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前女友爱打炮

前女友爱打炮

八月,炎夏,滨海市。
! Z' r5 H; b$ m, K' G  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
7 a& g, ?* v6 z  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
% L/ ^0 q8 u! C) p  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 o: Y5 q) H. u# I$ m+ y; K- J$ Y
  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六岁的女儿小雪在这座城市生活。
9 k3 T3 {3 f2 w; c$ `/ j  每天晚上,陈扬看着苏晴穿着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丝袜回来的时候,陈扬就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7 U4 l* l; g. n
  这女人,实在是太动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脸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来。5 w$ Q) n9 m0 G$ Y9 ~( q% D4 `
  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2 x* a! g- y* X3 h+ s# G/ U
  陈扬心里也是算计着时间,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苏晴,每天洗澡的时间真是准时啊!2 O6 H4 a* ]) v) ]' m! S( V
  他快速来到了那碎砖前,抽开了碎石。
0 N0 X8 A1 W& c1 X7 G1 s% O  这大夏天的,出租房里烧热水也麻烦。所以苏晴用的是冷水洗澡,这样便也没有什么雾气。很好的方便了陈扬这色胚子。( M( p" p" G2 q6 P1 O
  他马上从小洞里看见苏晴脱光了衣服,就在卫生间里抹了沐浴露。
( A  ?- G; _( z8 {6 a/ b6 M  那丰盈的娇躯完美无瑕的在陈杨眼前呈现。陈杨激动到爆,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裤子里面……
% M! T9 V! S: d% F  发泄完毕后,陈扬才满足的将碎砖堵了上去。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
# i4 p6 V. J# i  夜色已深,陈扬躺在床上抽起烟来。
. E- P/ z- k- \* Q/ h  别人都是事后一根烟,他想自己这也算是事后一根烟吧。) s: S- p- C' ?1 }5 K
  这天晚上,陈扬做了一个梦。
. t2 w6 a2 `; F" S6 C( j  在梦里,他又回到了非洲丛林里。
9 e4 E/ b! N( s9 a# ]5 G8 o  那丛林茂密交错,周遭还有硝烟弥漫。
# l; a' u2 \2 \$ W" E+ `  “大哥,我错了,你杀了我吧。”老二林南跪在陈扬的面前,痛哭流涕。) E% [# k, Z- X, O, s
  陈扬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他与林南是过命的交情,生死与共。0 E, v# G, _2 R: f. U
  当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创立了血狼雇佣兵。
! Z: u# Q) {7 t7 w. ]4 `& q  狼王陈扬之名在整个雇佣世界里都是神一样的传说。$ L& f3 F7 x% ]- F
  可林南因为一夜风流,将重要的信息泄露给了敌人。导致血狼雇佣团死的死,伤的伤。若不是陈扬力挽狂澜,血狼雇佣团便要全军覆没。
0 W0 ^' V/ X/ R5 p0 q3 D  “你走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血狼的人。”陈扬沉默半晌后,说道。林南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他嘶声说道:“大哥,我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咱们来世再做兄弟!”
+ _, R6 n3 d& t, P  砰!
, C! r( Y$ I# i. ?  林南倒在了血泊里,他自杀了。
( X1 u" I" c0 L: z  残狼林南的开枪速度,没几个人比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陈扬也来不及阻止。
, D$ S& X( ^! D/ Y. R  “林南!”陈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双眼发红。想起林南的死,他还是痛苦万分。
9 y, i) Z1 m; c3 `% Q  这时候的陈扬,再不是猥琐偷窥的混蛋,而是受伤的孤狼。
7 C, G  T* T7 f( g8 ]" r  他喃喃说道:“林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妹妹,不让她受到任何欺负。”
  L( u% U3 g4 J  早上七点,陈扬准时起床。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卫生间的时候,正看见苏晴穿着黑色套裙,微微翘着臀在洗脸。
4 J3 Q! a: M$ |9 ~* P* E, L  那裙子格外的紧绷。
) Z4 u9 `* h8 P+ q% c8 Q  陈扬在后面看的眼睛发光,大早上的,姐姐你这么玩,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啊!3 ^% N; F7 O9 Y7 y& `) U5 j. B
  陈扬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苏晴时,那春光美妙的一幕。
5 `7 m. V* ^' ]0 k  c. p. c  这么一想,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强烈的反应。7 E* T4 x  r9 o! T% m/ n) d
  刚好这时候,苏晴洗脸完毕,转身便看见了陈扬。
; Q& j' A8 \4 \8 G  陈扬不由大窘,如果让苏晴看见自己的小帐篷,那她还能不明白自己的龌龊心思。4 ^7 v* @+ M, E+ i
  陈扬灵机一动,迅速弯下身子,捂住腹部,苦着脸道:“不好意思,肚子疼,着急。”
8 \2 V9 F  ^  |  h  苏晴走路还有些不自然,她本来还想跟陈扬打招呼呢,见状连忙让了出来,说道:“我刚好完了,你快进去吧。”
! M* d" h, h; ^: a# j  陈扬关上卫生间的大门之后,这才长松一口气。暗忖,这苏晴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啊!
