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绿色风暴

绿色风暴

A城,近日来沸腾了。多家媒体同时报导,着名的影视大明星高临风被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而送给他这样一份大礼的,正是他的同学,同样也是大明星的成小枪。! V. v% Y6 c1 Y" U
  说起这两位,在A城那是家喻户晓,都年少英俊,是无数少女的偶像。不同的是,高临风早早的结了婚,娶的是以玉女形象而风靡全城的大明星张梦芝,而成小枪则至今未婚。# |. e6 R6 j8 t
  高临风与张梦芝的结合,击碎了多少少男少女心中的梦想,但是无人能够否认,他们的结合绝对是金童玉女的写照。
% k9 j7 {$ O  k: ?& z5 c  绿帽事件一朝曝光,A城马上便被淹没在口水的海洋中,随之而来的,是一场绿色的风暴,即将席卷全城……
* j' H2 d& Q5 C  
& F3 |" t) T5 J( T" }! b   
, h! E0 {7 b2 F* J. V4 p        「卡嚓,卡嚓……」闪光灯闪个不停,连阳光似乎也失去了光彩。, t; F% ~1 s! c) f
  「我们依然是朋友。」说这句话的是成小枪。
- Q! ]4 z* w* C  当绿帽事件曝光以后,成小枪在媒体面前表现得极度失落与懊悔,在采访的最后,他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 c: m* O4 [" V' I  成小枪确实是很懊悔,他懊悔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小心,会让媒体知道他与张梦芝的奸情,还带出了更多他与之有染的人。1 h4 i  ?( X1 \5 u; |. R8 D' l
  「这有什么啊?大家不都这样么?」他极度沮丧,暗暗地想:「唉!我也真是太倒楣了。要让我知道是谁泄露的消息,我一定要杀了他!」采访结束后,成小枪回到他海边的私人别墅,冷冷清清的屋子里一点生气都没有。自从风波一起,便没有人敢再到他家里来了,从前他这里可是从来没有缺少过女人啊!( b8 B0 l  d5 {1 {9 p7 s& w5 g1 x, |
  他郁闷极了,虽然他的女友在公开的场合都明确表示不会离开他,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但是谁知道呢?如果他真的就这样倒下来了,天知道女友会不会真的留在他身边,至少,她现在就不在。加勒比海的阳光一定很灿烂,女友应该正在阳光下享受自然的海风吧!说不定现在已经有男人在大献殷勤,给她搽着防晒油了。
0 t' A4 w4 w4 U8 \) Q& x  他不愿再想下去了,出去兜兜风也许心情会好一点。换了件衣服,戴上大眼框的墨镜,来到车库。里面停着好几辆名贵的跑车,他走过去打开一辆普通大众车的车门,钻了进去。自从出事以后,他就买了这辆车,为的是不引人注目,否则,被狗仔队跟上可是有够烦人的。
8 i: I# O+ ^) ?1 H9 E/ w5 E  车子开在平坦的路上,风从车窗吹进来,舒服极了。: e. g$ [+ I% Q! A5 e/ J  }& N
  「该去哪儿呢?」他有点茫然,「管他的,开到哪儿是哪儿。」他懒得再费神了。
& P2 ~  }3 G3 k/ q' j0 L  「吱……」车子刹住了。
7 Y% H+ P) `+ l9 f7 o6 H+ N" @  「怎么开到这儿来了?」看着那道白色的大铁门,他苦笑了一下。这里是高临风的家,他曾经是这里的常客,出事以后也有些日子没来了。
( l1 c6 m9 Q, _$ P" T0 ]% [  「是进去?还是离开?」他看了看周围,还好,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一路上自己也没有发现被人跟踪。
