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老婆的情人

老婆的情人

题记
4 K( O* V" N5 y8 @5 C- g8 h- J  曾经在一篇性心理分析的文章中看到过这样一段话:一般王八都是缺少心理1 k9 U7 z/ h/ @( y% ]: p
安全感的人,所以他们多少会有对强力的崇拜,而性能力和生殖器则是人类最原5 ]- E! R  L# f# X1 L/ C# ?  K, C
始的崇拜方式,崇拜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奴性,王八奴就是主动奉献爱妻给他认6 S3 U  m3 F6 r' E0 f! }, Y
为性能力强的男性,那个男性占有他妻子的方式手段越粗暴,场面越淫荡,侮辱
( o7 t  h! w- U3 ^: R他的方式越下流肮脏,他越能得到快感。其实这是对他的剥夺所带给他的快感,( m; A' I& o9 D/ f2 n9 I" V
首先爱妻的贞操被剥夺,老公的尊严被剥夺,而剥夺有时候会让人产生快感,王
6 R# B. D  ?% o9 r5 R八奴快感的源泉实际上就是源于其他男性对他的剥夺。
' B$ ?  [4 v+ f' h! z7 H                 1
4 S* S$ _( w8 ]9 @1 h, B# l2 e  五月一日是我和我老婆的结婚纪念日。2 t( `+ j) q& t: Q5 J* [1 j
  这天早晨,阿健很早就起床了,他说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要出去约
% z/ v! {0 W0 ?% j: X. b0 U8 D) `会。
, v1 O7 G4 p, {# T  ~4 s$ m  阿健离开之后,我老婆的情绪很低落,我也觉得情绪很低落,甚至有些黯然。
  T# e7 K3 v7 T$ }3 @) L& w  阿健是一个和我们同城的大学生,他很高很帅,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充满
+ F, b3 B- k8 f: r, Z3 L了男性的强悍和霸气,还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
6 |& a, l6 p, @0 e  我和我老婆是在夫妻绿帽网上认识他的,他住进我们家已经小半年了,这小. O: j. \7 |9 d, C0 B' G/ T+ A; U
半年来,他一直和我们夫妻俩过着一屋二夫的生活。
/ Z4 w" j- k- ]" j0 M+ p( N, s2 D5 ~) A; q  事实上,「一屋二夫」这样的描述并不准确,因为我喜欢做绿奴,也就是俗
( Y  C' i0 Z* W语所说的「王八奴」。
" V, I7 g$ x1 ]" A  自从阿健住进我们家之后,他并不是和我分享我老婆,而是独占了我老婆,. E' b' C0 F0 c% i+ @5 x
我所有的欢乐,只是看着他们淫乐,自己在旁边手淫。
" [$ u) ]$ u( u- T9 S) t  这小半年来,我老婆越来越迷恋他那年轻强悍的大鸡巴,还有他那些花样百
# M3 w2 V6 ~/ C8 c( n* G出的玩女人的方法。
0 N2 z8 [1 Q3 ]  这小半年来,我也越来越喜欢这顶绿油油的绿帽子,被剥夺的快感和受虐的. c7 i) H6 Y; l& H
快感让我越来越沉溺。& @# M4 B  S4 x: C! `* m
  原本想着,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阿健能和我们一起共渡,但却出现了这样的1 W  i/ X& R" q! I+ z5 e
状况。
; ]7 Z1 {5 f5 ?1 s* d% \5 ^" \' a  看到我老婆的俏脸上无法掩饰的幽怨,我既心疼,又觉得有几分饱含着欢痛
  E" U7 P9 l- C( `的醋意。8 U' g$ ?5 c8 v$ V' ~
  我搂住了她,轻声说道:「乖老婆,今天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高兴一点,( b/ m# u( H% N( f
好吗?」+ _0 d( K+ z4 E/ f
  她幽怨的说道:「我高兴不起来!」8 k" E2 g, A& ?! v" j( l+ |* u6 A
  「我陪你上街购物吧,今天你想逛到哪里,我就陪到哪里,想买什么就买什
) \! c3 z0 I7 ^5 `1 s么,让你好好过一把购物瘾!」
6 Q+ H/ `! }: X% T  她无语。, a' q9 D/ x/ _. [+ M% ~
  我继续说道:「走吧,宝贝,别闷在家里了,出去走走,买好多漂亮衣服,2 ?, V3 m, D# q: [8 v
还有性感内衣!」
; g1 _0 g9 e$ `  a8 P  她幽怨的说道:「唉!买来穿给谁看呢?」
9 E: z1 u5 o( t% v2 H4 x  又有几分欢痛的醋意袭过了心头,但更多的还是心疼,我宽慰她:「宝贝儿,