$ k( I8 I. U4 t: S! \1 A  想自己在国外的时候,也是见识了不少美女的。俄罗斯的妖精,美国的奔放妞,法国的浪漫妞等等。但是这么多美女,都没一个有苏晴这么有味道啊!
* |7 H5 Q$ x5 M" |( F  洗漱完毕后,陈扬整理内务后,就要出门。
; Z( ^+ C+ `' H, `, o2 c9 J  巧的是,苏晴也带了女儿小雪要出门。
8 n: ]5 }" }( l) @  小雪长的很漂亮,穿着白色的小裙子,黑色皮鞋,跟个小公主似的。这小丫头,见了陈扬,马上乖巧的喊道:“叔叔早上好。”
5 A4 z. o6 i9 p4 X* A1 t  陈扬顿时大乐,说道:“小雪好。”他说着就上前,一把将小雪抱起,说道:“来,香叔叔一个。”
$ T& v. n5 r4 g6 ]% B  小雪马上涎哒哒的在陈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 I6 |- f" ^9 E7 m. D" f- e3 }+ {  苏晴在一边看着,也不阻止。她对陈扬还是有些好感的,因为陈扬很阳光,每次对自己的女儿也好。0 _) ?! q: g- ^$ S& I5 I' k. [
  当然,如果她要是知道陈扬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还将她当做幻想对象。那她估计要恨死陈扬了。; b. x0 }1 U3 q/ p7 b& t, b
  两人正要一起出门,便在这时,外面一辆面包车轰然停下。
; _1 w8 x( O( ], d  接着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苏晴的前夫徐志!
. o: p0 Y" I* S9 C  苏晴立刻脸色发白。( M4 D8 M9 C" T4 c) s0 [& H9 A! X
  小雪更是害怕,将头埋在了陈扬的怀里。  L$ `$ |; S- w3 q* H; w
  陈扬抱紧小雪,轻声安慰道:“乖,有叔叔在,叔叔保护你。”8 S, T. T8 N8 |% M9 }
  “你来这里干什么?”苏晴冷声冲徐志斥责。
) Z, {. H! L9 `$ D, i; l$ k  徐志扫视了苏晴和陈扬一眼,随后冷笑说道:“哟呵,苏晴,你个骚狐狸,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家伙这么穷,哪儿能满足你吗。”
$ Q  i4 J# J; A  他说话当真是下流无耻。
/ [2 O( a& ~+ z  m: w  苏晴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起来。“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净点。”苏晴警告徐志。3 A/ T+ ?2 O- e- q# p3 o" {9 K
  徐志冷笑连连,说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算了,懒得跟你啰嗦,给老子拿三万块钱来。”
) K7 a: `1 N0 p2 s  Z3 x$ @6 h  苏晴一听徐志这么理直气壮的话,不由怒极反笑。“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咱们早已经离婚了,女儿的生活费你从来没给过。别说我没有三万块,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给狗也不会给你。”: O4 B+ X5 I# _9 R# F! l# e% U
  徐志说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这娘们还真够狠心的。你那些金银首饰是我给你买的,现在拿来卖了不正好?我告诉你,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他们说了,要是你不拿出来钱,他们就拿你去做小姐来还钱。”
  n" @( k2 s& Y  苏晴一听徐志这话,简直要气疯了。她厉声道:“滚, 你给我滚。”- u  l1 i$ ], T! y" K; p& P8 n$ @
  徐志脸色不好看了,道:“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转头对后面的三人说道:“虎哥,你都看见了,这娘们不听话。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现在拿不出钱来,你们就拉她去抵债吧。“
8 h- u4 l2 H3 T  O4 i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汉,显然是专业的打手。其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大汉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说道:“我要去请示一下孙少。”说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车前。& G5 H3 B- x7 n: a% q! o4 i
  敢情面包车里还坐了一位。& [, l& r1 b9 |5 A
  苏晴见到这一切,她的脸色发白,娇躯剧烈颤抖。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陈扬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这个大男孩无亲无故,他会帮自己吗?