* M3 s5 F$ O! z  大铁门打开了,他把车子开进去。一条小路在如茵的草地间蜿蜒向前,草地上种满了各种树木花卉。以前他来这里,可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花花草草。
5 w9 E; }6 n2 v; U% J  高临风站在别墅屋子门口,看见成小枪后笑了一下。成小枪有点分不清那是真的在笑还是苦笑。他自己可笑不出来。
2 M0 v3 [3 t- M" O' |/ {  跟着高临风走进屋子,宽阔的大厅里,高临风的父亲高泽贤正坐在沙发上,臂弯里搂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少女的头靠在高泽贤的肩膀上,看那模样还颇为标致。5 H9 X" z( E& m; w2 O2 V' {
  高泽贤推开少女,站起来哈哈大笑着说:「小枪,你可好久没来了啊!」成小枪尴尬地笑了一下,说:「伯父,我哪儿还敢来啊!」高泽贤举起大手一挥,大声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就像一阵风,刚开始的时候劲头怪猛的,等过一阵儿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成小枪苦笑着说:「但愿如此了。」高泽贤走到成小枪身前,放低了语气说:「这个事我有经验,重要的是顶过开头的一阵儿。目前尽量低调一点,等大家议论完了,兴趣过了,也就没人再记得你那回事了。」成小枪点点头,旁边高临风说道:「小枪,我们上楼去吧!」高泽贤忙道:
. {" I2 _" F) q+ f% z  「对对对,你们上楼谈去。我也有点事,正好要出去,你们好好谈谈。小枪,你在这里不要走,等我办完事回来我们一起吃饭。」高临风领着成小枪走上楼梯,经过二楼的时候,主房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走了出来。- a. c) w! F* m: W8 I3 L7 ?7 |
  成小枪看见那女人,正是高临风的母亲李碧娜,忙叫了一声:「伯母。」李碧娜看见成小枪,走过来拉住他的手,笑着说道:「是小枪来了啊!怎么不早通知一声,我好准备准备啊!」成小枪歪了歪嘴角,说道:「我也是临时想来的,伯母不用麻烦了。」李碧娜看成小枪情绪不高,拉起他的手,紧紧地握住,说道:
4 Z3 U% `; b- [  V0 d  「小枪啊,出了这种事谁也不好过啊!媒体都追着打,我们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 k) A2 a9 w) e9 S' S+ F  b  在媒体面前,我们说了一些你的坏话,那也是形势逼迫,不得已啊!你可千万别当真,别往心里去啊!「成小枪点点头,看着那双充满风情的眼睛。李碧娜年轻时曾主演过三级片,容貌身材都是没话说的,虽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平时保养得好,看起来还只四十来岁,年青时的容貌并没有因岁月流逝而产生太大的衰减,反而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 o2 |$ ^& V3 T2 m
  成小枪心里跳了一下,不由握紧了李碧娜的手说道:「看伯母说的。在媒体面前说的话我怎么会当真呢?只不过这阵子媒体逼得我太紧,气都喘不过来了。
9 q3 w. b* B( `7 q# p; k; Q9 t$ U  好不容易有个空闲,我这不就来了嘛!「李碧娜满意地点了点头,对高临风说:」你们先上楼去吧,小枪也好久没见梦芝了,你们几个好好的玩一会,让小枪散散心。等会下来我们一起吃晚饭。「高临风答应一声,拉着成小枪上了三楼。
: p+ L6 O& Z$ k: D: t  推开卧房的门,高临风喊道:「梦芝,小枪来了。」成小枪跟在他后面走进房间,只见高临风的妻子阮梦芝正斜躺在床上,一本杂志盖在脸上,应该是睡着了。3 U. c( u# f' ]8 [; Q) i) ]