# b( e' Q3 `+ L; a% N9 c想开点,人家毕竟是个未婚男孩子,总会找对象,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家,不可
. T9 _6 N( z9 a% x/ M能永远和咱们在一起……」
/ J3 D. r! @" s4 q3 c" |  她捶了我一拳,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我的怀里,一边撒着娇,一边幽怨的说道:
8 c) T3 ^, T. c' h+ n8 C1 h, ]% n  X「我不想听这些!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只会骗人!昨晚他还对我说,他这& R5 v* K" B  P$ n3 X# [5 |% `% p
辈子都不会找女朋友,不会结婚,会永远住在咱们家……」
: {) t4 D6 Z5 f" e& s& C6 o  我揽住了她,继续宽慰道:「宝贝儿,别生气了,即使他结婚成家了,他一
  c* M( ?/ z6 x6 S- {, G样可以随时来咱们家啊,这事儿,只要我没意见,别人谁都管不着!」5 }% ~! S- D! b' K
  听了这话,她显得开心了一些,我继续说道:「再说了,世上的好小伙子多4 ^/ v# D( k: R! f$ `& b
得是,即使他离开咱们,咱们还可以另找一个!」
- I1 S8 ~; Q4 f# T2 |3 \  她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唉,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合适的呢……」
- y! O& W# U; i+ o0 V  我也叹了一口气:「唉,但愿他结婚晚一点,但愿他在婚后依然能经常来咱1 I6 N5 b1 ^1 ]# Z1 u
们家……」
( Z2 F) q; T8 K! m8 I* f- r  在我的劝慰下,我老婆终于勉强打起了精神,和我上街了。但她的情绪依然: T, y. s* A3 {9 a6 W4 z1 i9 d$ }
很低落,在商场里冲我发了好几次脾气,每当她发过脾气后,她自己也很后悔,3 z' V3 e4 u0 j6 |0 Y
给我道歉,让我别多心。
  o( Q1 ?0 c6 v3 S8 V, a! G& {  我能理解她,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更何况,她和阿健在一起
( b2 r/ K& E4 e1 s早已经超过了百日。
8 A8 d) v$ n) w0 D# X3 c! R( t$ X  中午我们在外面吃了一顿没滋没味的午饭,虽然喝了一些酒,但情绪依然不
1 Y* g$ J; T; L8 l( N5 d高。而且,因为酒精的作用,我们都有些困倦。
* E  r, ?5 B) L5 i1 g  我老婆提议要回家,我没有反对。
' m  i9 H9 k' X! a0 G# H  回家后,她倒头就睡了,我原本想和她做爱,但看到她没有半点情绪,也就
! \  d: D! \* {) S/ e没有打扰她,和衣躺在了她身边,陪她一起午睡。
; P; l& n6 p5 T: n  听着老婆轻微的鼾声,我不禁暗暗希望,但愿阿健晚上能回来,和我们共渡( m! V, {3 A" A8 K- @. E
这个纪念日的夜。
+ ^* v3 k9 Q' O0 I' O: K. P  下午五点多时,我们都醒了。睡了一觉之后,我老婆的情绪显得有些好转,
" L# k' f% z! J她依偎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老公,你说……阿健晚上会回来吗?」7 k3 K' l4 e" }. F. [5 C* [# H
  我回搂着她:「大概……一定会回来吧!第一次约会,应该不会在一起过夜+ q0 j+ B( N- h, c0 n2 z8 Q
吧,不会这么快……」
# Y- y" `, t  Q" X+ ~  她幽怨的说道:「难说哦,现在的女孩子都大方着呢,再说了,他那么招女; X" B3 y( L9 O7 D( O6 W0 G+ {
人喜欢……」- O; _! h( G4 K/ v5 L6 n
  我想搞活一下气氛,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咱们家
  `& m1 n! b! t. S有这么肥美的大骚屁股在等着他,他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他今天约会的女孩/ F* f1 b  m- U: {2 S
子一定是个小屁股的,不对他的口味,呵呵」
: o. R- ~' f2 r/ k) ?9 S' x  她噗嗤一声笑了:「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是小屁股,你又没见过!」