, T! C. M; U$ ]5 Y, n; Z* v+ `  再则,他一个人又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吗?
& b1 e( ]( E: Z; c1 D- P  便也在这时,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他说道:“你老婆长的很不错,孙少说了,陪孙少一个月,这钱就算了。你没意见吧?”; @( r9 ~9 q; j6 Q. P
  徐志连忙说道:“当然没意见,当然没意见。”
0 _" z2 Z6 v0 h6 Y2 V( s  虎子当下一挥手就让手下去抓苏晴。" B' u* E2 \9 s' m7 w( {% Z* d
  苏晴害怕极了,便也在这时,陈扬就是抱着小雪,如一座渊岳大山挡在了苏晴面前。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无耻的人我见多了,像你们这么无耻的人真是第一次见。”2 w3 j- F) ^1 |. A% b% M
  “滚开!”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扬的领子,想将陈扬一下丢出去。
5 ^1 ^/ p. e5 o" F  e  ?  陈扬反手一抓,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接着一扭。5 _$ t+ Y& g+ \+ d! Z
  大汉惨叫一声,痛得跪了下去。另一大汉见状,不由失色,他马上扬起钵大的铁拳,狠狠的砸向陈扬的脸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2 h# ^6 \, z" d) ^- ^
  苏晴不由失色。
' H) d5 f  M6 k" C/ X  陈扬至始至终抱着小雪,他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腿如蝎子钩,直接钩中那大汉,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
( Z$ _4 m6 C. H8 F4 }4 @! q  虎子见状,微微失色,随后冷笑道:“哟呵,看来是个练家子啊!”
2 z3 o% t' F& z: Q, v  陈扬扫了虎子一眼,却是懒得理。苏晴害怕小雪有事,连忙过来抱了小雪,又感激的冲陈扬说了声谢谢。
+ j1 s  ]- H* M* O  L) [1 c6 p4 `  那虎子面对陈扬,忽然一抱拳,说道:“在下程虎,师承程派八极拳,便向阁下讨教几招。”他说完之后,身子便动了。' t% X( [6 C' F( ?& m9 T: `
  动如雷霆,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
9 a1 \. v* i% v  手肘之上,条条青筋爆起,犹如一条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点。
5 O! z: ?6 Y8 j1 r* {9 k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扬嘀咕一声,见虎子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过去。9 [9 ~4 C/ t* }4 w4 e
  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闪电!
8 A+ S; f+ B0 Y- D; j# \3 e  啪的一声,虎子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
& X7 Q, a% }. Q' K9 d  虎子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几乎被抽懵了。随后,他醒过神来,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他看了眼陈扬,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 Y0 f/ ^0 c2 L3 e# F: V
  因为虎子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d2 s5 k( c2 ]; T
  这样的人,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5 Z8 a- t* o& G+ @1 a3 C# f
  虎子那边跟什么孙少商量后,马上就召集手下离开。他们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
4 H6 e. |2 A# \7 E+ R( n7 z% T. S+ q  徐志见状也有些畏惧,马上就要跑。. h0 z) L8 S5 r" ~6 W( x! l
  “站住!”陈扬冷喝一声。
& g9 _# m" s6 `  徐志身子一颤,跟见鬼似的看着陈杨,道:“你要干什么?”
