滑,好像很多水。”( z% p& O3 ^6 W/ Y
  梅小梅说:“不是好像,是真的很多。难道你不喜欢?”1 H2 r* ]" N! ^3 c5 k
  林必发说:“不,不,喜欢,喜欢,越多越好。”% h# `) S& @" o- U" x1 `* s
  梅小梅问:“你觉得口渴吗?”- n2 {: [9 [  C* \/ n3 u
  “我……我不……”林必发突然醒悟:“我……我真的有点口渴。”他说完这话,把身体向下移。把头伏低在两腿之间的交叉处,看到一些淫水正从红黑的肉缝中流出来,还有几条寸余的阴毛长在凸凸的阴阜上,好看极了。" c5 |; ^% m# t* ?, A, M% T
  梅小梅轻声问“找到水源没有?”
5 T3 z8 q4 ?% `3 h, C8 }5 u  林必发仰起头说:“找到了,就在这里。”他低下头用口对住肉缝吻下去,舌尖不断在肉缝里上下舔着,口不断咽着吸流入口中的淫水。
+ p6 u8 J8 t, w: Y" a  “唔……唔唔……哼哼……唔……依……”梅小梅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 Z- x6 F* R& v+ l% ~  林必发受到这种声音的剌激,呈得更加兴奋了。阳具变得更加大了硬了。他不能忍了,马上把身体往上引,手握着又大又硬的肉棍子对准梅小梅的阴户,用龟头在门口磨着,但没有插进去。
/ s# i. T7 |& d  “怎么了?……”梅小梅兴奋地又渴望地说:“你难道……里面痒死了,快插入去吧!不要逗我了。”1 L/ P, _# z& i% s! s0 S# ]
  林必发迅速用他厚厚的唇压着她的小嘴,狂热地吻着。梅小梅不能再说话,也不想说话,她要好好地享受林必发给她的快乐。她索性闭上双眼。
1 {! B) B9 ^3 w' u# h5 Q2 f: P  阳具在大量的淫水润滑下,终于不用太大的力气便插入她那湿热的阴户,阴户紧紧包含着肉棒,两人的身体正式接触了,肉棒的运动并发了一种很特别的声音,好像农夫的一双脚在泥沼活动时产生的声音——吱吱地响。
) \4 \' N" n0 C6 `+ h  梅小梅一边喘气呻吟一边说:“加把劲呀!”$ x7 R7 p- w. N: @+ Y( A6 x
  “我会的,我知道怎样做,凡事都要由浅入深,由慢到快。”林必发安慰着她,同时用上平时插穴的技巧,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到根根插到尽。
/ K% ^& _5 Z0 V9 u  s, w/ }3 E  这时候,梅小梅只有不停地挺腰相迎他的抽插,和淫叫着,没有其他。& M! G: a" [' p* t4 J
  “你仍然觉得不够吗?”林必发轻声问,他没停止,肉棒仍不断做着活塞运动。
1 Y- \( U- I" e4 C% g  f  r6 f) {$ z  “不,不,你做得很好,你插穴的技巧……唔……插得我乐死了。”梅小梅呻吟着娇声地说:“这是……必然的反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D( L. B; z$ {/ A6 ?  林必发得到美人的赞赏,反应更烈了,使劲地插着、讨好着。
! i1 m/ \8 M$ ^! m  (9)+ z+ Z! t# v. d8 c) U
  梅小梅的热烈反应,今林必发有更好的享受,不禁想起太太在床上的情形,真是有云泥之别。
' F$ j! B; i$ y: j! A  “小梅,你讲真心话,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林必发停下来急切地问。
! y  U, b; V# j  “是,当然是,我刚才还称赞过你。你不要停下来嘛,好痒啊!”梅小梅娇声地说。
/ f4 c& Y+ V+ ?  “我明白,不过稍稍停一下,跟你说几句话。”林必发说着,下身又开始动了。" y0 [" ?# B2 @4 w- q5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梅小梅淫叫起来,声很大,那大床也似乎给声浪行击而动摇。
( O' s# I* t$ [  林必发受到梅小梅的淫叫声剌激,拿出最大的动力,肉棒根根尽入,龟头抵达花心,作射前最后的一击。0 Y; Y! ^! W, O! z
  “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发哥哥……啊……噢……插得……妹妹……好舒服……我要升天了,没有了……要出了……要丢了……”梅小梅呻吟着说。4 i9 c6 V! Q* F4 M* f
  “你没有,你要出了,我要泄了才是真的……。”林必发抱紧梅小梅,不停地喘着气,身体也冒出汗来了,肉棒飞快地进进出出抽插着。/ U. x4 L  t- J* M4 q
  梅小梅也是将他抱得紧紧的,两人同时泄了。两人的身躯二合为一,间不容发。这时两人只是喘气,没有其他。经过一会,才分开双双倒在床上。+ P" X# l+ t( z
  林必发其中一只手不舍得离开她的身体,放在她的胸前,不时用力轻轻按,轻轻在捏着乳房。4 g( N* {! b2 @# w
  梅小梅已回气过来,说:“你不是只识用手吧?”