# \/ }8 r1 Y6 Z1 c& r, s  「我猜的,小姑娘家家,屁股再大也不会比咱们家的大!再说了,即使她的
2 N! _  c6 O  W! v$ a7 O屁股大,也绝没有咱们家的骚……」1 Y4 [/ g1 m" Z9 ]4 ~
  她搡了我一拳,娇嗔的说道:「谁骚了……」
" j9 s0 I% X( x7 m+ Z0 S  我轻声说道:「屁眼都会叫床,还不骚?」
8 e! r/ W+ u" ?- c4 f* v3 Z" i* U  她「嘤咛」一声,羞红着粉脸,不停的用粉拳搡我。
5 D" Z) W: s$ z$ i9 [4 M' K  我所谓的屁眼叫床,是我老婆最害羞也最与众不同的一个隐秘,那得从我们" j4 h! N# i! w9 }- F: u
和阿健的初夜说起。
% d6 `1 y. M* J9 F0 W5 z  我们和阿健的初夜是在外面宾馆里开的房间,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夜的情景
' h* c! N( ^6 M( }; `4 J……0 k$ I9 X5 W6 q# c
  那是一个标准双人间,我老婆先洗了一个澡,她在浴室中换上了睡衣,然后8 ?0 e; L- K( N7 i5 c+ |
半干着头发,爬到了里面那张床上,严严实实的盖上了被子。
0 |5 _9 g; w4 l  虽然我老婆已经三十多岁,但她依然性感而迷人,白嫩的皮肤再加上诱人的
9 U" \, E+ M  R7 m# {) ]丰乳肥臀,浑身散发着熟女特有的风情。
+ d. v5 }! w- f: K  当她羞红着粉脸,从我们身边经过的时候,阿健紧盯着丝质睡衣下肥美的大
) Z" c4 E& K1 `- s7 G; P6 w: K屁股,眼神中充满了狡黠的惬意和满意,还有优越的笑意和得意。) F  H' N/ B# F3 m
  他应该优越,也应该得意,因为在这个夜里,他将会尽情享受我老婆那成熟
* C8 h9 j6 ]* M( h3 x性感的肉体。+ h, ~& e$ \: Y' M. u3 j5 m- O* R
  我的小鸡巴早已经硬邦邦的翘了起来,我示意阿健稍安勿躁。$ k$ F6 |) G/ B+ v- R2 T: j
  我先爬进了我老婆的被窝里,一边亲吻她,一边在被窝里脱掉她的睡衣。
! S& X9 t6 X. `  我老婆没有任何推拒的动作,她很配合我,她嘴里的气息充满了性感的魅惑5 [: g6 X9 v/ ?5 v; [$ z4 l$ R% z
和芳香,发情的阴户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 E9 [6 v; ?3 ^7 y1 H( B  我脱掉了她的睡衣之后,轻轻爬出了被窝,我有意没有盖严被子,让她那肥# \6 d& P2 V) X) V2 `2 c
美的大白屁股裸露在被子外面。
- p8 {+ m! h% Q9 ^+ R) Y/ _3 Z; x/ o  p  我坐到了另一张床上,示意阿健可以上了。; S/ K; J- O. r! ^* h. u
  阿健没有任何犹豫,他迅速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威风凛凛的大鸡巴迅速蹦了+ Q* O% n4 Q/ F: f% s& ^# [
出来,他的鸡巴黝黑而又粗大,比我的要粗大一倍多,看起来威武而又狰狞。* R) a2 l( a' y( {# G
  我禁不住朝我老婆的光屁股看了一眼,屁股缝子里那道魅惑的阴影中闪动着  G$ ?- @4 U2 V% V8 Z, E
光亮亮的水痕。! t4 ?$ X: L0 m
  阿健狡黠而又优越的笑了笑,然后迅速走到了我老婆的床边。3 s; G0 C$ L" z$ Q/ U" ]; [
  没有任何前奏和调情,年轻的大鸡巴从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迅速操进了成熟而; S1 }8 c& Q5 D9 W9 }0 }
又肥美的阴户里。6 a7 T. U' t/ |3 g, L7 f
  那时,我老婆的头还闷在被窝里,她在被窝里闷叫了一声,她的叫声并不大,) a6 ~  x2 Q) V9 k- z( O8 f
但她的屁股之间却发出了一声极其清脆的声响。! n( |; I8 g7 h
  那分明是一个响屁,阿健的大鸡巴第一次操进她的阴户时,竟然把她的屁都5 w2 n$ N2 r  J; j
操了出来!
* n  C: G! {) a2 N. W8 o3 ^  后来她对我说,当时她闷在被窝里,羞得无地自容。
3 {' T0 u! `9 f- P* J# {  但她的屁却让我和阿健非常兴奋,尤其是阿健,既得意又兴奋,他对我们说,) v& c" b& O) Z, r3 C' b" Q
那是他第一次把一个女人操出屁来,那感觉非常刺激,非常有成就感!
4 Y) m# P, `: }& ^# z  那天夜里,阿健不仅操了我老婆的逼,而且操了我老婆的肛门,在操肛门的
9 B' }7 X4 G, ^* L2 d; f6 n时候,年轻的大鸡巴不仅把我老婆操得接连放屁,而且把我老婆操得尿在了床上,& k( k. b5 o, E8 M& \1 H( E
后来,那根年轻的大鸡巴把我老婆肛门里的粪便都操了出来!
