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少妇的援交经历

少妇的援交经历

几年前,我瞒着老公,用房贷为我的父母买了一套房,本来用我自己的工资就足够交月供的了,可是没想到今年连续加了几次息,股市又表现的很不好,我私下的积蓄全都被套住了,这样我的钱就不够交月供的了,我又不想和老公说,只能先向朋友和同事借,但是没有几个月就周转不开了,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朋友。5 u* V' {) [+ u+ O* L
  这个朋友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是一个经纪人,掌握着很多资源,恩,是什么资源呢,就是一些富二代和外地到北京旅游或者出差的年轻人,他们有时候会有一些需求,就是像我这样已婚少妇,是他们最喜欢的,恩,我就在这位朋友的介绍下,试探着小心翼翼的开始了我的兼职。
% X; i+ T5 P: z% d, g1 M. K   这位朋友对我很帮助,每次都介绍最好的客户给我,一个月我兼职一次,最多两次,挣的钱足够我交月供了,我很满足。9 F4 Z) p7 }( f2 v  r
  这个周末的中午,朋友又给我发来了短信,为我介绍了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富二代,和女朋友刚刚分手。/ Z9 F$ t' J5 P4 b$ E/ [
  恩听到朋友的介绍我很满意,我略略打扮了一下,和公司请了半天假,就按照朋友给的联系方式来到了距离後海不算太远的一个比较偏僻的酒吧,这里是我每次见客人的地方,双向选择嘛,有的时候我看不上的我还会拒绝呢,当然,客人看不上我,也可以让我走,不过第二种情况还没有发生过呢。0 ~$ O8 ^+ v" v. Z9 g0 k
  因为时间还早,酒吧里空荡荡的,在角落里有一个形单影只的年轻男人在那里喝着啤酒,门铃一响,他抬起头来。我们眼神一对,彼此心领神会,我款款的走过去,带出略带腼腆拘谨的神情,坐在他的对面,还没等我开口,那个年轻男人微笑的问道,是小婉姐么?; g$ v- v- N2 _9 I
  我点点头,看来我今天的客人果真就是他了,我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只见他面色白净,五官端正,衣着考究,举止优雅,特别是一双明亮的眼睛,目光和蔼而又含情脉脉,我不由得心旌动摇起来。
2 {2 P* Y, M- b3 |. a   他为我叫了些饮料,我们彼此闲聊了一会,他的谈吐大方得体,文质彬彬,更让我心情愉悦,彼此最後一点陌生感也荡然无存了。# h& ~" P- Z! K- y. N( h
  半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都无心再继续浪费时间,他结过账後,我们便起身离开,走出酒吧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他的手轻轻的揽住了我的腰肢。
0 Z5 T- c1 d# Q1 T   我则轻轻的倚靠在他的肩上,挎住他的臂膀,此时谁见到都会从心底里说道,这真是一对感情炽烈的姐弟恋人啊。
2 J* N: ~+ `  s3 e+ e: p   他开了车,载我来到附近的酒店,朋友早已把豪华的套房订好了,我们刚刚走出电梯,他的手已经从我的腰间挪到我的臀部,开始轻轻的抚弄。" {% S  Y- x: i7 d: Z
  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兼职,但是此时我的心却砰砰狂跳起来,感到咽喉发乾,嗓子发紧,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开口,不容我多想,我们已经来到了预定好的客房门口。
  H6 f7 h7 j; [' k; I5 W   他取出钥匙,打开客房的门,我四下张望了下,廊道里没有一个人影,我急忙闪身进了客房,他在我身後也疾步进了客房,重重的把大门关上。5 Y) h- `6 f6 C* K& ?3 M
  我刚刚迈进了玄关,年轻男人就急不可耐的从後面把我紧紧的搂抱在怀里,他一边亲吻着我的後脖项,还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我的发香,一边闻着,一边语无伦次的轻声呢喃,小婉姐,你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缕淡淡的香味,你的头发好香,这是什么味道,恩恩,这就是你的女人味吧。