& Y( M4 l# Y  D) {$ p6 m; h- ]  林必发说:“当然不是。”他转身向着她,用他的嘴唇去吻她的身体。最先的落点在是她身上那两颗似葡萄的乳头。他轻轻一吻之后,用嘴唇含住它吸吮,同时并用舌尖舔着上面。梅小梅反应强烈,几乎整个身体弹起来。他更加锲而不舍,不但吸吮和舔,更进一步去咬啮乳头。他的用力恰到好处,令得她真的有欲仙欲死之感。她不禁又轻呻吟起来:“嗯嗯……嗯嗯嗯……唔唔……”
, P: h* U  G- K: g' N) g  y" l- R  她的腰肢乱转,林必发把身体向下移,移到她的秘处,那里又开始流出水来了,立即吸吮和舔舐起来,还用一只手的两个手指捏着凸起的阴核,另一只手伸到她的阴户与肛门之间的位置,用拇指挖入她的阴道、中指插入她的肛门。开始只插入一小节,后来二节、再三节,手指在不停地插着和挖着。
: P& z, {+ @* R/ Z3 l- M  梅小梅在这样的服务下,反应强烈起来,大声呻吟着,她又需要起来了,两手把林必发往上拉,让他的肉棒对准阴道口,顶在她身上的凹陷点。6 T# f& N6 X0 M+ @9 K+ m8 s! Z
  林必发说:“你又需要了?”
9 f% y/ w/ J  I" ]7 K  梅小梅说:“没错,你……你太懂得这种技巧了,我无法忍得住。”
2 D2 T( |6 r- q. J* ^2 ~; U  “幸好我的本领也不差。”林必发说:“小梅,你摸摸我。”
0 [5 T: ~1 s: q% `! W& I/ _$ l  “不摸也知道了,这么坚硬的东西顶在那里,又怎会不知?”她一边说一边已伸手向下捏着那话儿和套弄着,还用手指甲轻轻地乱(10)1 r0 \0 u  V  j: u4 w
  林必发的肉棒给她弄得变得又大又坚硬起来。梅小梅玩弄他的肉棒之后,不愿放松,她用不轻不重的力度去玩弄着。
2 z' z0 L" t" e/ n  “小梅……小梅……噢噢……唔唔唔……”林必发兴奋地叫着。( G7 N/ a& s  h8 e
  梅小梅愈玩愈开心兴奋,最后她把肉棒引进淫水连连的桃源洞。
/ V9 y* e2 G# K$ ^5 m% G* X  梅小梅轻声地问:“怎么样?”/ H2 a1 q+ _7 j  M: U
  林必发说:“妙极,妙极。你这个女人真是与别的不同。”
. [/ m. n: p! u6 \6 K' u+ i  梅小梅说:“你这个男人也是与别不同。”4 v8 N% [5 r8 f* d9 ^& v% |
  “你接触过很多男人吗?”林必发本来活动着的,突然停下来。# Q5 L0 V  |# c2 ^( K+ G) u& H9 W
  “不,不。”梅小梅否认:“我的意思是说,你与我老公有很大分别。”
7 Q, a& S8 d% g$ B; h# o' X: d: I  林必发说:“这样还好。你丈夫是知道的,如果你有其他男人就不好了。因为……”
$ Z% W4 F6 R( J8 b5 j  “没有,我怎会有其他男人!”梅小梅说:“如果不是你对我这么好,我们不是有缘,我也不会和你亲热。若给我丈夫知道,必死无疑。”
1 o% o2 ^# @6 R' ?  “那太委屈你了,小梅,很多谢你。”林必发说。. |4 x  Q+ n3 V' Z, j, f
  “算了吧!我们不要讲这些扫兴的话,继续干快乐的事。”梅小梅把腰向上挺几下。
7 j/ A7 }2 a. @' u  林必发又开始做活塞运动了,根根到底。
8 o' y+ F  ~1 v8 Y, L8 o  “噢……噢……唔唔唔……很厉害。”梅小梅呻吟着,嘘一口气说:“你果然很厉害,插得我要上天了。”1 ^3 ^4 A. b) z% r7 p