1 C' y( s, `  V, J  阿健非常兴奋,他说他最喜欢操女人的肛门,把女人操得屁滚尿流,甚至操
/ ?" x  i' b$ ]+ j% ~出屎来,这样会让他得到最大的征服感和成就感。5 r8 F/ [, k/ A7 d) l$ N
  当阿健住进了我们家之后,在他的调教下,我老婆越来越喜欢在做爱时放屁,7 o+ H( ?! S# }# E
并且经常用她的屁来挑逗阿健,给阿健献媚。
5 l; ]3 L1 x  X  阿健经常戏谑的说,我老婆的屁眼会叫床。6 ^  R* T1 p9 O' Q) f: v
  为此,阿健特地在网上买了一个红色的橡胶球式浣肠器,这个浣肠器不仅可! A. |& f4 W9 _$ q7 L5 Q$ |0 \  i" b
以在他和我老婆肛交之前,用来清洗我老婆的肠道,而且可以给我老婆空气浣肠,0 R- z0 a) f. L5 z$ g3 w  i3 C
让我老婆放更多的屁。! O% x2 ^1 ]1 N4 I+ I0 a+ Q" Q
  想起这些淫靡的往事,我的小鸡巴又硬邦邦的翘了起来,我轻轻抚摸着我老, W- c; y- }. m5 V
婆肥美的大屁股,小声说道:「老婆,我翘起来了……」! I* [$ o+ h+ F& P
  她娇嗔着说道:「翘就翘呗,关我什么事!」
: J1 j! v( H' Y5 d  「怎么不关你的事,你是我老婆,难道就忍心让自己的老公翘着,不抚慰吗?」
0 v% L  |; l1 r9 ^! f  她调皮的说道:「谁是你老婆,人家是阿健的老婆,你是个绿王八,呵呵!」
( |0 @3 |  X0 n6 L( a, V! i  我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戏谑的说道:「好一个淫妇,有了奸夫,连亲
: p2 M& `" [# {4 n. U( e+ |夫都不认了!」
' x2 n- d' L4 u! G- K  她也戏谑的调笑我,说道:「谁让你嘲笑人家屁眼叫床的事儿!你就是个绿& {  a* I0 P+ |; [7 w7 x+ w8 Y+ q
王八,不光头是绿的,连屁股都是绿的,绿头绿腚!嘻嘻!」# i. U" _$ S4 ^5 N+ x5 U  c
  她说的「绿头绿腚」也是有来由的。
: G- p/ x1 g, v8 ^( @# ^" N  我最喜欢撅着光屁股,在自己的肛门里插一根阳具替代物,然后跪在旁边看
$ t* f3 y6 ~8 x* j3 r  o阿健淫玩我老婆,有许多次,我用的是黄瓜。- ]$ \/ {" ^8 K0 X4 ?. D. l/ L) B
  为此,阿健曾经戏谑的说我是「绿头绿腚」的王八,他说别的王八都是戴绿. j7 p0 f- A  e
帽,头上是绿的,我是屁眼里插着绿色的黄瓜,看别人操我老婆,所以连屁股都
1 ^9 ~; S1 w+ ?- J/ ]; S1 F; n是绿的。4 b# ^3 |9 E) j6 n# T! n% t" i
  想起这些淫靡的情形,我的小鸡巴更硬了,我紧紧的搂着我老婆,亲吻着她," @3 U; X' w1 m3 p: g) T% @' t
说道:「乖老婆,我真的好硬,咱们做吧……」5 r$ P8 Z9 D& ~! J/ w) A5 b; a
  我老婆的呼吸也变得芳香而又暧昧,她轻声说道:「老公,我自慰给你看吧,6 x( Y0 C$ w, `1 `2 ?