8 |6 e5 x; d  X( P  h& Y% ~! p. ^  陈扬冷笑一声,大踏步来到徐志身前。
4 m* g: z! h/ m+ @  “你别乱来。”徐志失色。- F) W. l5 p+ S
  陈扬抓住徐志的手腕,咔嚓一声,直接将他的手掰断。“这是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再敢来打扰苏晴母女,我要你的命!”
  \$ {# w, V  [9 r  O  陈扬话里带了森寒的杀意。
% e3 @9 n+ {1 W. |  这种杀意是手上积累了数十条人命凝聚出来的。3 L5 @0 I0 P6 b* ^6 |3 y
  一瞬间,徐志吓得屁滚尿流,快速而狼狈的逃离。* t8 s% c+ j! w* D: K5 E# @
  那徐志和孙少,虎子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v, y1 m" v4 c$ s/ g$ Z
  陈扬回过身来。' `0 K2 z1 q# P. P4 u8 s( T
  苏晴抱着小雪,她眼里感激无限,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 y- N% h# e- v/ b  “我叫陈扬!”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咱们是朋友呀,这点小事当然要帮忙。”他心里想的是,都把你看光了,这点忙当然要帮啊!7 M6 Y5 ?2 i, ~6 ^, x7 u5 a
  他是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早就想亲近苏晴了。每次对小雪那么热情,也是想套个近乎。当然,他也是真喜欢小雪这小丫头的。
7 j2 D+ `7 L3 @- {& L+ E" m+ K" |2 |  苏晴脸蛋微微一红,她身上有种好闻的天然香味。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陈扬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朋友?”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声。2 @' {$ Z' P% [
  陈扬露齿一笑,阳光十足,说道:“难道晴姐不愿意当我是朋友?”
3 z2 @3 {1 p. H0 V- j* c  苏晴忙说道:“当然不是。”她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我上班快要迟到,真的很谢谢你,要不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o0 z$ A, f& Q* |2 }+ n+ X" J
  陈扬当然乐意得很,说道:“好啊!不过晴姐,你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怕那个人渣再找你麻烦。到时候,有事你就联系我,怎么样?”
2 K& N( Z7 j; s* r) e% _6 }( a  苏晴心头一惊,她也有些担心。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扬号码。
' U; s1 ^. k! w9 J  陈扬心里乐开了花,感谢苏晴的前夫啊!终于让哥们能跟苏晴更近一步了。) P5 S' i% v, V8 o# f: E" p
  留下号码后,陈扬也回拨过去,随后便跟苏晴告别。因为他被这么一耽搁,估计也是要迟到了。$ {( A$ t/ [8 V+ f
  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车。" [1 |( a% k1 k9 v
  苏晴则是打的士去上班。陈扬慢悠悠到了站台。) Y: {  N% {7 h# w  D& Q
  挤着上公交车时,陈扬前面是一女白领。后面的人使劲挤,陈扬也就乐意朝女白领的臀上挤了过去。
0 e6 m" `/ i! n( |/ Q  那女白领立刻愤怒的回头看向陈扬,陈扬正打算说不好意思。谁知道那女白领怒道:“你挤个几把啊!”
) R9 a/ _) \( r4 D" P  陈扬立刻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个!”