  “不算得什么,只不过是水到渠成吧了!”林必发说:“如果不是你有强烈反应,我决不会做到这么好。”! P8 S% d# ~1 }
  梅小梅不再说话,她要享受他给她的好处,索性闭上双眼,只口里叫着。
% C: A  X9 v$ m7 c  林必发愈来愈起劲,插得越来越快,在一轮攻势之下,他感到要快射了。在不出几十下的抽插,腰眼一紧,精关一开,射了出来。射得又急速又多,梅小梅在热热的精液烫激下大叫起来,也跟着丢了。
2 Y: B1 Q7 _5 p" K  梅开二度的玩意就这样结束,两人十分满足地搂着睡了。
7 Z( T5 \- {1 B6 U! Q$ d3 f; J/ A4 U  林必发与梅小梅躲在酒店十日,足不出户,天天做爱。其实这样做,一来可以得到尽量的性爱之乐,二来可以达到高度保密之效。
; s* B* y9 \1 {' e* B( D  十日时间对林必发来说,有如白驹过隙,很快溜走了。他离开酒店,第一个人要找的是陈上志。' H' ^3 o* g. _- ]
  陈上志一见他说:“怎么样?看来你消瘦了不少,被她吸干了?”+ {$ F6 S* w$ o9 W4 C8 U2 Q
  (11)
" w' b& G6 S- W5 M9 b3 o  林必发摸摸自己的面额,笑说:“瘦是瘦了点,但是这十日快活似神仙。”
/ ~+ H! \, s+ A# w  “那个梅小梅的功夫很好?”陈上志说。
) e$ ~* z, m( e. H; n. c1 m  林必发说:“当然好,她有起死回生的功力,而我不是死的,是个龙精虎猛的人,自然如虎添翼了。”9 X$ P0 l( P( G; m9 @; j
  陈上志说:“那么我也要享受一番。”
2 w7 `+ Z3 t+ w" Y, {3 n' {0 `  林必发说:“本来我是叫你先上的,你却要让给我。对不起,我已喝了头啖汤。”, C6 h6 t; y! z$ P  y  Q' A, a
  “无所谓,任何事情总有先后的。”陈上志说:“只要现在得到她就行。阿发,现在你可以穿针引线,为我介绍了。”
8 F' }; f8 {& T+ b: T* R2 H& X4 ?  林必发说:“当然可以,你想什么时候与她结缘?”
! S* V/ b4 B+ X: H' H  陈上志说:“越快越好。坦白讲,我现在已经兴奋起来,很想立刻与她上床了。”
% {3 ]+ f1 t4 d; S4 C" z2 _) i  林必发说:“真夸张,总之,我会尽快为你进行。”
( n1 e+ u: E; Z  两日后,陈上志接到林必发的电话,叫他准备一张四万元的支票,即可带梅小梅去酒店。由林必发做介绍人,事情易办,先在酒店餐厅见面,然后上房。
4 |1 z& V& Z8 i  一入房,陈上志便急不及待拥抱梅小梅,低头吻下去,双手伸到胸前去握住两个乳房。, `' I8 q+ r& i+ Y
  梅小梅轻轻推开他说:“急什么,先去洗澡,清洁了身体才好做。来吧!”她拖着他的手直入浴室。
5 f6 C9 E5 I( k  陈上志自己把衣服一件一件除下,很快已经变成一个原始人。& u; L7 d  i+ V
  梅小梅指着他那已勃起的肉棒说:“哗,很厉害呀!”' o- d8 r5 l$ c
  陈上志低头看看说:“真的很厉害吗?”. Q6 @. b5 N5 e+ Z: q
  梅小梅说:“当然,我一见就吓一跳。”) B$ y0 A5 [: `1 M$ T1 k6 u
  陈上志说:“那么你的又怎样?你也快快让我看看。小梅,快快脱掉你的衣服。”
0 K' F, o! i$ @  梅小梅说:“你帮帮我好不好?”她转过身又说:“替我解开胸围扣。”
4 u- o: s$ B, @1 U. @' A  陈上志照她的话做,松了胸围的扣,胸围除下,他急急伸手到她的胸前握住两个肉球捏着。