  g; d& g: I+ T- J, X( u$ F5 @4 J   恩恩,我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他的怀抱里,他的手紧紧的搂抱着我的胸部,用力的抓揉着,同时下身紧紧顶着我的屁股,感觉他身下的肉棒迅速的坚挺起来,摩擦着我柔软的臀肉。
& H3 x- v/ J1 W( ~' m- E   恩恩他搂抱的我好紧,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我断断续续的说,恩,我喘不过起来了,恩,别急,等我们进去洗一洗,姐姐和你好好玩,好不好。
4 C% Y* u' T/ J0 P   恩看来还是年轻男人比较听话,他听到我的话,急忙就松开了手,看来女人大几岁对年轻男人还真是一种优势呢。
6 w' I5 h5 q# G. K' s6 `6 Y: |   我们离开玄关,展现在眼前的是宽阔豪华的客房,我去把落地的大窗帘紧密的拉好,试试空调的温度,等一切都安排好以後。# k2 e6 b) F! D: Q; I, ^
  我回过身,只见他已经站在我的身後,所有的衣服都脱下了整齐的摆放在沙法上,双眼显得更明亮了,射出渴望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6 ^# R9 e' G9 H5 \, x
  看到他的样子,我差点笑出声来,便故意卖弄起风情来,用比平时故意慢几分的动作开始宽衣解带,稍微还做出一些诱惑的动作,轻轻摇摆着屁股,舔舐着自己的嘴唇。- Y  U# @$ j# ~* B
  我每脱掉一件衣物,那个年轻男人就不由自主的向我靠近一步,等我坐在床上,高高举起修长的大腿将裤袜褪下的时候,他已经急不可耐的扑了上来,嘴里喊着姐姐,姐姐,内裤我来替姐姐脱吧。1 ]1 o9 r+ _- f* e7 _7 P; `
  恩好啊,还没等我答应,他已经捧住了我的屁股,用嘴叼着我的内裤边缘,用嘴和手相互配合,将我的内裤慢慢的褪下,恩啊年轻男人轻轻的赞叹了一声,露出惊喜的神色,他已经看到了我最隐秘的地方,虽然已经结婚几年,又兼职了几次,但是我那里保养的还很好,甚至还有些娇嫩的粉红色。
4 W6 q' n+ p8 e# M- W  u2 z% y5 F   他赞不绝口的低下头,紧紧的用唇舌顶住了我的阴户。# B- x* I$ B) l
  「恩恩不要啊,姐姐还没洗那里,脏啊。」
- g0 F6 O1 V6 t+ b( a   「恩不不……」,年轻男人「呜呜」的用不清晰的声音回覆着我。9 c  Z; b' N- w1 X  E/ U
  「恩恩姐姐那里好香,比头发还香,恩恩。」
2 g6 a2 w9 I! _; I) h   我被他紧紧的压制着,只能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同时努力的挪动着屁股,一边挪动,一边用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语气劝导。
/ E. _$ ?, B! F/ E) ?* H, N$ x   「恩乖,姐姐带你去洗澡,等洗完澡再欺负姐姐好不好啊。」我不停的说着挪动着,直到挪动到大床边缘,半个屁股都悬空了,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弃我的阴户起身。  e7 f5 W: F; ?6 I
  我甩掉挂在脚踝上的内裤,我们两个都赤裸裸的来到浴室,温热的水从花洒内喷洒出来,很快就淋湿了我们的身体。
' v- _! O# @- `2 P# |) y0 ]6 K   我先细心的帮他把全身的汗渍洗去,然後仔细的帮他冲洗肉棒,年轻男人还算乖,只是轻轻的触摸着我的乳房,同时不停的伸出手套到我身後对我的屁股爱不释手。
; _, [/ w) `' a$ j; h% H/ c   我们很快就相互洗乾净了,然後又彼此用柔软的大浴巾把全身的水擦乾净,等我把自己身上最後一点水迹擦去的时候,他放佛像等待了很多年一样,突然将我一把横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冲出浴室,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向足够三四个人同时安寝的大床。