# [9 f4 l9 r2 h: S- o5 j' P  车上的人顿时轰然大笑。
* V, j+ V8 ?& G+ a# P" l  E  陈扬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妆品公司。雅黛公司的规模不算很大,不过其中生产的香水销售量很不错。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一亿人民币。! e3 `) ]. E8 b" Z) V  i
  不过滨海是旅游发达城市,所以在滨海来说,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
. p4 M5 D9 U; _( |1 T  而陈扬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骄傲的保全人员,简称保安。
' i' n: h" z  r  }9 V; A5 J/ I  雅黛公司的地点是锦湖大楼。! m3 V! c# l4 W+ P" K* Y" `
  大楼一共四层,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来。6 y( K- o, }; K2 W6 I' |' N
  陈扬到了公司大楼后,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换衣服。
0 S8 m" s) |) ~: |4 e) p5 N: {  “靠,老夏,今天怎么都这么安静啊。平时你们不都是已经牛逼吹上天了吗?”陈扬还没走进休息室,声音就先传了进去。6 G  i8 J; ?3 R& k! N1 @8 S
  老夏是保安队长,陈扬为人洒脱,不计较,所以和大家关系处的很好。  p5 T9 Z3 G" W9 Y7 K
  此时,陈扬一进休息室,立刻就看见了公司的营销部门主管赵晓蕾寒着脸看着自己。
9 ~5 y0 J( n+ X: a2 M) f5 S' i  “我靠,又是这女人。”陈扬见到赵晓蕾便明白了一切。/ ~2 V* s. d- @/ `6 N* z
  而老夏和几个保安都待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 N& T/ f* z" ^3 d8 E1 Q
  大家都是一副陈扬你今天惨了的表情。
1 t% q* i$ o) f: X  赵晓蕾穿着黑色包臀裙,性感,美艳。她长的很高,一双穿了黑色丝袜的美腿能让男人疯狂。% X- E$ }* F) |9 s& Z! h
  不过这娘们对客户热情无限,对下面的员工冰冷如寒霜。7 w& U# [8 z- z4 u$ O- C7 R
  陈扬和赵晓蕾是有过节的,只因为有次老夏他们吹牛说赵晓蕾的身材。陈扬为了跟大家合拍,说了句赵晓蕾那娘们的屁股,摸起来肯定很爽。
# t  z) q# C3 U! H" C* s2 d; ~9 F  结果,好死不死被赵晓蕾刚好听到了。$ @! O- n: x7 R# L' ], i0 ]
  从此之后,赵晓蕾就算是恨上了陈扬。
8 v% N& W  B1 m: x  陈扬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老夏那群人说的更加过火,什么赵晓蕾陪客户睡过觉之类的等等。9 \' Q/ i+ K* L5 m& N
  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枪口上。# c% N) }/ _- K: R7 b& ^8 s
  不过,赵晓蕾虽然是领导,但却是营销部的。管不到保安部这里来。6 v# e- j! w2 v$ m" f
  所以赵晓蕾是时刻盯着陈扬,有时候有些搬东西的累活,便也毫不犹豫的来找陈扬。陈扬有的是力气,倒也不在乎。
" h/ T8 n' _& B  且不说这些,此刻陈扬搓了搓手,干笑着说道:“赵主管好,您今天真漂亮呀。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到我们这里来呀?”% I. v2 _2 {( Q% n) Y! q
