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迷奸空姐

迷奸空姐

我感觉身上很不舒服,全身都湿漉漉的,冷冰冰的,几乎想要大哭一场,想要疯狂的大喊大叫。/ ~% ~$ N1 i* _
  这一刻,我身边是阳光沙滩、鸟语花香,天空湛蓝的如同洗过一样,比夏威夷还夏威夷,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一丝不挂、身材绝佳的女人。
! ^: `, x9 V  J0 p  这个小岛景色非常的美,岛上的人也美。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3 j! r* Q$ R3 z3 e1 T0 z4 j
  因为,我他妈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到现在我都感到难以置信,我们坐的飞机居然出了事,落到了海里!$ H) V, M8 h+ T& B( E1 t2 R) a
  我亲眼看到几个和我要好的兄弟被海浪冲走了,多半是死了,而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无人的荒岛上,前途未卜!
$ Z9 @4 L; ~  h  不过,我躺了一会儿,就知道现在继续这样难过,也没有什么卵用,赶紧就爬了起来,跨过几块海岩,朝着不远处那个美女走了过去。
0 F* e1 Q/ n0 J  那美女看来也是被海浪冲到这里来的,她背面朝上,趴在沙滩上,衣服几乎都被海浪冲走了,此刻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我的眼前。; E7 b- W& \. s! S) _6 K
  这女人的身材,真的超级棒,光滑洁白的脊背,挺翘的小屁股,我站在她后面一看,全都一览无余。
6 n, {' {$ D/ j  这实在是太让人喷鼻血了,不过我心底也只是微微有些发热而已,因为我还不确定她是不是活的呢,要是个死的,那可就太煞风景了。) j' i7 r+ h& [
  我赶紧摸了摸她的脖子。2 @' q6 B8 M+ d  L/ F
  滑滑,软软的,很舒服……6 n; [  @2 ^5 O2 t6 b' ~% \% ~2 Q
  额,有脉搏,她还活着。; V0 p2 B  A  N! Q+ e1 j
  这让我心底松了一口气,赶紧把她翻了过来,一看她的脸,我就吃了一惊,这不是飞机上的那个美女空姐吗?
" S  _- c5 q% k! l% j* `) w$ l: s  这空姐先前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她的小脸蛋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又高挑性感,嗓音也特别动听,好像黄鹂鸟一样,随便一句话就撩的人心里痒痒的。2 Q6 @( t8 m; t" s; X- v, D1 A
  这绝对是一个女神级的妞。
. k  W9 Q% `. w: u! @$ i. O1 R  我赶紧把手放到她的胸口,用力的摁了起来,很快她吐了几口水,可是依旧没有醒来。
/ S' G: K  e( T  我以前也学过一些救生的知识,知道她既然吐出了几口水来,这就说明是有救得,接下来就是人工呼吸了。
) ]  k9 Y" {9 [$ j9 Q  看着美女空姐那性感的玉唇,闻着她身上隐隐传过来的清香味,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8 f5 C6 [% @* T  为了救活她,我也是豁出去了,赶紧把脸凑了过去,准备给她柔嫩的红唇来一个亲密接触。0 g+ ~( `8 `  G5 I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刚把脸凑过去,那美女空姐忽然就醒了,一双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呆愣楞的盯着我。8 }# M. F) s; f$ \7 z/ \# o8 Y* a
  我有些尴尬,刚刚想说话,“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抽到了我的脸上。6 K8 F6 T% B8 Y9 [! a, a
  这一耳光打的我脑子有些懵逼,我捂着脸后退了几步,有些愤怒的说到,“你干嘛打我?”/ G5 ^- V0 ?- y$ g
  “臭流氓!不要脸!”
  v( f6 _! f  L- L: y! C  \! j  美女空姐带着哭腔喊道,她非常嫌弃和厌恶的看着我,“先前在飞机上,就觉得你是个猥琐男,一双贼眼到处乱瞟,穿的又穷酸,恶心的不行,现在看来,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趁我晕过去的时候非礼我!”
$ X# }/ o( S, H  U2 P9 {  玛德,听了这女人的话,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c" S' p0 P4 Y( @
  刚刚在飞机上的时候,这女人全程面带微笑,那叫一个灿烂,跟我说话的时候,声音甜的不行不行的,没想到她心底居然这样鄙视我,瞧不起我,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1 l  c2 I6 y1 e4 o+ a& E( A
  还有,什么叫我非礼她?3 z! L5 t7 B; Q8 f  S3 Y
  “老子是好心好意在救你!不然你早死了!”3 d' a( f9 @7 M; }; j' Y
  我阴沉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L$ n$ Q# n3 B+ o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已经感觉到从海上吹来的风,变得有些冷了,这里的晚上只怕不是那么好过的。& ~! }9 c& I; `& e8 q) ]. [% w: E
  我得想过办法生一点火来。- ]& E  B4 }& `  _$ s, }5 M: ^+ ?