* A& T& a7 ?! n  c% \# n, Z   他一把把我扔到大床中央,他也像跃入泳池一样奋不顾身的扑到我白皙娇嫩的身躯之上,疯狂的亲吻着吸吮着抚摸着,我就像一只被捕获的动物一样,被他压制在身下,年轻男人忙碌的像一只正在进食的食肉动物,哪里都要亲吻抚摸,但是每次都像又发现新大陆一样很快就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我被他扒拉过来扒拉过去,任凭他摆布。上一分钟我还仰面朝天的被他吸吮乳头,下一分钟我就趴在床上被他亲吻屁股。
  ?9 F' F2 y, i, H0 U/ \* c   我耐心的等待着年轻男人发泄发的青春和朝气,好像过了好长时间,其实只有短暂的几分钟,他终於重重的喘出一口气,他的第一次热情终於有退潮的迹象了。2 D& N  }  R" V; b1 y
  我趁机起身,充满诱惑的抬起双手,侧身对着他开始盘起我的长发,挽成一个高高的发髻,他看着我的媚态,呼吸似乎都停止了,痴了一般的看着我。7 T! X& C  K5 a& \* G) n% z
  我挽好头发,娇媚的笑着望了一眼呆坐在床上的年轻男人,轻轻的俯下身体,趴伏在他的腿间,同时还高高翘起屁股,恩他的大肉棒恰巧顶在我的口边,我毫不迟疑的一口吞了下去,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肉棒,是我最喜欢品嚐的精品,恩恩我一边吸吮着,一边还故意的扭动腰身,晃动着雪白耀眼的屁股。# v' m+ [& T8 }, I4 d, r) u: D. C4 _
  恩这是朋友从网上给我传过来的AV教给我的,自从开始兼职,我反覆认真的学习这些技术,有好几次甚至要靠自慰才能平复心境。7 y9 p4 O: `; Z" R) Z, U; e$ e3 _
  在我的口舌下,年轻男人体味到了从未到达过的仙境,他时而双手拄在身後仰身呻吟,时而抓住我的屁股大力揉搓,几分钟以後,恩恩恩,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着急的顶着屁股向我的咽喉深处顶。: Y# z2 Y" V& {
  我知道年轻男人的第一次高潮很快就会到了。5 Q  D& l, S, H# d
  我更加迅疾的让他的肉棒在我的口中进进出出,同时用一只手按压揉搓着他的蛋蛋,还发出催促的恩啊恩哈的呻吟声,很快,我感觉到肉棒在我的口中膨胀起来。/ k5 E7 o; N! p& g& R. l9 t4 [& T8 S
  哈啊啊恩啊,他喷射的一刹那,肉棒被我吐出,精液的腥味让我有些不快,所以我有过一次让肉棒在我口中爆发的经历之後便刻意的躲避。但是我并没有丢下他的肉棒置之不理,而是用面颊和乳房反覆的去触碰和刺激正在喷射的肉棒,白浊滚烫的精液喷溅在我的面颊,脖颈和乳房上,还有一点跳上了我的嘴角。
, W0 s$ O# [* S) N   「恩恩,姐姐,我」,年轻男人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慌张和自责。看来他可能以为是他不够厉害才这么快。
" [9 T4 f, \# z; q+ ^5 H5 K   看着这么可爱天真的年轻男人,我心中更加得意,我知道这是一个健壮的年轻男人,是我的媚态和技巧才让他这么激动的。0 u" Y8 P* n8 C' |' J/ u% H
  「恩恩没关系的」,我很大方的样子笑着,感觉自己真的像一个姐姐那样,带着弄脏衣服的弟弟进入浴室,还故意当着他的面,轻佻舌尖,将那一点精液勾进自己口中,做出甘甜美味的表情,这似乎大大的提升了他的自信,终於显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u" g% A9 m  p  ~
  这一次我们互相搂抱着相互搓洗,随後我让他坐在矮凳上,自己则蹲跪在浴室地面上,开始轻轻的亲吻舔舐起他的乳头,他的手指则流连在我的阴户上,扣挖摩挲,渐渐的我的爱液也如沧海横流,一发而不可收了。9 }) L8 r  M3 E& ^# n
  恩恩恩年轻男人果真是年轻活力充沛哦,没过多长时间就雄风再起,他抱着我起身,这次连身上的水滴都没有擦去,便急火火的回到床上。! u& t- Z/ m5 b5 y  P
  他趴在我的身上,把脸埋在我的高耸乳峰之间,他的嘴唇和舌头滑过乳沟,在我整个乳房周围划着圈,从乳房的根部环绕的范围越来越小,蹭过暗红色的乳晕,最後一口将饱满的乳头纳入他的口中。( b2 l1 r% j5 Q- a! C
  「恩啊,姐姐被你玩的太舒服了,啊……」1 d1 x* k# V2 U" a
  为人妇这么长时间,从没感觉到乳头被含在男人的嘴里,被吸着,吮着,舔着,裹着的感觉如此美妙,此时的我已经无法克制住那压抑了许久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忍不住放浪地小声叫了起来。