  赵晓蕾冷笑一声,说道:“陈扬,你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迟到,按照公司的规定,你是可以被开除的。”/ m+ X7 O! s' Q8 L* {; j- u8 c
  陈扬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狠狠的瞥了眼赵晓蕾,暗道这娘们真狠啊!原来一直盯着老子。) d1 d% V; H2 K8 J  h0 F1 g4 o& P
  老夏见状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赵主管,您看这陈扬也是年轻不懂事嘛,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迟到该扣钱就扣钱吧。”
/ N$ [: l' p1 q2 {  陈扬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8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2 C# z& ]! [+ O" ~: w& u
  赵晓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说道:“夏队长,我还没说你呢。前两次陈扬分别迟到四十分钟和一个小时,为什么你都没有记录?我看你这个队长是不想干了吧?”9 b' y0 f; l; C! [; \5 D
  老夏虽然也是小领导,但他已经五十来岁,找这份工作不容易。而赵晓蕾是总裁林清雪面前的红人。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赵晓蕾,只能呐呐着闭嘴。最后无奈的看了眼陈扬,表示爱莫能助。4 ?0 @: n* J1 w* [. D
  陈扬无语的说道:“赵主管,您说您一营销部门的主管。您跑我们这来管我们的考勤,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领导们不当回事嘛。”
% B# T3 k' @% i  赵晓蕾冷声说道:“你是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 M# t) ?! b$ O. |6 Z  陈扬叹息一句,说道:“哎,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2 r2 G8 y/ ]* i) t
  赵晓蕾不由气得脸色煞白,这狗日的小保安,太胆大包天了。居然敢这样无视自己的威严,赵晓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事部。”
$ J0 Y' ?8 }% h  p5 F& z' n  她说完就出了去。
  ]' [' B- w, g' T2 T4 e  刚一出休息室,后面就传来陈扬的声音。
4 b5 D8 y* x/ D! Z# N1 X4 Y& P/ f# N  “等等!”3 V3 m3 P3 u9 w6 k. a" M" N; \
  赵晓蕾心中冷笑,她停下了脚步。她暗道:“混蛋,终于知道害怕了吧,要求饶了吧?哼,不管你怎么求饶,老娘都不会放过你。”
! F  E4 U1 }) J3 }( N/ z  她回过头来看向陈扬,她很想看到陈扬服软的表情。7 r9 [4 I, O1 i3 ]" C3 n
  没想到陈扬玩味的说道:“赵主管,你扣崩开了。”7 O# Y( a  i1 k0 [/ o& b
  赵晓蕾立刻下意识的低头。; B0 |$ G; A/ j  A, o: T
  她这黑色的裙子有一颗胸扣,本来扣的很紧。这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崩开了,立刻……
4 g# y4 p3 H( ?+ [5 N: e  不得不说,赵晓蕾这娘们虽然很凶,还睚眦必报。但绝对是个有料的女人啊,这都是她的实力啊!