  我在衣服裤子的包里面摸了一下,惊喜的发现自己所带的打火机,居然还能用。这个打火机是Zippo的,品质很不错,还是我前女友送给我的。3 U+ h0 Y; I- g9 h& W/ n5 b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活下来?5 ^4 _" g, c8 m. C8 n- V& d
  想到她,我眼神就有些暗淡。0 _- X2 F+ I( }  ^
  我的前女友叫小柔,已经分手两年了。非常巧的是,这一次她也在这一架飞机上,不过我看到她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因为她身边还有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乃是她的现任男友。
) g; U: j$ d. F: b  我和小柔是在学校里面认识的,同一届,同专业。两年前大学毕业了,小柔去了一家外企上班,没多久居然就当了主任,我还以为她能力超群呢,后来却被我逮着她和那个秃顶男人车震。) n3 X# [: W4 E6 j4 C
  后来我听朋友说,这秃顶男人家里面很有些背景,他老爸以前是市长,有个叔叔也是什么大老板,身价十几个亿。
' z0 @' t) h+ I7 ?& N0 ^: @  而我呢,只是个农村出来的穷学生。能够到市里面读书,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已经是我们村最光宗耀祖的人了。
1 l. m, ~* S  F8 p9 x. d/ X  小柔当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2 _, e& T* c5 ^  她却还哭着说和那人只是逢场作戏,只是为了工作,真正爱的人是我,泪流满面的求我原谅她。
- W7 @7 z. Q' ]2 ]1 |! v  老子原谅个球!+ f8 O$ F" h: U; n4 {  I. b
  我实在无法忍受头顶一片青青草原,很快就和她分手了。
4 g, C. F( F& x: l  分手后第二次见面,没想到居然就是那出事的飞机上。那秃顶男人也认识我,刚刚在飞机上,还老是用满是嘲弄的眼神盯着我,言谈举止也总离不开炫富两个字,还阴阳怪气的说什么两年不见了,有些人怎么还是一副穷酸样。/ \6 h6 p7 \7 ~8 c! Z& M- W: M: i
  我去你妈的,让你个狗东西炫富,现在飞机出事了,你再多钱,有鸟用?还有,用我干过了的女人,就让你那么开心?/ L! l4 J+ L3 \% p2 z9 P4 O
  希望这狗屎男已经喂鱼了……
  U; e: J5 P& e. h( w: C7 ?  我心底恶狠狠的想到。' t7 h6 c$ i6 u5 M
  摇了摇头,我赶紧将这些事情抛在了脑后,我在沙滩上找到了一些木板,估计是从飞机上冲到这里来的。
# v  P% g3 ]* }) p' N9 h$ [( H  d  我在靠着一块半人高的海岩,在旁边点了一堆篝火,感受着火苗的跳动和热度,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暖意,十分舒服。; B- v8 ~2 Q' e' E- u1 X, O
  我赶紧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拿在火上烤了起来。
' u' u# k5 F/ t/ O/ V5 m0 ~- w  正烤的开心呢,身后的海岩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将头探出去一看,却见那美女空姐,正一瘸一拐的朝着我这边走过来呢。6 x' A8 V6 ?& _( {2 S3 [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破布,把小屁股给包住了,但是上半身没办法,只有用手挡着。
$ H. Y5 N( U" K- H" ^- B+ n  “把你的衣服给我穿,我……”
3 C+ h4 t5 ~3 p2 S( i4 k  美女空姐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我说道。
% s; w6 I  w; P& G' G2 e  我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这女人是咋回事?居然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来,眼看天就要黑了,这么冷,我把衣服给你穿?