. o8 Q& g1 j( k  梅小梅说:“你不是想看吗?”说着便转过身来。; J  y  C# u9 v' d- F  N
  陈上志两眼圆睁说:“哗,好劲呀!起码有三十六寸以上。”
2 X0 i0 x: v( P6 p! |# b8 e  (12)  `4 W: u  m. M% U; D
  梅小梅把脱下的胸围放在一旁,接着把三角裤褪下。陈上志看得口角流涎:“小梅,你的身材实在太美了。”+ x" o- s& c8 z4 T& W! ]
  梅小梅开了水龙头,花洒的水柱直射陈上志的身体,而且很快对准他那勃起的肉棒射去,还射向龟头和马眼。
- N2 I! g3 N4 K1 b; K! G0 \- w  陈上志立即用手掩住:“噢,很痛!”+ B8 C# Z  p3 b4 T( R
  梅小梅说:“痛?不会吧!”8 I# O' w9 s  c8 O; t
  陈上志说:“真的很痛。如果我用水射你,你也会觉得痛。”, e" E2 U: [3 b% i9 W/ j
  “你试试。”梅小梅讨好陈上志,把花洒交给他。他接过,随即射向她,梅小梅若无其事。: t+ a: _+ a4 O5 P+ {0 `
  梅小梅说:“不痛,不痛。”
5 q' [( x3 `/ n- G  “不是射向嫩肉,当然不痛。”陈上志说:“我现在射向你的嫩肉了,你些微向下蹲,分开双腿。”她按他的话做,他也蹲下身来,把花洒的水柱射向她的阴部。* g5 R: f) o- M
  “怎么样?”陈上志问:“如果痛就叫痛,我不射了。”& M$ z. j* P. E8 N" F  S* q  f
  梅小梅说:“不痛。”
4 h2 r4 S: @$ J3 a3 M  陈上志说:“不痛?怎会不痛,这是……”! S7 }# U5 R* |
  梅小梅说:“女人与男人不同吧!不过,我现在不是痛,是痒。”$ c6 m: }- L  O- y. O6 ?
  陈上志说:“痒?”% z: j7 G( d) L6 x+ N/ t( l
  梅小梅说:“痒死我了,不要再射了,快快设法为我止痒吧!”  _1 n1 [5 n& @1 t' l2 ]( u+ S
  阿上志立即把花洒移开,不再射她。
8 S( h) J" i5 v1 i6 `  “我现在要你为我止痒呀!”梅小梅叫嚷着。
6 \" Y" `/ A1 P' A  “怎样可为你止痒呀?”陈上志不禁焦急起来。
" G3 E- z/ b; A/ M; |  “你……你真麻烦,把人家弄得痒痒的又不懂止痒。”梅小梅娇嗔,两足顿起来。* p! o/ P% h. B4 l, N1 Y
  陈上志说:“小梅,不要发脾气,我会想办法的。”* x6 B& W8 M- b: D
  “你……你这个人真是!”梅小梅又顿足,令水花四射。/ q3 U  u5 P2 P- m
  陈上志只好把她抱出浴缸,如此一来,两人的身体便直接接触,他的阳具对准她的阴户。3 A7 }) ^/ p) E, C% y1 C
  “对了,就这样可以为我止痒了。”梅小梅说。
/ c  c7 v7 {8 Q% O% o  “我真是傻瓜,怎么记不起?”陈上志拍着自己的头。6 ]- I6 Y+ k+ V) U
  “我们入房上床吧!”梅小梅挽着他走出浴室。! w+ r% ^5 H! F2 ^6 H9 n
  (13)2 R$ m+ k! y3 X5 y1 X4 H2 b
  陈上志一切都比林必发慢两拍。刚才他的兴奋过去了,他由浴室至上床的一段时间,缺乏剌激,精神又散涣下来。
1 m; ^+ c" X+ q. \' @+ s  梅小梅看着和指着他那原来勃起的肉棒说:“怎么忽然这样子?软了。”9 O  d4 c( E, Q" w9 o" X0 n" n! V