  v& f( I& x- b5 `& X$ C# H3 g  E  赵晓蕾不由啊了一声,脸蛋通红。她忙转过身去,迅速将胸扣扣好。
6 Y, b3 `7 m" m  便也在这时,陈扬慢悠悠的说道:“赵主管,您真要开除了我,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反正我要去外面找个保安的工作也不难。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领导了。”
. ~9 r# I! x5 f- k+ d1 m  赵晓蕾立刻一个咯噔,暗道:“是啊,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饭碗。不行,不能开除他,得慢慢的折磨这个家伙。”& P% Z5 a: ?& c! }) O
  一念及此,赵晓蕾回头狠狠道:“我怎么做,用不着你教。”说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
+ X" c, C0 I+ N  她一下走急了,脚下一扭,又一滑。立刻尖叫一声,便要摔个狗吃屎。' ?6 J4 z4 T7 w
  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这一下摔过去可是有些严重。/ ~+ S) J  E, q& t1 [" y9 p
  便在这时,赵晓蕾只觉眼前身影一闪。% i4 S0 ^; Y2 u& z- ^
  接着自己就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S+ S& m% z3 Y6 z9 a$ U
  这个人当然就是陈杨,此刻,赵晓蕾压在陈杨身上。
$ }  l4 }4 D1 |* _. c  h. [/ {& ~  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9 B) ^+ N9 n8 Y. v
  本来,陈扬是可以直接抓住赵晓蕾的。但选择了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
# h* `- H% a5 M0 d2 m8 T  赵晓蕾不由脸红耳赤。" k7 G/ s: U( y7 Y" A
  陈扬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晓蕾姐,我没事,我不疼。”
5 h( m3 ?* `4 ]8 `$ C  }6 r  这货打蛇随棍上的本色又出来了。% F: y; |' N' H4 O) z) t
  赵晓蕾自然也不好怪陈扬,毕竟人家是帮了自己。9 X, W; p, ]! W# ^6 z' W8 j
  陈扬马上也跟着起来,他身上还有赵晓蕾的香味,这滋味真是让人怀念啊!$ Z6 |. u% [: ?8 }2 _
  赵晓蕾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娘们居然害羞了。( ]# t- ]9 ^. w; N9 I# v; T
  陈扬呵呵一笑。他回头时就看见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老夏嘿嘿一笑,说道:“陈扬,你个小兔崽子,刚才那一下动作真快啊,我们都没看清楚,你就睡在地上了。”
" }! D9 I6 e+ o6 J  一保安小李则玩味的说道:“扬哥,赵晓蕾那对肉球挤压的感觉怎么样?真羡慕你的艳福啊!”3 b9 j8 E5 ?! w) r8 S6 w6 o9 k
  陈扬干咳一声,说道:“背后莫要议论他人是非!”这货是前车之鉴啊,不敢乱说了。' o' ?2 K7 y- u/ c9 ^, ~+ j
  众人那里不懂,马上轰然大笑。
) c9 y7 M# X/ ^3 S  这场风波就此平息。3 @# f. R3 q$ \% Z2 H6 S
  陈扬换上保安服,带了电棍,跟皇军进城似的到处乱晃。美其名曰是四处巡视,及时发现安全隐患。$ t  M: B% M. x5 `
  雅黛公司里,大多部分都是女性。
$ o- h$ c6 ^7 w* t) w  而且,化妆品公司嘛,对于员工着装的要求是漂亮。所以陈扬的大部分精力是发现美女,环肥燕瘦,美不胜收啊!$ x: d& W5 l2 L4 f. J2 w- {; w; y
  一路过去,跟看没剪过的武媚娘传奇似的,波涛汹涌。
& |% f/ q& q/ W% u0 ?  在国外过了多年的腥风血雨日子。神经一直是紧绷的。$ s* N0 y5 I6 \1 Y( A, U+ n
  回来之后,陈扬觉得这样平静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喜欢的。可以自由在在,无拘无束。
9 m8 V, x8 M  Q" G: Z  x/ z  下午的时候,陈扬正在休息室里午休。
. l: c' K. ~% M0 S. o( [8 t( I6 ^  突然,手机响了。
) t! w9 A/ t+ T- b5 A0 X  陈扬接过,是老夏打来的。老夏声音严肃,说道:“陈扬,快到总裁办公室来。”
0 v7 `8 a- G2 ?9 p1 r- N  陈扬心里一个咯噔,难道林清雪出事了?/ y! C2 M9 k% b  o0 B. X3 r! A5 V# p
  林清雪就是林南的妹妹。1 U: Z. L  R5 h. p3 `
  陈扬来不及拿电棍,迅速出了休息室,朝总裁办公室奔去。
: d. ^: @; o& n$ ~6 `  总裁办公室在四楼,此刻,办公室前,老夏一群人都在外面待着。. \/ H3 t! x5 z5 q' S' H, K
  赵晓蕾也在,她一脸凝重。
4 @7 O6 }( S/ e4 z# b( I  “怎么了?什么情况?”陈扬冲赵晓蕾问道。" X" t- O, ~+ w( A4 ~4 e
  赵晓蕾见了陈扬,仿佛见到了主心骨。因为老夏根本没什么主见。; }. ~2 {' u' N0 D/ @
  赵晓蕾压低声音说道:“庆安集团的齐娇娇带了手下猛将独眼来跟林总谈生意,我怕里面出什么意外,所以叫大家来防备着点。万一里面有情况,大家就立刻冲进去。”, ~' Q- M1 _5 n
  陈扬恍然大悟,他说道:“林总一个人跟他们谈?”
" h( h+ o. O# c  赵晓蕾说道:“里面还有商务部的唐青青部长和林总一起。”3 v7 }9 F# F, q3 z
  陈扬思索一瞬,他冲赵晓蕾说道:“你让大家都忙自己的去,我进去陪着林总。”他说完就直接敲门。' A. @( _5 ?5 ?: g$ T% f
  赵晓蕾不由无语,这家伙怎么这么冒失。4 P# D- u) c5 M# o0 Z, P7 f. R
  里面传来林清雪的声音,说道:“谁?”