  阮梦芝嫁给高临风之前是A城最红的女明星之一,出道以来一直以玉女形象示人,追逐者无数。后来,阮梦芝嫁入高家,便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甘当贤妻良母。这让很多人都押了一大口乾醋,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成小枪。
6 G& L6 J6 B5 G" q' H) \6 o5 J! `, s  成小枪看着高临风走到床边,推了推妻子,拿开她脸上的杂志,低头轻声叫道:「梦芝,醒醒,小枪来了。」阮梦芝从朦胧中醒来,感觉身子还软绵绵的,睁眼看见面前的老公,还有站在床尾的成小枪。她「啊」了一声,撑着身子坐起来,微微一笑,对着成小枪说道:「什么时候来的?我睡着了,怎么不早叫醒我?」成小枪说道:「哦,我刚来,吵醒你了。」高临风在旁边说道:「小枪心情不太好,梦芝,你陪小枪说说话,我去煮咖啡。」说完,他对成小枪笑了一下,转身出去了。0 y. q6 p" T0 i; v
  看着高临风走出房间并关上了房门,成小枪走到阮梦芝身边坐下,阮梦芝身子一斜,靠到了成小枪怀里。成小枪搂住她娇软的身子,低声说道:「梦芝,不好意思,闹出这样的事。」阮梦芝撇了撇嘴,说道:「没什么,反正我现在也不演戏了,随便别人怎么说。」成小枪问道:「你公公婆婆没为难你吧?」阮梦芝一笑:「你别看他们在外面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其实他们心里怕的是我从此掉了身价。前几次你给他们的消息,让他们赚了一大笔,他们现在最怕的是你从此不来了。」「那临风有没有说什么?」「他能说什么?那些流出去的照片有一些还是他拍的呢!」成小枪点了点头,望着怀里的美女,多日的郁闷总算是消散了一些。
7 ^* y- x  a( N* v1 P2 a  「男人嘛,总是要面子的,这种事情被传了出去谁都会不高兴的。过了这阵风也就好了。」阮梦芝见成小枪神色郁悒便安慰他说:「别想那么多了,来,我给你按摩。」成小枪按住了准备起身的阮梦芝,「嘿嘿」地坏笑起来:「我不要你按摩,我来给你按摩。」说完,双手抓住她的乳房使劲揉捏起来。! a$ U5 }$ [" r3 T. ]
  阮梦芝遭逢突袭,「啊」的叫了一声,跟着「咯咯」的笑起来,一边假意推着成小枪的手,一边在他怀里扭动着。
$ X0 u2 j6 a( u' H' E% {+ c  成小枪把她抱起来,猛地抛在床上,纵身一跃,一下压在她的身上。阮梦芝大叫一声,随即便被封住了嘴。; T. |( @  _. \8 a
  积蓄已久的郁闷与激情一下爆发出来,成小枪贪婪地吸吮着阮梦芝的香舌,手伸进她薄薄的睡衣里面,抓住乳房用力地揉搓。
# V8 c$ x0 e. D- ?$ j8 `: G  不需要额外的刺激,成小枪感觉下身涨得生痛,硬挺的鸡巴似乎要刺破裤子冲出来。多年的经验使他明白,现在需要冷静,否则热情难以持久。他没有解放自己的鸡巴,而是隔着裤子顶住阮梦芝两腿间的嫩肉一下一下慢慢地挺动起来。4 ^- a- L; k  x! p6 E3 i  M
  他了解阮梦芝,只要一点点的刺激,她就能爆发极度的热情,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给她一点挑逗,但又吊着她的胃口,他知道接下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享受。. `) h( `7 t% ?+ I; d* e
  果然,不大一会,阮梦芝把舌头收回来,张开嘴,开始大口地喘气。
% J/ Y; g8 l& x  B3 E  「啊,你这个坏蛋,顶得人家难受死了,」阮梦芝有些急不可耐地抓住成小枪的裤裆:「这么硬了,还不快拿出来!」成小枪「嘿嘿」笑着,在她耳边问道:' W9 f+ _+ j" E. D0 f( i