  陈上志苦笑说:“没有什么,只要你为我加点工夫,它马上又起劲了。”
3 p6 V7 I. @; E0 p1 f  梅小梅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形,因他年纪比林必发大,身形又较瘦削。2 z1 W" A' B" m
  “好吧!”梅小梅讨好他:“你躺下来,我会令你重振雄风。”7 a9 \5 s; z/ L( [! q
  “太好了!”陈上志立即躺下床:“小梅,可以开始了。”
1 V5 B1 z9 _8 Y, W" p) p' C) i  梅小梅先替他按摩手脚,然后吻遍他全身,最后吻在肉棒上。她把肉棒慢慢含进口中,又吹又吸,还用舌头舔着龟头,舌尖顶着马眼,手放在阴囊上玩弄着两颗睾丸。$ S' e5 n- l- e! Q( ]
  陈上志的肉棒起了变化,本来如死蛇的肉棒充血胀硬了,把她的口塞得满满的。5 v# `2 |2 d: H& M! p
  “你果然有办法。”陈上志大喜说:“我现在需要你了,你也躺下吧!”2 v2 X( ^, h3 x& I2 c
  她说:“不一定要躺下的,既然你有需要,可以躺着来享受,我愿意为你服务。”; {2 E- {& e. I& n& Y/ E" z
  他说:“你愿意这样做,真太好了。我会送你一件礼物。你喜欢玉器还是钻石?”
5 A9 K' q" R/ q% e5 Y& h  “你送的礼物,我什么也喜欢。”她一边说一边跨过他的身体,用手握住肉棒对准阴户坐了下去,然后上下套弄起来。8 c/ y6 D6 G7 I9 n
  陈上志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被女人干着。他看到了阴户一下把肉棒含入里面,一下肉棒又出来大半。他的双手伸起握住正在跳动着的乳房,捏着、搓揉着。两人不断地呻吟着,叫着对方的名字。$ p) H5 c2 B2 T2 D2 h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陈上志说:“我死了,要泄了……”他两手伸到她的背后,把她抱住,使她伏在他的身上。梅小梅也很倦,这时伏着不动也正适合。
2 i2 D2 j5 }; a) W5 h+ f  “很厉害,你用开水射我。”她说。
3 P+ R3 ]$ t/ L) b( s. t  “不是开水,是……”他还未说完,就晕死过去了,而且动也不动。她叫了他几声也没应,她知他出事了。5 Z  ?- B! m! m) o, `5 f
  (14)
/ b1 P: }9 t* d* E  梅小梅报了警,召了救护车,把陈上志送去医院。林必发接到消息,第一个人先去探病。, |% x/ n" i2 Q' i" p) g- I6 p) p
  陈上志躺在病床,苦笑说:“这个女人真厉害,少一点定力也受不了。唉,真倒霉……”0 X# _7 Q3 U# k. e8 q4 f' q, Y( n) A
  林必发说:“你不是不够定力,太狂是真!你拼尽老命,老实讲,你的年纪比我大。”. u! P( m' p) I7 I, K( n/ K% Q
  陈上志说:“她如果不是花样多、热情似火,我怎会弄到这个田地?不过话说回来,我以前未试过这样的方式的,太享受了。”
* T; K6 K2 z% @3 ^* X  林必发耸肩而笑。: S2 d2 k  t7 \1 w5 Q( S
  陈上志摇头苦笑说:“不过我这样子太吃亏了,四万元只得半夕风流,一夕也没有。”) [) P5 ^& Z( t
  林必发说:“这个才珍贵嘛!石头不值钱,钻石就值钱了。”4 y+ j. Y; W4 v" y! c+ U" }/ K4 N
  陈上志说:“还要取笑我!我希望她补偿给我,但不知她原意不愿意?”