我现在不想和你做,我想和阿健做,阿健不在,我就为他自慰,你在旁边看着,0 c; |( @4 @) S% ^+ a% y2 ]9 N
好不好呢!」
  n+ f" ?* H1 z( x: Y  她的提议让我更加兴奋了:「好,好,好!乖老婆,你真性感,真让我疯狂!」
7 W0 v4 f* R" d% E  我一边说一边掀开了被子,准备开始,但她却对我说道:「咱们去客厅吧,. u* Y+ g+ x& L3 B! m  i: b8 K, o
在客厅沙发上……阿健第一次来咱们家时,就是在客厅沙发上,我想去那里为他( b$ c: M& P- @2 q1 [$ a, B4 l3 S
自慰……」
7 Z! E2 l4 y6 f$ U$ w" f8 _- t! y  「好,好,好!乖老婆,都听你的!」1 K+ _$ B  X3 N! q  q% j
  她脱光了衣服,从枕下摸出了阿健给她买的球式浣肠器,把浣肠器的橡胶管6 q0 G6 O$ `9 U6 A7 c
深深插进了自己的肛门里,然后趴在床上,耸撅着肥美的大白屁股,扭捏着说道:. T9 {" g& U; g1 I
「你先给我……」  b" x- a& }' V
  因为阿健对我老婆的屁特别感性趣,我老婆为了讨好阿健,迎合阿健,她几6 T" q( @& R" k* O
乎能把任何事都和放屁关联起来。# z& \  [& j$ A( D
  除了做爱时的放屁之外,还有放屁自慰,放屁吹箫,放屁艳舞,放屁做家务
9 b$ v8 c* _; n5 b, R$ j等等等等……
. b. x; u5 M- k) ^! z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要我给她空气浣肠,她不仅要自慰,而且要放屁自慰。
5 f  S* d! B  P+ [% p/ }8 {$ D  我握住浣肠器的圆球,用力挤压了起来。
5 z8 n  k& T7 B  f% B  随着我的挤压,一股又一股空气进入了她的肛门,她妩媚的呻吟着,肥美的
+ A; {6 n2 `) F大屁股不安的哆嗦着,颤栗着,成熟而又饱满的阴户也在哆嗦颤栗,香艳的阴唇
( k& v- {% x# @4 e* U: H) {水亮亮的,很明显已经发情了。# ^  y! X& h) p  V5 ^
  我挤压了十多次之后,她的呻吟愈加妩媚,白腻肥美的双腿都哆嗦了起来,
+ Q% h' Y/ r. S8 n颤栗了起来,一股淫水不由分说的从屄缝里涌了出来。; E" b* r  N- u5 N% Q2 t
  我停止了动作,轻声问道:「宝贝,好了吗?」
  R& I. c* z+ D8 R  她腻声说道:「还……还可以再……再多来几下……」
: C4 Z' C6 _$ ~! \* {! w  又挤压了十多次之后,她的全身都哆嗦了起来,颤栗了起来,她那纤美的脚
2 K* H/ y9 \9 b* f1 u, A趾紧紧的蜷曲了起来,她的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被子,另一手伸到身后,看样子想
- M2 e" E, t  r$ F; g要阻止我,然而却落在了自己的屁股上,紧紧抓住了一瓣肥白的屁股蛋子,苦闷
6 ~. W; ?9 O/ @) F# T而又不安的揉搓了起来。
8 I4 E% y5 B( e* F" M  她的淫水接连涌出了好几股,她一边苦闷而又不安的呻吟着,一边颤声说道:' Y2 @! n+ v  |! G: A" N
「老公……别……别停……还能……还能再来……呀……好舒服……好辛苦…
- P7 m5 F  R' f- b- q( f…」8 K5 |# x9 |$ B1 _3 B
  我又挤压了几下,她终于颤声说道:「呀……好……好了……不要再来了
5 M( @) O8 X, \5 i……」+ Z2 ~; g6 c5 I
  我早已经心疼得不愿意再继续,听到她这样说,我赶紧停止了动作,温柔的% o) j6 D5 j! T
说道:「宝贝,以后不要这样勉强自己,差不多就行了……」9 H0 S: K4 m1 \5 u1 g, ]; o2 a4 s
  她娇嗔道:「少废话……人家既然要为阿健自慰……就要按阿健喜欢的来
0 H% n$ ^  _1 [% q1 A1 X……」% q8 _0 j9 _% O) t" y% X
  在欢痛的醋意中,我苦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浣肠器的橡胶管从她的肛门
0 N+ g4 m, [" i7 p: N+ N里抽了出来,同时嘟哝着说道:「既然是为了阿健,那你就憋住别放,等阿健回
& U: }- n6 _( U0 z0 ^& h( d来后再放……」' k# o7 O, t7 h7 G$ s
  她更加妩媚的娇嗔道:「你个绿王八,怎么这么多废话……还不赶紧去厨房
: I2 D9 @( g5 f! }" ]! d: L6 h) f! t1 h找一根大黄瓜,插在你的屁眼里,就像阿健在家时一样,老老实实跪在旁边看我
* c* L8 G: A/ T# L/ ?/ {" q8 ]给阿健自慰……」
1 I9 k8 ^+ r; H  s( z2 g  我早已经兴奋得不能自抑,赶紧奔去厨房,找了一根非常粗大的黄瓜,然后
9 ?0 K) P2 k% j  G$ K- ^撅着光屁股,跪在了客厅的沙发旁边。
" Q+ l. H1 k! j3 o* _  当我在黄瓜和自己的肛门上涂抹润肤乳的时候,我老婆握着一根粉红色的塑! F+ }  s, X$ @$ u8 l
胶阳具,她光着身子,紧紧的夹着屁股,迈着小碎步,从卧室来到了客厅。  I, }9 W8 H! F; C
  她妩媚而又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紧紧的夹着屁股,爬到了沙发上。
& Q/ v  _, Y$ I1 m+ h& o- }  趴好之后,她极具魅惑的耸起了肥肥白白的大光屁股,「卟——」的一声,
' n% d9 u1 m* o; m7 n放出了一个浪颠颠的响屁,同时浪颠颠的叫了起来:「呀……阿健……姐姐好想
+ ]1 ^! [% J% e1 V, K2 [- n; ]你……姐姐给你放屁……给你手淫……让你笑……让你欣赏……」  l8 @8 B: i7 C% \. I7 {0 V6 o
  在浪叫声中,她手中的塑胶阳具已经插进了成熟而又发情的阴户里!