% F# f- j! Y: f( C$ }' Y+ O  我离都没理她,脑袋一缩,就重新退回了海岩下面。7 P9 \* l8 M) z9 n' u
  过了一会儿,低低的啜泣声就传了过来,我探出脑袋一看,这女人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在那边哭的梨花带雨,伤心极了。
: \7 U9 A# {' m" p  见我探出头来,她结结巴巴的喊道,“刚刚……刚刚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我……”7 w" P) R5 ]* [5 ^1 G8 D8 |
  我最受不了女人哭,看她这样子心底忍不住一软,就走过去想要扶她起来。
9 |) p0 _2 X* u( G  不过,我一走出去,小空姐脸瞬间就红了,指着我尖叫了起来。2 @- O4 y! u& R% b% [1 F( X
  “臭流氓,死色狼!”& z. v* p* b# [; G* x
  美女空姐转过头去,大骂我,羞的连晶莹的小耳朵都红透了。- O! {: t8 A/ d5 T6 e, o
  我看她这样子,不由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把衣服都给脱去烤火去了,刚刚一时走神,就直接走出来了。
' y+ `& x" y+ C- g  尴尬的笑了笑,我赶紧回去把内裤穿上,这才重新出来,又把我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搀着这小妞的胳膊,把她朝着篝火边扶过去。
! u- y4 {9 o! _. z( \+ D  这小妞过来的时候,扭伤了一只脚,走路不太稳,而且也非常累的样子,我一扶着她,她整个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朝着我靠了过来,一股清香味顿时扑面而来,她那对破涛汹涌的大家伙更是靠在了我的手臂上,软软的、滑滑的,让我当场就有了反应。' F  J1 k6 @1 U; C! M
  好在这路途不是很长,虽然我只穿了个内裤,她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不然只怕我又要被骂是大色狼了。  t4 Z) v! r" K3 G+ X5 j
  靠着海岩,坐在篝火边上,这小妞精神显然恢复了不少,她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很是职业的温柔微笑,“刚刚对不起,我一时冲动说错了话,我叫宁小秋,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4 a3 n& C3 L8 ^- G) i+ J1 _  我看她这样职业微笑的样子,心底就有些不爽。经过刚刚那些我算是明白了,别看这小妞现在脸上笑的那叫一个美丽灿烂,但是这笑却非常职业,换句话说,就是假的很。5 F# [* k% |  C4 M0 S
  她心里面指不定怎么鄙视我呢!
% b" k, \- k+ {) F* I  不过,我也早就习惯了。来自农村的我,从小打到大,没少受城里人嫌弃的眼光。) o3 J. A+ D1 Y% t0 l3 y
  我不咸不淡的说道,“我叫张飞。”: A. F' ?9 D- }
  没错,我就叫张飞,桃园结义的那个,从小没少被同学取笑。当初我老爸不识字,这个名字是找路过的算命先生取的,估计那算命先生嫌弃我老爸给的钱少,随口给整的吧。
2 _2 M) u9 `) Z2 x6 Z! U% \  我那农民老爸还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好呢,老是念叨什么那算命的说了,我将来必定是要飞黄腾达,建立一个王国啥啥啥的。4 f/ W! @5 R" L1 \
  还特么建立一个王国,这要是在古代,哥已经被抓去砍头了好吗?/ g; ^* ^3 i! B+ z  W/ h
  “张飞,你说这个岛在什么地方,还有没有其他人也被冲过来?”
* C/ Y$ a. h' D5 y! m6 A! E+ ^  宁小秋一心想着飞机、和荒岛的事情,焦急的问道,倒是没有注意到我的名字很奇怪。, P6 ~' F7 i: |) f6 ?6 D
  “我也不知道这个岛到底在哪里,手机一直没有信号,这里四周也一点人工的痕迹都没有,肯定是个荒岛。”
5 j5 I1 ^* _  [: R: g! `% ^) w  “那我们怎么办啊,其他人难道都死了吗?”
2 A, t- s/ @5 ~9 z( Y+ x  宁小秋听我这么说,顿时就慌了,眼泪又在眼眶里面打转了,不过她哭的样子真的很美,让我心都跳的快了一拍。' C$ g# {: D2 K2 @* Z5 }
  我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的说道,“你别着急,飞机失事这可不是小事,肯定会有国家救援队来找我们的,这要找到咱们,也就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先在这荒岛上活下去。”
# k) g7 X# R9 ?: W  为了安慰她,有一些疑点我却没有告诉她。2 E8 D7 f& U1 Z* ]& P' ~
  我们的飞机,是从广东飞往新加坡的,经过的都是热带地区,现在还是夏天,但是现在我们在的这个岛天气却比较冷,而且我在沙滩边不远处的树丛里,看到了许多温带,甚至是寒带才有的植物。* o$ p. J$ ~% m; _: ?
  这非常的奇怪,我心底也很乱,却没有仔细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Y" B* P1 A" g
  而这个时候,宁小秋听了我的话,也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眼泪也止住了,心底安稳了很多,觉得好像一切也不是那么糟糕。
/ J! _  Z& Q! x+ ?5 Y  于是,她很快发现了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她不由眼底闪过了一丝厌恶,宁小秋很是嫌弃的将我的手给拍掉了。好像我的手碰到了她,把她怎么侮辱了一样。1 b9 a* G; X, n  z
  我顿时心底很是无语,尼玛啊!那眼神是啥意思,拍个肩膀,就搞得好像我强奸你了一样,我他吗又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哥刚刚是为了安慰你好不好。% n0 D/ ?) E& N7 P
  我觉得这女人太不知好歹了吧!就那么瞧不起我?