2 s  h% x7 q0 e4 ^# f8 V7 C  林必发说:“我可以代你问问赵一虎,反正他是扯皮条的。”
; H+ ~7 F- `1 h# N  陈上志说:“说起来我真不明白,梅小梅可以接客,她是有丈夫的,虽然是同居,也属于有丈夫的。”; h, J7 j. V/ Z/ T7 h3 l
  林必发说:“不必太考究了,太考究会感到不安……”# z. e3 d7 S$ ?' H* A! u$ w
  陈上志说:“又不是这样讲,正因为她是有夫之妇,所以我们才觉得……”他忽然停下来,原来有人进来。; L- r$ l; E  q2 P1 K. e
  这个人不是什么人,正是梅小梅。
+ d6 w  d2 j5 A  林必发回头去看,也很愕然。:“小梅,原来是你。你……”0 ^9 _, s: u2 q7 o) c; H9 ^
  梅小梅说:“我是应该来看看他的,事情是由我而起。”她边说边放下手中的鲜花。
6 d# C* _2 N/ R, W  “谢谢,谢谢!”陈上志面上的表情很怪异,他的笑意显然不是发自内心。2 V) p: s' M0 n- V
  梅小梅关切地问:“陈先生,是不是好了很多?”
# w2 B" h0 N/ X- t: z) s  陈上志说:“没有什么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 U( N; e5 A! c2 b' c  梅小梅说:“那就好。”* v* C/ X7 G& [7 j8 m2 @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人进来,陈上志说:“德哥,你怎么知我入医院的?”! w. A' l9 }5 R* n, d% L$ ~
  德哥未回答,却先对着梅小梅说:“你怎么也在这里?哦,我明白了,原来你……”1 K$ ^4 h+ P0 q+ P$ P
  (15)
+ K) E# c# D( M- a! {/ r  梅小梅呈得十分困窘,说:“德哥,不要胡乱说话,我……”/ g# m" a5 l' j* K9 I' T8 }
  德哥说:“好,不要乱讲。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可以来。”7 G1 s: w9 [. W, ?- O% _4 B9 d
  梅小梅感到不宜久留,告别而去。
% ?. O! h4 T* v- x7 f  J% y  德哥说:“上志,原来我和你是襟兄弟。想不到你竟然因为她而入医院。”' j6 D2 w( o5 X( c) G9 v& F/ Y$ C( U
  “德哥,原来你……”陈上志说到了一半又停下,因为又有人进来。
9 h% y5 y" J9 }  进来的是赵一虎。林必发回头看,心想:这个人怎么这时候来?
* I  [1 ?' {1 H* T1 K  德哥说:“一虎,你几乎害死上志。小梅这个女人不可以随便介绍的,过了六十岁的人不宜与她上床。”
; ?& z5 M+ g& e( |  陈上志说:“我还未够六十岁。德哥,刚才你说什么,什么介绍呀?”
' W" S; ]" `/ h1 A  V  德哥说:“他不是介绍人吗?”指着赵一虎又说:“他是现代华德。”( ~% B2 x. L; A
  赵一虎说:“不要胡乱说话,我是来问候陈先生的。”
6 ]) ~1 j7 ^6 |) I1 n/ X  德哥说:“无论你承不承认,你也是华德一名。”
4 \% G1 U' P7 z# P3 ~9 _. Y  林必发说:“是我们要他穿针引线的。是他帮忙我们,不成好事,你亦不应该……”
3 o( V3 G& l3 a  德哥说:“你们还要替他讲好话。小梅是他的摇钱树,没有小梅,他怎会有今日这样风光?他是与马中力是合伙的,难道你们不知?”
) q# X& K2 M, b) t" }  陈上志问:“你怎知道那么清楚?”. t$ a" U" l" Y5 V0 b1 y
  德哥说:“那时我也不知,后来见小梅行动诡异,经过调查才明白,想不到你们也上当。这也难怪,小梅的屄是放路溪钱。”" i6 I, Z0 h' \+ V9 P3 L4 y/ w, C. L' N
  “哦,原来是一个局。”林必发恍然:“他们看透男人的心理,喜欢淫人妻子,而梅小梅却又不是马中力的正式太太,所以不介意租出去。”, d- Y, s1 t# K" t, \7 a
  他们说话之间,赵一虎已悄悄溜走。他本来想对陈上志道歉,希望他以后继续的。7 A% |5 L6 t0 {. Q5 X) ?
  “赵一虎溜走了。”德哥环视一周,说:“不过老实讲,有人愿打、有人愿挨,也怪不得谁。上志,假如你不发生意外,这个秘密就永远不会揭穿。
* c5 I% l$ [* @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