7 o! F& b/ r8 [( G* V1 R  纤纤素手握着粉红色的塑胶阳具,在淫水恣肆的屄缝里抽插着,穿梭着,她
5 T! z" w# U5 B6 k1 w/ x" j叫得更加骚浪,更加淫荡!8 N5 s' u8 Q5 u/ h
  随着假阳具的抽插,被淫水滋润得同样发情的肛眼不时收紧,又不时放开,
/ A) w" G$ x3 j在收放之间,接二连三的响屁,浪颠颠的放了出来!
0 {) }  m/ R# _' d* C  此时此刻,我也兴奋得无法自抑,我无法自抑的耸撅着屁股,手中的黄瓜无8 X- ~6 z' F3 l' ]3 {, n2 k4 v* \
法自抑的顶在了自己的肛门上。
' a4 O! ~. Z1 k+ c  随着一声兴奋的哀叫,我用黄瓜顶开了自己的肛门,然后借着润肤乳的润滑,
3 q% u  l& X5 |3 A5 y" Q把那根粗大的黄瓜深深插进了自己的肛门里。
3 R8 [9 D, @: g- w. Z$ s  我的小鸡巴早已经硬邦邦的挺翘了起来,粗大的黄瓜挤压着我那淫荡的前列# D6 h. u. O- f' |
腺,我的小鸡巴禁不住一阵哆嗦,几滴淫荡的前列腺液都流了出来!
) I. D& \( a0 v  我的心里又一次填满了受虐的快感和被剥夺的快感,我情不自禁的哀叫了起, `7 n' w7 r: i+ }. a+ q) o( N
来:「阿健……我给你当王八……给你当绿头绿腚的王八……即使你不在……我
& l4 w+ }6 ^1 M+ Q1 W也是你的王八……我老婆也是属于你的……」$ b; W2 `) Q, \% Z9 P$ i$ }
  此时此刻,我家客厅的景象真的是淫乱得无法描述,一个中年美妇撅着肥肥
% l% G; B8 S, n. g7 U9 b白白的大光屁股,呼叫着情人的名字,一边不知羞耻的放屁,一边不知羞耻的用4 D' S3 K. T* R" P( V
假阳具抽插自己的骚屄。她的丈夫同样撅着光屁股,肛门里插着粗大的黄瓜,一
/ a& Y0 D' {( o$ O: w边观看妻子手淫,一边呼叫着妻子的情人,不知羞耻的诉说着自己的王八宣言!8 U5 G6 T$ C7 u) v/ q# u  N" p
  我老婆手中的塑胶阳具在自己的屄缝里飞快的穿梭,肥美的大白臀不停的乱
9 A9 Y# j' L4 B# d9 Z7 k耸乱颠,胸前白白软软的大乳房也连带着乱摇乱晃了起来!白腻腻的淫水浪液在
/ q& w; e( P; A假阳具的抽插之下,一股接一股涌了出来,伴随着淫水浪液,毫无羞耻的响屁接, z1 f4 B# j' F$ ?8 \
二连三的从肥美的屁缝里乱滚了出来!* j6 N: x7 Q/ ?/ V
  当她又一次耸起大白臀,「卟」的一声,又放出了一个浪颠颠的响屁时,她0 k* I+ F0 L  }- ~( {0 K" w6 ?