% K' X" z( D; x3 P. j, B  老子虽然是农村出来的,现在却也打拼成了一名都市白领,虽然还只是底层小人物,但我知道努力,知道奋斗。: t/ F) D+ u7 W$ v6 F
  而且老子人高马大的,长的也不丑,为人更是踏踏实实。  C5 d  ], t, Q* d9 A# c/ i; ^
  不就是为了省钱穿的差了点,不就是穷了点吗?
+ s( U: K3 G& D5 L) Y3 i( E. P  i  现在的女人太现实了!
8 x" ]+ L8 b7 a; @  我心底郁闷,干脆站了起来,就朝着海滩那边走过去。
9 ^/ a7 K# q, y+ n' u/ ]  我这一走,宁小秋顿时就急了,“你要去哪?”
! ~3 {) C; \6 X, t  “我去海滩边上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幸存者。”
( i* V+ H7 T' }3 W: M  S% r  我没好气的说道。
, @. }6 F0 Y( a+ f5 p1 O9 w  “我和你一块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宁小秋急忙喊道,赶紧就站了起来,跟在我的后面。
4 \6 F  Z/ x% W/ x  我真是服了她了,尼玛不是很嫌弃我吗,那就别跟个跟屁虫一样。
4 n3 U# {  ^/ A  z  我心底有些烦她,干脆加快了脚步,在前面走的很快。8 R, g  e. D/ H
  宁小秋是个女人,还有一只脚扭伤了,哪里有我走的快,不一会儿,就落在了我后面很多,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这个荒岛上面离了海滩不远,就是一些低矮的树丛,黑峻峻的,我都觉得有些渗人,宁小秋自然怕的不行,赶紧跑的快了点,还在后面很焦急的带着哭腔喊我,“你慢点,等等我好不好!”
% h: V5 J$ J1 V8 G) R  我听她又要哭了的样子,心底也有些软,觉得和一个女人置气没啥意思,就准备停下来等她,不过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前面沙滩里面,好像埋了什么东西。
/ |. ]+ ]' X" |, h6 o  那个地方鼓起来一个大沙包,露在沙包外面的是一截牛仔裤,我一看顿时心中惊喜,难道是其他人给埋在里面了?* f" H% k  Q' a: I( X. w
  我顿时就把宁小秋那女人给忘了,三两步赶紧冲了过去。* F8 x4 P9 k+ Y5 `3 V  d7 K6 v& `% `
  宁小秋在后面见到我跑的更快了,顿时急的眼泪都下来了,急忙朝我跑过来,可是她这一着急,脚下顿时一崴,扑通一声就摔了个狗吃屎。) ?" A1 C& t0 l
  她疼得坐在地上直抹眼泪。
" p, B( w5 C7 r7 v1 T4 x  我听到后面的响声,这才想起这妞来,转过头来一看,不由顿时就呆住了。2 E- S0 W# \$ Y) T1 w* N7 @8 A
  这小妞上半身穿着我的衬衣,下半身却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块破布裹着的,她这一摔,那破布不知怎么滴,居然就掉了。% N  t2 Y6 o( }! C# b2 [9 m
  宁小秋估计摔的很疼,还没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走光了。光滑、粉嫩的大腿,还有那不可描述的地方,全让我看了个正着。2 S! t; n% r6 B4 ^
  这真是荒岛特有的风光,那画面太有冲击力了,我一下就有了反应,高高支起了帐篷。
" ^; `; D+ k" I9 o  看到这样美丽的风景,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神都有些发直。
. @- d7 h/ I7 c) h% [# ?3 y  P  宁小秋泪眼朦胧的,却也很快发现了我的异样,顺着我的眼光低头一看,顿时发出了一声羞怒的尖叫声。+ D8 T: c0 ], q& |" f) y7 W
  她赶紧把那块破布拉到腰上,重新遮好,却是朝着我愤怒的哭喊道,“姓张的,你个臭不要脸的死色狼,我和你没完!”& W/ a" W  G4 A! @' I0 _. F
  我一听她这话,不由也有些恼火,这也怪我?你自己衣服没穿好,又不是老子脱的。+ b2 Z1 S1 w. m. Y
  我有心想骂她几句,但是想到毕竟是我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占了便宜,我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只是嘴里说道,“我这也不是故意的,你赶紧起来,我看到前面沙子里面,好像埋了个人……”
) ?; k0 f4 C' z  “前面有人?”# w% [8 L! ?) f! M" \
  宁小秋一听,顿时非常惊喜,连忙就想站起来,然而她刚刚身子支起来一点,就疼得再次跌倒在了沙滩上。
, F+ C8 I( N" _8 O0 s/ D  “我的脚扭的肿起来了,你过来扶一下我。”
; |" p$ H8 L' h% X0 s9 M. E  宁小秋皱着眉头说道,很是不情不愿。' f7 w0 C) u) W: {3 q8 `; M3 u7 r
  我看她那高傲的样子,心底就有些火大,你是女神,你了不起,让我来扶你,你还不情不愿的!