. q% E$ v: H% J* L4 U3 ?9 Q! j   女人,特别是成熟女人动情的呻吟,这是对年轻男人最合适的褒奖,这代表我性慾正盛,淫心已炽,急需要一根坚硬粗长,最能展现雄性气概的肉棒来一顿酣畅的抽插,方能平熄我心中熊熊的淫慾之火。4 r) R2 t. |9 a# B4 p/ w
  年轻男人喘息急促的发出一声祈求,「小婉姐,不带套,好吗?」我也被情慾烧的昏了头,只呻吟了一声算作默许。: t/ N7 I. H  b$ w; [# h+ {  `
  年轻男人立刻直起腰身,托住我的屁股,向他的怀中拉扯,我在床上滑动了一下,他的大肉棒恰好对准了我湿漉,滑润的阴道口,猛地插了进去,一下子把我的阴道内涨撑得满满的。
2 `  j9 K- C% g3 b) x1 y   他的肉棒用力在我滑润的阴道里纵横驰骋着,插的又快又深,我也扭摆着丰臀极力配合,向上挺送着,迎和着年轻肉棒的抽插,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不过这不再是我为了取悦他而故意做出,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9 e% d% ^* U1 y; v1 F
  肉棒在我阴道里抽出插入和着我汩汩流出的爱液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声,和我俩此起彼伏的呻吟喘息交织在一起,年轻男人愈发血脉贲涨,肉棒勇往直前,像一柄长矛将我挑在枪尖之上。! L1 w/ @3 d" q& Q3 `& N" p
  我吐气的频率越来越快,爽得屁股不停地向上缩着,小穴好像鱼嘴一样不断地开合,痉挛,阴道用力收缩着,套撸、夹迫着他的肉棒。一股股爱液不断地从阴道深处奔泻而出,一阵接一阵的酥麻感觉触电般从花心迅速传遍全身,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 U" F" D( |; H% b& d   年轻的男人也被快感所充斥着,毫无疑问,他从身下这具白皙,滑润,丰腴,光洁的躯体上所获得的慰藉已经让他癒合了内心的伤痕,重新找回了自信。' g5 Y' I) l# o8 `* Z3 [
  「啊姐姐,真美,我,从来没有碰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我能干你,真是,让我快爽,死了啊啊。」听着年轻男人的赞赏,我内心充盈了虚荣和骄傲,屁股摇晃筛动得更加厉害,双手紧抱着他的脊背,两条大腿跨夹着他的腰部,像一条水蛇般地紧紧缠住他。- I4 V2 E8 j5 w3 x7 S2 M7 i
  「啊啊,姐姐,啊,我不行了……」! K; a9 C# Q- ]; v5 g$ f: R; ^
  「恩恩,好棒,啊啊,姐姐好舒服,恩,别停,就这样啊啊……」我不管不顾的继续缠绕着他,年轻男人的肉棒在我接连泻出的阴精冲击浸泡下,抽搐着,震颤着,在我的阴道内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下,一下,又一下,滚烫火热的精液如同熔岩一般喷射而出。我们都情不自禁的互相把对方搂得紧紧的,两人全身都在颤抖着、扭曲着,那种舒爽真是美得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9 G- s) R; H* W) N- N/ _   这次我没有力气再起身为他清洗了,我已经耗尽了几乎全部的体力,绵软无力的仰面瘫在床上,乳峰伴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皮肤潮红,双目无神,浑身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向两旁大字分开的腿间更是湿答答的泥泞一片,泄出来的淫水和精液混杂在一起,像肥皂泡沫似地一片浊白而粘兮兮的,还有更多流到床单上,像是我排了一次小便似地浸湿了好大的面积。& z3 q. ?& r% y
  听着旁边浴室传来年轻男人洗浴时的哗哗水声,看着对面镜子里映照着我摆出的淫糜放荡的姿势,我心里在想,恩,待会先和他去吃饭,恩,然後再回酒店,恩,最重要的,绝对不要忘记,要去药店买毓婷。
" @  i  E6 a* t  O- U8 N; ~   字节数:10108
) E" H# }. D0 Q9 y; t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