2 b' K- r! y3 ^; F( _! T  陈扬马上说道:“林总,我是保安部的陈扬,赵主管吩咐我来,说是您谈生意,身边得有个使唤的人。”: K) z! N9 O1 t" j- S
  赵晓蕾见状也就忙附和道:“是啊,林总。”
, k7 M% F& R8 u; b: Y  办公室里的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这齐娇娇和独眼太嚣张跋扈了。两个女人的气场被压迫得很弱,这时候来个男人也好。" C; u" s, b* ?1 [
  当下,林清雪说道:“好,进来吧。”5 g% z! r$ \* D. T1 h
  陈扬当下就推门而入,随后也就关上了门。
- U; `* H0 y! J) ~+ M$ ~  办公室宽敞明亮,林清雪和齐娇娇相对而坐。唐青青坐在林清雪的身边,那独眼却是冷冷的站在齐娇娇的身后。+ L$ L6 |6 `3 v: S8 H5 A
  齐娇娇长的妖媚至极,浓妆艳抹。她冷冷的说道:“林总,我还是那句话。这家雅黛公司,包括你新研究的一号香水秘方,全部都卖给我。我出给你八千万的价格,八千万,也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了。”
4 G" R5 l8 H4 d' c0 t3 r  林清雪还没说话,唐青青已经气得饱满剧烈起伏,她气愤的说道:“齐总,我们雅黛公司每年产生的利润就有一千五百万。总价值已经接近1.5亿。而且,这次我们林总研究的一号香水更是无价之宝,一旦推出,我们的业绩翻倍都不是不可能。你居然要八千万买下,也欺人太甚了。”
' H& A$ L1 o$ y% x. O0 h  那独眼是个光头的男子,他身上有种彪悍的杀气。这个独眼,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的名声在滨海市是响当当的,独眼开了个黑水保安公司,他手下的保安个个骁勇。而独眼则是保安之王。
/ d5 _9 K, B, l/ P& B  独眼看向唐青青,他淡淡一笑,说道:“唐小姐,我们齐总和林总谈话,你还是不要插嘴的好。你这么年轻,如果出点什么意外,我会感到很可惜。”
3 c2 |# p' Q/ M! p8 _  唐青青顿时脸色煞白,她那里听不出独眼话语里威胁的意味。; y) R; e" G2 Z) O0 ~/ q
  独眼又看向林清雪,说道:“林总,咱们华夏有句成语,叫做见好就收。滨海市龙盘虎踞,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一个弱女子,还是要懂得顺势而为才好,否则最后难免人财两失。当然,林总,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只是好意的提醒。”; Z, ?; f7 }( {8 I
  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林清雪一向冰冷沉稳,但她终究是女孩子。这时候不禁害怕起来。0 _* F$ k. m- U, ^% L" Q$ G4 O
  但很快,林清雪深吸一口气,说道:“很抱歉,雅黛公司是我所有的心血。不管你们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我相信,华夏是一个法制社会,没有人能乱来。”8 f# p3 n& Z) I% b1 I$ {& f
  齐娇娇哈哈一笑,说道:“林总,你还真是个小女孩啊,童话梦没有醒,还不知道这个现实的残酷。”: j) R; r9 y) i" a2 `2 g
  “你们请吧。”林清雪实在是受够了,冷冷说道。4 R- b8 q& U# G  I
  齐娇娇说道:“林清雪,你最好还是好好的想一想。”4 F) F7 V% d9 T
  “我不用想了。”林清雪强硬无比的说道。
4 N( d& k% C. d) Y$ r( z/ z  x2 \  齐娇娇正欲说话,陈扬先说了,道:“我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我们林总已经让你们离开了,怎么还赖着不走了。”& I- Q8 i0 o- j6 P! d* \. F3 A
  这句话一说出来,现场立刻变得落针可闻。# _/ `7 G2 D) U6 E5 o& E) L
  林清雪与唐青青嘴巴张成了o型,擦,这个小保安也太吊了吧,居然敢这么跟齐娇娇和独眼说话。
0 v5 k" N% z- C4 ~8 H- ~  而齐娇娇与独眼也是呆了一呆,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 p) v* b8 [7 L* g. R) O0 ^* I. a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8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回过神后,齐娇娇与独眼勃然大怒。9 F+ Q( J) }5 }2 p; P
  无论是齐娇娇与独眼都是滨海市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能容忍一个小保安的侮辱。
6 ~6 R$ n3 f* p+ w' `6 M) z1 z  齐娇娇眼中露出寒意,她站起身面对陈扬,却是对独眼说道:“独眼大哥,看来你要教教这个小贱种怎么做人了。”
/ `) ^4 X" ?: E2 b& U' _, u  独眼冷冷看向陈扬,说道:“很好,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当面辱骂我的人。”3 k+ V& @( K$ b* g! d; ]6 H3 X$ `
  陈扬摸了摸鼻子,忽然嘻嘻一笑,说道:“看起来你很牛啊,我年纪轻,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特么倒是打我啊!”* U# F% H/ i! }
  “找死!”独眼眼中崩出寒意,脚下一动,那坚硬光滑的瓷砖忽然龟裂开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