的屄缝里涌出了一大股白腻腻的淫水,就在这一刻,她全身的美肉哆嗦了起来,2 P. f0 [; C2 y* }
随着哆嗦,她情不自禁的仰起脸,浪颠颠的媚叫了起来:「呀……阿健……姐姐
$ c. W8 j/ P6 \高潮了……姐姐给你手淫到高潮了……呀……阿健……姐姐丢了……姐姐不光丢
* L% b- I/ J! x  h9 V6 K! r了身子……连屁都丢了……呀……阿健……姐姐丢死人了……呀……」+ W6 r( B, f1 O9 B
  在媚叫声中,她手中的假阳具忽然从屄缝里完全抽了出来,然后迅速顶在了
( T! \7 j3 y1 Y9 P8 i- [8 W& \淫水恣肆的白臀屁缝里,粗大的假阳具对准自己的肛门插了进去!
6 i0 @# H4 S8 L$ W! T  她的屁股淫荡的耸撅着,手中的假阳具借着淫水的滋润,不由分说的破开了
2 d; Y: I; A8 }肥美的屁股,破开了娇嫩的肛门,势如破竹一般插进了肛门深处!) C. C1 J0 G- l" E6 Z3 ?
  她又一次浪颠颠的媚叫了起来:「呀……阿健……你不是最喜欢姐姐的屁眼6 B2 M+ @" \  f' r: X
吗……姐姐给你手淫屁眼……呀……阿健……姐姐好想你……」3 _' R. W( h) x9 s& q4 A; J
  如此淫艳的情景,让我兴奋得连肛门都抽搐了起来,因为抽搐,插在肛门里( ?* }5 R! D1 p4 S0 d
的黄瓜不由自主的往外滑,我一手按着屁股之间的黄瓜,另一手情不自禁的握住
' {! x8 i& I) \1 k2 F* u了自己的小鸡巴,兴奋的套弄捋动了起来……" g8 j+ V/ a) {" j" D% }
  就在此时,我老婆的手机忽然在卧室里响了起来,铃声赫然是凤凰传奇演唱
  m  z9 b' F1 l, M的《郎的诱惑》。# J, H5 B. o/ Z% ^( ]. A
  这是我老婆特地为阿健设置的铃声,除了阿健之外,没有任何人的电话会让
' A7 ^8 i4 q: z& p我老婆的手机唱这首歌。9 H4 \( |) }, M) t
  我老婆一下子跳了起来,她兴奋的说道:「是阿健的电话!」2 i( C2 n; k: K# t  I
  她显然已经兴奋得失态了,连插在肛门里的假阳具都没有抽出来,就奔去卧# W# y0 D7 X9 X8 S; ]* K
室,因为走得太快,她肛门里的假阳具滑落了出来,掉在了地上,但她丝毫都没* s# v" x  Y$ g0 S9 {+ S( J8 ]
有理会,继续往卧室奔去。4 o3 z* D0 B. U2 P4 @
  当假阳具凋落之后,她那扭动着的屁缝里「毕毕卟卟」接连放屁,但她显然6 t* [6 ^: W, h% h: i7 t
已经无法顾及这些了,伴随着一连串响屁,她已经奔进了卧室。& A9 J$ [1 c4 u4 u  x
  我抽出了插在肛门里的黄瓜,也赶紧跟去了卧室。# p' ^, w$ p/ I
  她已经坐在了床上,接通了阿健的电话:「喂……阿健……你回来不……」
9 u  U! W8 Z; c: \4 g" z& g  我听不清电话那端的阿健说什么,只能听到我老婆说话。* X9 O5 i* C5 d! X
  「还没有做饭呢,在等你……」& E( P. N% p  {$ b9 {1 D
  「嗯……我马上去做饭……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只差你……」
! _: x7 e7 U( J, u: v  「阿健……姐姐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 y/ i2 k, n9 }6 D1 C1 _; y  「嗯……嗯……嗯……」
# t: K7 h* X# f3 n9 r' u1 f  电话挂了,我老婆满脸都是幸福和喜悦。
1 R) B* E+ ~7 S  我赶紧问她:「宝贝,阿健怎么说?」
- i% B! k6 Q, E3 v6 x8 [  我老婆扔下手机,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里,幸福而又娇羞的呢喃道:「他说7 L+ B% ?# b* G! O
很快就回来,让咱们先准备晚饭……」$ V+ ?7 k0 R' ^) ]- P4 T
  我老婆先补了妆,然后穿上了带蕾丝的白色吊带丝袜,和配套的白色胸罩,
5 a; V" S+ S% e4 v白色丁字裤,然后穿上了极其性感的乳白色高跟鞋。$ M7 N+ |7 H8 h+ h9 }# ~5 O: r0 x- _6 }
  她又拿出了球式浣肠器,娇羞的说道:「老公,你再给我……」* s( _, h# z+ b7 Q; |; D
  「刚才不是已经……」
& w, Y. b/ ?! U" K- ]  她打断了我的话,扭捏着说道:「刚才差不多已经放完了,这次我要憋着,
  ]4 I7 J4 p0 Q9 T( i4 J等阿健回来……」- R5 ?0 C5 V9 z+ ~0 W# l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翘起屁股,挑开了屁缝里纤细的丁字裤。
! v( w4 X" ?4 Z  看来她对阿健真的是越来越上心了,这其实也是我最希望的,在欢痛的醋意
2 I3 ~0 B0 e* l! q中,我把浣肠器的橡胶管插进了她的肛门里,又一次给她的肛门里注满了气体。
9 `9 n* v3 Z/ x/ F9 V" H: o" l  她紧紧的夹着屁股,对我说道:「老公,今天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你把咱
+ v3 g) j" ?) F/ f' l* v们结婚时你穿的燕尾服穿上吧,我也要穿上我的婚纱,咱们隆重的和阿健共渡这
; t  o% U, J& J0 f* M" l* r个结婚纪念日,你说好不好呢?」+ Y1 `) \  `7 O$ U" A! ]
  他的提议让我异常兴奋,虽然我们都不年轻了,但这样的穿着打扮,肯定能
1 c4 b# a4 n& `$ w2 V' g  J2 n让我感受到自己的新娘子被别人占有的快感!