6 i' [. c: Z8 c+ T9 R9 o( b! R  我发现脚边有一根比较粗的树枝,随手捡起来,就给她扔了过去。! f2 q  L8 \9 W7 |1 U; B5 k
  “你用这个吧,人家瘸子没人扶也能走路,你只是有一只脚崴了。”; k+ G, G# [2 w3 @. |
  我不咸不淡的说道。
, Y, ]( O! l" J  c  这话说的估计有些重,宁小秋瞬间眼睛里就飘起了一层雾气,不过她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还真把那树枝捡了起来,咬着银牙就要杵着树枝站起来。
& @' }/ z- ^* l3 W2 o  没想到,这还真让她站起来了,她走了两步之后,很是满意,于是便昂起高傲的俏脸,非常得意的瞪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小样,没有你,姐自己也能行。) t# o+ R- H, c! [4 c- S
  我心底很无语,刚刚想提醒她小心一点,走路别眼睛望着天,果然就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接着就是扑通一声闷响。
6 U% ?! E2 H, ?7 a* [  不用说,是那根树枝断了,这树枝虽然比较粗,但是也不知道在海边上被水泡了多久,就没有那么结实了。
; G4 s4 Y7 y) V0 [: b% }8 v  宁小秋又摔了个狗吃屎。: M& L# {2 l! W) Y. P  |
  这摔的,我看着都疼。$ E0 a1 b3 r( Q. P2 I
  这一下,她坐在地上眼泪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给委屈的。
& C9 P% A. s) [* b  我心底也觉得有些心疼,琢磨着这小妞要是这下再喊我过去扶她,我就去扶她算了。
2 L( |& R0 Y, R' b7 R4 C! E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就那么一声不吭的在低低的哭,就是不开口来求我了。
. K( |( a8 G2 n8 R) O! T- \+ d- S  没想到这小妞还挺倔的。
/ ~- E1 u$ S" Y0 l% n8 m  我叹了口气,却是赶紧走了过去,朝她伸出了手。* Y" _. k6 E* C9 j. j! H
  让我再次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把头扭过去了,根本不搭理我。这让我伸出去的手多尴尬啊。
; a; D! {* N4 _" @; _* q& U& ]  “女神,大小姐,你觉得现在是你傲娇的时候吗?那边还有个人埋在沙子里面呢,你不想去看了?”% F/ I$ `' v' o) @1 G! v. h. e, |
  我没好气的说道。) Z. y, s) x8 k% R! S9 ]1 s
  “好恶心,你才是傲娇呢!”
2 ?  z- N" {" I. v6 j  宁小秋愤怒的瞪了我一眼,却是讪讪还是拉着我的手站了起来。/ |- a& I1 y& x! \2 h: T" u
  我心说,你再傲气,再看不起我,结果最后还不是要靠我来救你?不过,这次我没有出声,扶着她很快来到了那个沙包边上。. C9 [: ]( G/ m+ V' b& F7 P
  我捡了块扁长的石头当成铲子,飞快的刨起沙来。宁小秋也笨手笨脚的在旁边帮忙,刨沙的速度还没有我的十分之一,动手能力极差。/ R. Y7 Q" w9 K* z3 Q0 c: o: B1 E6 z
  我看她那一双玉葱一样的嫩手,不由暗暗摇头,这妞一看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这种粗活,她哪里干的了?
: r. N( `; V3 s% R3 Y9 y  也就是遇到了我,不然的话,在这荒岛上,我觉得她一天都活不下去。
- H$ \; }1 E6 I9 o  挖沙子挖到一半,我心底就有些失望,这沙子里埋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破烂了的行李箱。$ B" a/ V$ Z8 l+ q/ e5 ?$ K
  那截牛仔裤,就是从箱子里面漏出来的。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回复数字“3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r! Y  j  @4 M; \( d, S: l; O
  见到居然不是一个人,宁小秋顿时非常失望,一屁股就坐在边上,望着远处的海面发呆。她可能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船经过吧。
' J% ~+ W+ ]2 \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我还在刨沙,不由就奇怪了起来,嘴里说道,“你是不是傻啊,这都发现了不是人,你还刨什么,省点力气不好吗?”