  「拿什么出来啊?」阮梦芝媚眼如丝,瞟了成小枪一眼,娇嗔道:「你明知故问,坏死了!」成小枪加大了揉捏乳房的力度,鸡巴又故意使劲顶了几下,然后就把身体挪开了。阮梦芝本来就吊着胃口,这一下连丁点慰藉都没有了,急得抱住成小枪的后颈,皱起眉头说道:「你个大色狼,就想引诱人家说下流话。」成小枪望着她焦急的秀脸,感到一丝的满足:「嘿嘿,我就想听听我们的大明星美女说下流话,那样才刺激嘛!」阮梦芝脸红红的,胸口一起一伏,喘着粗气说道:* P; d4 Z( y# F
  「大淫棍,就知道欺负人家,也不管人家难受。再不给我就把你的骚鸡巴切掉去,反正也没用。」成小枪听见阮梦芝说出「鸡巴」二字,得意地笑起来。听这样的美女明星说淫话本身就很刺激,现在他还想要更多这样的享受。5 `- V7 m- x/ C% D) g( g
  他拉开裤子拉链,硬梆梆的鸡巴一下弹了出来。阮梦芝一把抓住,只觉手心里滚烫滚烫的。握着那根无比熟悉的鸡巴,她心跳得更快了。想像着即将刺进自己身体,在自己体内冲击翻搅的快感,不由双腿一紧,一大股淫水冒了出来,小小的内裤立刻湿了一大片。: c( t( O1 H# l3 U  g
  呻吟了一声,见成小枪没有进一步行动的意思,阮梦芝知道他在等待什么,都是老对手了,当然了解对方的每一个需求。
0 M* ^" l) D- B+ }  阮梦芝微眯着眼,朦胧地望着成小枪,腻声说道:「来嘛,小骚屄痒死了,快把大鸡巴戳进来。」成小枪「嘿嘿」一笑,几把脱掉裤子,鸡巴彻底解放了出来。他扒掉阮梦芝湿湿的内裤,分开她修长白滑的双腿,鸡巴终於顶在了潮水泛滥的洞口,龟头在阴唇上来回磨动,感受着湿儒温暖的挑逗。
" Z, A, M' v/ h0 F7 p  阮梦芝呻吟着,一边挺动着雪白的肥臀迎合着鸡巴,想要吞没它。她要把那根害死人的东西紧紧地夹在体内,用自己身体里最娇嫩、最炽热,也是最敏感的嫩肉去包围它、挤榨它;让它在自己体内四处冲撞,就像牢笼里的困兽冲撞铁笼一样;她要用自己熊熊的欲火去烘烤它、焚烧它,让它在自己里面昂然地哭泣,在岩浆一样的洞穴里奋然流泪,最后绝望地喷射。
" D6 H$ M& F1 d6 t/ ^. A3 h) v  然而,除了磨,还是磨,好几次她几乎吞下它了,但它却总是恼人地滑开。; `9 B3 o* |7 [5 s  u
  「戳进来,快!操我,用大鸡巴操我,操我的小骚屄,小骚屄要死掉了……」阮梦芝放弃了矜持,几乎是大叫起来,声音都有些变形了。1 x+ U( u* P) v. f" C, k8 X5 q7 x
  成小枪满意地看着身下不停扭动的肉体,於是深吸一口气,屁股往前一推,「滋~~」粗大的鸡巴滑入深深的阴道。听着美女发出满足的呻吟,成小枪开始抽动起来。
. k4 J5 U- P# Y* c+ ]  「噗嗤,唧咕」的声音随即响起,潮湿火热的阴道立刻开始收缩,裹夹着侵入的敌人,倍感酥麻的嫩肉奋不顾身地缠绕上去,作出殊死的搏斗。- U* n, c/ D! ]% W! f
  成小枪感到了阴道里的热烈欢迎,鸡巴被包裹地紧密无间,极度的舒爽令他牙关一咬,猛吸了一口凉气。
& I: r# h% q( }3 n3 Z- h  「你个小骚货,夹得老子真紧,老子操死你!操死你个小骚屄……」成小枪忘情地喊起来,鸡巴涨得更大了,抽插得也更猛烈,龟头狠狠地戳进阴道深处,顶着洞穴尽头的肉疙瘩拼命地研磨。
- w0 @/ {! ^: ?; }6 c  阮梦芝的双腿搭在成小枪的臂弯里,被高高地往上扳起,白腻的肥臀向前送出,把整个骚屄挺出来,迎接着一波又一波的猛烈冲击。硬得像铁一样的阴茎在阴道里狂抽乱插,刺激得阴道四壁不停地分泌淫液,大量的淫水被冲刷出体外,飞溅到身上、床上。
; y* P/ ]$ C1 z5 {: g! r4 k3 m  「啊……爽死了!大鸡巴插得好猛,小屄受不了了……」随着一阵频率极快的抽插,当龟头又一次冲进子宫的时候,阮梦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后背高高拱起,阴道开始了剧烈的抽搐。/ b& y9 t( v$ T. M0 M1 Y) N