. d7 S- @* L' y7 O$ w( V; ?! R) M  我兴奋的点头道:「乖老婆,你真的是太性感,太让我兴奋了!」0 n6 O2 p* J$ r
  她娇羞的说道:「我要你光着屁股穿燕尾服,还要插一个肛门塞,这样更能, ]) X$ i! H3 Z% W# Z6 j" @
给阿健表明你做王八的决心,你说好不好呢?」1 ]6 S7 G9 f2 A1 @5 l9 d0 y* a8 g
  她的提议让我更加兴奋,我的小鸡巴又一次挺翘了起来,我兴奋的说道:
# F( E- ~; X7 I「好,好,好!乖老婆,我真的太爱你了!」" p# E4 r5 p. e3 D- t) p
  我脱下了全部的衣服,只穿上了结婚时所穿的燕尾服,然后在自己的肛门里6 a/ g+ w# i5 ]$ n5 ?2 d
塞上了一个黑色的塑胶肛门塞。, D1 O3 C, T8 y
  这样的装扮,让我觉得异常淫乱,上身是衣冠楚楚的燕尾服,下身却光着屁
4 r: {) u% D, D+ X3 f' J股,并且肛门里还插着肛门塞。  _; ~# s4 i) k1 M2 o
  我老婆也穿上了当年结婚时的纯白色婚纱,她把婚纱的后裙裾翻了上去,用
4 H6 [7 p* v3 q3 k别针固定在婚纱后背上,让她那穿着白色吊带丝袜,还有白色丁字裤的性感白臀,1 C* Q' C" u: z! U( Q! l, j
完全暴露在外面。$ J$ |4 b- ~1 \% P" C
  穿着打扮好之后,我和我老婆走进了厨房,在兴奋而又淫荡的气氛中,开始) x; x6 D9 C/ O! I3 l2 y
准备这个纪念日的晚餐。
) G- W7 J% {$ v# K  在做饭的过程中,我老婆不时夹紧屁股,并且不时蹙起眉头,那情形,显然
9 g) i# T2 E6 ]- G' Z3 z是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屁门,不让体内的气体早早释放出来。
% C. f4 C% U/ _  晚饭快要做好的时候,阿健终于回来了,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和我老婆
% n) P2 ]5 L1 L& z  `+ Z- c赶忙扔下了手中活儿,去门厅迎接阿健。
6 I$ s5 Q+ r6 N5 u+ I  看到我们夫妻俩这样的装扮,阿健肯定会非常惊讶,也肯定会觉得非常刺激' d/ Y) H" j! I7 ^( h
吧!9 J/ b- ]4 C2 p$ E6 V$ _7 ?
  门开了,阿健帅帅的笑着,他跨进了门厅,但此时,我浑身的血液几乎一下
/ h# L+ V* t5 E7 w5 i子冲上了头,一种无法言诉的羞耻感迅速笼罩了我。* Q  L6 m. v% E2 B% t$ t# P2 M
  因为,在阿健身后,紧跟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
( r& y3 V0 n+ B* h* N  我老婆在这一瞬间也是花容失色,她手足无措的站着,几乎不知道接下来该
( X. [3 Q* v' F4 v, [, K怎么做。
" t2 y  W' {, }6 d- Q' j  这个阿健,怎么能够不和我们商量,就把陌生人带来我们家呢,如果是平时,
+ @% X4 J* g5 Y, f0 F也没有什么,但此时此刻,我们夫妻俩的装扮,怎么能让陌生人看到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