5 A4 E8 [7 d! [% o0 L# ~  我心说你知道个屁,我们在这里要啥啥没有,这行李箱就是个宝贝,指不定里面就有什么救命的东西呢。: ^9 t2 o+ `* h& _- y6 M
  宁小秋见我不理她,不由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估计是在笑我傻。
8 c. m+ l" q- j! F7 l  我懒得搭理她,继续疯狂刨沙,不一会儿,整个行李箱就被我给清理出来了。/ ?& K& v2 k1 }# Y) C8 O
  这行李箱里面,大多数都是些衣服,男装女装都有,还有小孩的,估计是一家人去新加坡旅游呢。
! B8 U5 q* m9 @: Y  我琢磨着这岛上这么冷,这些衣服肯定会有大用的,只是可惜了,都是些夏天的衣服,不怎么保暖。! d% `. L5 g5 F; j$ A5 e
  除了这些衣服,我在行李箱里面翻了翻,找到了几本旅游手册、一些钱、两条金项链,还有一本护照,看护照上的名字,是个叫吴远航的男人,长得有些gay,也就是有些娘,估计现在也是生死未卜。
# t  [  ]3 p' V  I  X  这些东西,现在看着没用,不过我却也不敢随意扔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让我非常惊喜的发现。
* B, |( m. Z# C  首选是在箱子的夹层里面,居然有一把瑞士军刀,这东西功能很多,说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场。9 Z5 Y: R3 H; g' h/ M  Y
  然后是一些女人用的卫生巾,一把折叠伞,还有一支手电筒。! `* Y8 `- H! E! W9 ~9 |, C0 t
  最后,还有几盒黑巧克力。
$ G" E. v1 E% S4 s/ M, Z  巧克力我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吃的,但是这毕竟是高热量的食物,在这荒岛上可是非常珍稀的物资。4 {! U# X" p- w8 h" X1 X- ~0 k
  宁小秋见到我从行李箱里面,居然找出了这么多好东西来,顿时脸色也非常尴尬,小手捏着衣角,低着头偷偷的看着我,好像想道歉,又觉得拉不下脸来。
' v4 H$ o9 z! Z  我打开了其中一盒巧克力,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拆开一半,丢给了她。
1 J! r3 u) X8 `( ^( `6 G  “先吃点东西吧。”我说。
5 ]/ k5 [: U$ i  宁小秋见我没有和她一般计较,顿时非常惊喜,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这才急急忙忙的去吃那些巧克力。, r! w* R: C8 Y
  我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么点巧克力,根本不抵饱。; q. s& N' w" [9 j) Y
  宁小秋吃完了还觉得不满意,就眼巴巴的看着我,我却没答应。“先留着,还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过来呢,等会我再去找点其他吃的。保证不会让你饿着。”
! J& f- Y7 Z5 o; j# p  K  听我这么说,宁小秋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 `* k& `' ^& O  看她的样子,她估计觉得我是在强行安慰她。这荒岛上,哪里有什么吃的呢?总不会好运的再发现一个行李箱吧?1 _$ }: M: R! H, i' W* r
  不过,宁小秋对我说的第一个理由很信服,觉得救援到来之前,吃的省着点是对的,她这才没有闹起来。
  \5 t$ m  t4 ?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塞在回行李箱里,用一件衣服固定起来,拖着它,就和宁小秋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篝火旁边。
% K& d% t: z9 U  x: F, R1 f5 j0 n  现在天已经黑了,不能继续在海滩上乱走了。
& V* a. z; s6 r( n  这一晚,该怎么度过呢?孤男寡女的,又冷又黑,会不会发生点什么?看着宁小秋那美丽的倩影,单身已久的我忍不住有些幻想了起来。% y0 I5 p, E1 {/ V( A! b
  不过,我回想起宁小秋那高傲的样子,那些美妙的幻想很快被我掐灭了。她不嫌弃我就不错了。: k# a9 D0 [! ]" z/ B
  我把行李箱里面几件衣服拿出来在篝火边上烤着。接着,摸了摸自己的咕咕叫的肚子,却是准备去找些吃的回来。5 m  T$ s0 R5 }' |, m+ N
  宁小秋还是非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 P  X: ?+ a, `$ `  ^! I; x2 h9 U  这让我很无奈,扶着这么个拖油瓶,我走路都慢了很多。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这小妞半靠着我,她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气,那光滑如玉的肌肤在我紧紧贴着我,让我一阵阵心猿意马,差点又有了反应。