  成小枪咬着牙,紧绷屁股的肌肉,把鸡巴死死地抵在阮梦芝的子宫深处,一动也不动。
7 y: T4 g/ e9 V$ t+ h( C  片刻过后,阮梦芝恢复了神智,身子落了下来,阴道也放松了。
2 s' K" `2 V5 Y$ w  看着被自己送上高潮的美女,成小枪感到多日的郁闷与烦躁似乎一扫而空,他缓缓地耸动两下,笑着问道:「怎么样,小骚货,舒服了没有?」阮梦芝「嗯」了一声,潮红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爽死我了!你操得我真舒服。」「是我操得爽,还是你老公操得爽?」「坏死了,这样问人家。」「你不说我,就把鸡巴拔出来不操你了。」成小枪喜欢在这个时候用一些敏感的话题刺激女人,看着女人一边在高潮的余韵中回味沉迷,一边又因羞耻而作出扭捏娇柔之态,他总是有一种极大的征服快感。) H# H* `. p$ c& x3 n% F
  阮梦芝当然知道他这个嗜好,故意作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身子还扭动了几下,然后望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你操得爽。」成小枪坏笑了几声,伏到她耳边低声说:「那是我操得爽,还是你公公操得爽?」阮梦芝娇嗔一声,在他身上捶打了几下:「你坏死了,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成小枪继续说道:「你公公可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一定操得你爽死了。」阮梦芝粉脸羞得通红,爹声说道:「人家哪有那么淫荡,和自己公公通奸,那不是乱伦了?再说就不和你来了。」「嘿嘿,还说没操,一听说和公公操屄,你下面水都流出来了。」成小枪说着还故意把鸡巴搅动了几下。
0 X) n" E, N6 L, H  阮梦芝双臂抱住了成小枪的脖子,双腿也盘到了他的腰上,肥臀不住向上挺动,嘴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别说了,我的水都是你操出来的,我要和你操,我的屄就是给你操的。快来操我的小骚屄吧,我还要再来一次高潮。」成小枪感到她的屄肉又开始火热蠕动,笑了几下便耸动屁股抽插起来。因刚才的停顿而稍有松弛的鸡巴又涨大硬挺,硕大的龟头在阴道内刮着淫荡的嫩肉,刺激得淫水汩汩流出。2 u' O0 m2 s$ s, n% e
  阮梦芝缠在成小枪的身上,她期待着第二次高潮。刚才成小枪的问题使她兴奋,虽然她不承认和自己公公通奸,但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在公公身下有过多少次高潮。公公高泽贤虽然年纪大了,但确实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每次都把自己操得死去活来。
1 p- B3 P  x- i) D) z' N) }% A  矜持被抛到了天边,欲望才是这一刻的主旋律。她开始疯狂地迎合插在自己体内的淫根,敏感的肉体因放荡而更加火热,雪白的肥臀几乎是举在空中,任凭粗大的鸡巴冲撞抽插,淫水顺着屁股纷纷洒下,淋湿了身下洁白的床单。
& M" s# E  y; _; ?  放浪的叫声、淫糜的肉击声,混杂在一起汇成欲望的欢歌飘飞起来,透过微开的房门飘到房外。门外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手里端着的咖啡腾腾地冒着热气。
  G7 e& \6 Y& x6 U  听着屋里的淫声浪叫依然热烈,看到插在闪着淫光的阴道中的鸡巴依然硬挺如铁,高临风缓缓地关上房门,转身离开了。
4 u  F+ y: X. H' L4 R, q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