2 P8 ^4 U% _! O4 `# O# c  幸好我要找食物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海滩上。% F7 ~% L9 n7 x7 s8 v8 k
  刚刚在海滩上找其他幸存者的时候,我就发现,附近的沙子上,有很多不规则的小洞。
( s& O* i3 C2 D0 w  按照我的经验,这些小洞里面,多半会有一些螃蟹,海蟹可是非常美味的。! i( u: y. n8 o- B! D
  我挖了没多久,果然就抓到了一只大个的大眼蟹,这可是好东西啊,这东西壳薄肉厚,味道鲜美,绝对是上好的食材。- r3 E8 Y) z' v  s3 y* Z7 W
  可惜现在手里没有什么材料,却是无法烧出特别美味的东西来。不过毕竟是在荒岛,有的吃就不错了。
/ Y7 d9 q" X7 G9 F) s  我把那螃蟹在沙滩上一块石头上,猛地一敲,把它敲的半死,然后朝着宁小秋走了过去。
5 A5 P: M: E: b; y. J  宁小秋见我抓出来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来,不由吓了一跳,还连连退后好几步,一脸的嫌弃,还让我理她远点。4 w. r( Y6 l+ e% f- F3 ^
  这螃蟹被我敲的半死,流出很多体液来,黄的、绿的,看着挺脏的。她的眼神很是厌恶,既是厌恶这螃蟹,也是厌恶将螃蟹拿到她旁边的我,好像我这样做,把高贵的她给玷污了一样。3 P# I% C5 J6 y; B& u/ w9 }" h+ H
  这把我给气的。) S9 X" N# |! m5 i5 C0 @7 w) g
  你傲气个什么劲?现在都什么时候了?4 o! @! W! t8 _
  “现在是在荒岛,可不是在外面!这就是我们的食物,赶紧把这件衣服兜起来,装这些螃蟹。”' W& E( [7 n  b
  我脸色一沉,一边丢给她一件我早就准备好的衣服,一边不容置疑的说道。
3 F# e3 L$ P, z: _8 \$ I2 n/ w' \# h  宁小秋见我这样和她说话,也不由脸色很难看,她愤怒而且厌恶的盯了我一会儿,却没敢和我闹翻,只是悻悻的,连忙照我说的做了起来。
/ G+ u# m: S; a  W# |) Z) j  如果现在是在外面,这女人肯定转身就走,根本不会搭理我,反正有大把男人会来给她献殷勤的。
3 S% @: _* h* ]( ]2 ?2 D1 k7 f  她这种女人,内心高傲的像只孔雀,就是那种表面上对你很客气,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看不起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她们总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男人就该围着她转。不过事实上,在外面的世界,还真是这样。1 g7 p5 w+ D! A" ~" B9 G# X
  她这种美女身边,总有几个男的,好像苍蝇一样围着的。. u/ i+ G0 @# [. y/ r
  但是现在,在这荒岛上,只有我一个男的,她没办法不靠我。; `) z8 h: k7 _5 X$ F, o, f
  “嫌弃我,你也得憋着,也得听我的。”3 q, `! p. S) v  {' V& w
  我心底恶狠狠的想到,心底居然莫名升起一股淡淡的快意来。
  V6 a6 k8 I4 x  有了宁小秋的配合,很快我就抓了不少的螃蟹,把那件旧衣服兜的满满的。4 X' e8 R) U0 e) P
  我提着一兜螃蟹,心底很开心,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就回去了。
2 [. ]  Y: [/ B+ Q, E3 t  宁小秋见我这么开心,更加郁闷了,虽然被我扶着,但却把脑袋侧过去,看都不看我,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b! J5 \8 I) o
  我懒得理她,赶紧在篝火边上处理起这些螃蟹来。' v0 i$ ]& z# X0 ?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小时候最爱去河里面抓泥鳅、螃蟹这些东西来吃,烧螃蟹,对我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2 f* y; i/ [( v% ^9 n  不一会儿,浓郁的蟹香味就传了出来。
1 o  x# M$ \0 z" ?, R7 L6 S  我们两个人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急急忙忙的就一顿猛吃。$ r7 `# m' ]9 _1 E8 ]% Y
  吃完了东西,宁小秋摸着肚子,很满意的靠在海岩上,忽然嘴里说道,“谢谢你,如果能够从这里活着出去,我会给你一大笔钱,感谢你的。”
+ T) u6 D! u- ^! a/ H  “给我一大笔钱?你很有钱吗?”2 k3 Q+ d" w% A& U/ u8 u! H
  我忍不住问道。
3 H$ F* G# _7 {- G  “那是当然,我老爸有一家上市公司,叫汇龙实业,是做广告的,身价近十个亿!”这样说着,她非常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你要是对我好一点,别摆出那张臭脸,事事都听我的,兴许我一高兴,就多给你一点钱!二十万,你说怎么样?”
1 F4 q3 ?" o) d6 |9 W% m; m  听了她这话,我心底不禁冷笑了一声,我说她干嘛扯这些,原来是想用钱来收买我,你说你用现金砸我我也认了,现在就开些空头支票,我才懒得受这个气。: ]) f, N" j2 ?! F$ }: V
  而且我估摸着,真要依着这大小姐的脾气来,别说让她活下来,我都得让她害死。
% ?" ~1 |" N, b; h3 |3 o- B  我总觉得,这小岛没那么简单,心底一直有点提心吊胆。! q; [$ G+ ^4 O( W9 T3 L+ r
  “行了,你别扯那些没用的了,现在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呢,睡觉吧!”5 r& x  b) q7 h8 C8 C* q
  她以为我嫌钱少,还想加价,但我没接她的话,把那些烤干了的衣服,铺在地上,直接就躺了下来。
" k6 Z0 P. u# O4 n, G# R+ m. G" g6 F  宁小秋见金钱居然没用打动我,顿时显得很吃惊,我估计在她这种大小姐心底,我这种穷鬼屌丝男,就是见钱眼开的吧。
+ ~( Q$ h: H. ^0 N. _3 s  可惜她看错了我,我虽然穷,可也是有尊严的。+ t8 c, Z1 J# {$ r2 \/ l- e2 R. s
  她闷闷的看了我好一会儿,这才很不高兴的学着我的样子,笨手笨脚的把一些旧衣服铺在沙子上,也躺了下来。7 T& T; m) u/ W$ D. S
  我顺在外侧,宁小秋睡在靠着那块海岩的里侧,为了防范我,她还特意把那破行李箱放在了我们的中间。
" P+ J8 @( a' q5 R% x$ i+ d  而在我的旁边,是那堆篝火。
' h& |; Y; m7 T' n  本来我想让她睡在靠篝火的位置,但是宁小秋觉得睡外面害怕,非要靠着那海岩“墙”才有安全感。我也只好由着她了。
  h% {, |3 Z2 I: \8 X  有篝火在,我们倒也不觉得特别冷,加上刚刚肚子也吃饱了,这一天又非常疲倦,我和宁小秋两个人不由都觉得很困,没过多久,就都沉沉的睡了过去。5 u" L3 _1 l( f/ \
  临睡之前,我还把篝火特地弄的更旺了一些,我想有火光在,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野兽吧。0 n& w* Y& I9 h2 A1 x2 X4 d
  本来以为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却忽然感到身上一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压在了我身上。' Y4 @* S$ Y7 O% `! {9 b$ ?6 l
  我不由猛地睁开了眼,却见到宁小秋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好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我,还把她的小脑袋埋在我的脖子边上,一个劲的蹭啊蹭的。+ }" L0 Z5 h! K
  她胸前那两团柔软,更是紧紧压着我的胸口,随着她身子的蹭动,在我胸口荡漾、挤压,让我内心一荡,真想当场把她法办了。
! C. _+ }$ k; _0 U9 v  不过我知道,这女人估计是睡梦中,把我当成她的抱枕了,如果我真把她办了,我不敢想象这个一直瞧不起我的高傲孔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1 ]. o, l; d; p+ B# O  而且,救援队要是来了,我不成了强奸犯了?
. H3 i( ?! [: Z( p  强忍住内心的悸动,我就开始推开她,这女人抓的很紧,我很艰难才推到一半,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正抓住她的光滑大腿推她,宁小秋忽然就醒了,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我,嘴里发出了尖叫声,然后我就又啪的一下挨了狠狠一个巴掌。% |1 I$ M! L3 [2 F. B5 a
  “你自己爬上来的,还打我?”( v1 U6 D7 S1 A2 ?' [" g) Q
  我也真是气的不行不行的。% M, S$ Q: k, u4 x
  宁小秋听我这样说,看了看四周,也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她也是一脸的尴尬,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我却是忽然心中一动,一把捂住了她的红红的嘴。0 T5 y% e$ r3 S+ w$ z! S
  宁小秋以为我一气之下,要把她强暴了,吓得脸都白了。她想要叫些什么。# a8 [0 f0 o, N5 b$ M
  我却在她耳边低声吼道。“闭嘴!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u( y3 I) l7 K5 p* J
  我听到海岩后面,传来了一阵低缓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很轻,似乎是在偷偷的接近我们。6 U! [5 g2 ]7 c. j! i5 Y
  “难道是什么野兽过来偷袭?”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回复数字“3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D- S+ E  @, {+ t; J& n8 O
  我没管已经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的宁小秋,却是捡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缓缓的从海岩那边将脑袋探了出去。
2 n/ e$ |( I# @6 ~( e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我顿时大吃一惊,千想不到,万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 n6 ]! c6 H& e5 a
  海岩那边偷偷朝着我们过来的,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两个人,而且还是我的熟人。2 s, V$ ^- `7 T/ O7 \
  是我的前女友小柔,还有她的现任秃头赵威!  l( P$ S- w" o5 A4 i  ^! F5 `
  这一对狗男女,居然也没死,被冲到了这孤岛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