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被她喝下的精液

被她喝下的精液

坐在前排的一次,赵涛抬头抄笔记的时候,李婕正踮起脚尖,努力往最高处
) X4 N. D8 o! s1 r写下板书。她那天的牛仔裤是新款,但不很合身,上衣在拉高后,不够高的裤腰
8 s6 B# d3 V) n3 ?( \没能遮掩住露出的那一段。
; g0 t1 D1 X" X$ u  于是,他看到了一段纤细光滑,一直延伸到衣摆里面的光裸腰肢,和牛仔裤$ E% r! }7 [9 L( `. F/ J  w
腰上露出的,哪一点若隐若现的内裤边缘。& ~1 E( D+ b, x5 a$ l. A% Q# A
  黑色,似乎是蕾丝的边角。3 T& y0 y* l8 H, N
  那一晚,他幻想着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圆翘臀部,幻想着说话清脆快速的李- W( d8 Y6 h1 C$ R4 C
婕被他弄得高潮迭起浪叫连连的样子,忍不住手淫了两次。
* z4 R+ [  L1 J  孟晓涵没有成为过他的性幻想对象。可他知道,自己喜欢孟晓涵,喜欢的不
1 {+ Y7 e- Z5 Q4 B! B) q+ k得了。
% b( Z, i9 \8 N2 x  他喜欢她说话温温柔柔细声细气的模样,喜欢她在阳光下向耳后掖头发的动
0 ?. @2 h7 P1 U( a0 q# p' n作,喜欢她专注听讲时眼镜后面那好像在发光的眸子,喜欢她偶尔露出一次的俏- ~' [( E7 g" u& `  t& a0 ^+ V
皮笑脸,喜欢她被他贫嘴调侃后不生气只是捂着嘴一直笑的那个表情。- j- U9 o& n* Y: _5 U" w( v6 v
  在锁情咒进行到二百八十四天的时候,他写了一封情书,向孟晓涵表白。他
5 j8 H0 \8 g( c/ `/ H& K1 c决定,只要孟晓涵答应,他就中断正在做的事情,凭自己真正的努力,让一直苦/ q3 c0 E/ E, f6 E2 ~
苦期待的恋爱走向温暖明媚的结局。
% E* I6 [7 h" {! s  孟晓涵并没直白的拒绝他,而是在信纸的背面用娟秀的小子写下了姑且算是9 Z& o! Q. |& T0 P! \; H
回答的句子。
( T. S1 t0 h) n6 x# ?/ u4 Q) h" N  简单概括的话,就是现在大家都是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这种事情还是以
4 W% K* X8 H: d3 d# Q2 T后再说云云。
; _7 `5 i( A! s+ Y+ ]2 K; V: v  她有资格这么回答。她在班上和每个男生关系都不错,但没有和任何一个关. z! Z( n" |, W5 N+ d' \- c( D2 n  ?
系特别好,更别提早恋。! o& v4 t& N/ C' {* T1 r" o
  那是书香门第的独生乖乖女,这简直是无法更不出所料的答案。' n* C! K( D' E1 O: j2 w
  所以,这一晚,就是他最关键的第三百六十次。9 U3 Y% u& y1 x7 [
  “唔……嗯嗯——”高潮终于还是来了,他抿紧嘴,喘息着抓过符纸,接住
8 g7 l, L. S1 N) M  k& m& e" k$ G了从马眼喷出的精液。
7 k  l; M8 i0 @. N# U+ V. L( R! y  从没积蓄过的缘故,精液谈不上浓,像一条鼻涕,抹在他亲手画出的图案上。
( Q+ t, W- m( }' T  那些红色的线条亮了一下,比他之前见到过的三五十九次都要亮,亮得多。# ~5 H$ M) Z& I/ C8 d0 Q
  他欣喜若狂的完成了最后的步骤,烤干烧粉,掺水喝掉。" v( [/ W6 j/ B
  一股奇妙的感觉在他的全身流淌,他兴奋地收起所有的东西,早早躺在了床
; x$ d2 S! T$ t3 ^上。
8 K9 C1 ?- e/ |( H* d  之后,一直到睡着,那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在翻来覆去的思考,他该如何完" c* S1 l# F( v8 o
成最后的步骤——让孟晓涵吃下他的精液。, d! V, T$ f# g! f- H3 S
             
1 {/ m. n2 `# U$ r- i' I1 i  足足一个星期,六天课外加七个晚自习的时间,赵涛都没找出一个具有高可
. Y# _6 w4 m  d5 f0 d  q* R' K行性的方案。
. m6 q) u3 H2 F. t3 S0 |3 [  孟晓涵从不吃男生送的东西,赵涛也没有可以帮忙转交礼物的女生密友。
' j$ U  ^% d  B5 O: m  她倒是和大部分同学一样,带着一个粉色的保温杯,但她家离学校很近,中
3 f7 B2 g* P0 l午晚上都不在外吃饭,保温杯几乎没有机会让他放进任何东西。
; h; U  V! d& e  只要一点,一丁点,他可以确信,哪怕是能用沾过精液的手抹一下水杯的边
0 b$ O/ r1 r4 M: r1 a缘,让孟晓涵沾上一下,一切就能宣告成功。8 r& }( x: U- \+ v  y3 \
  他还准备了一套针管,盘算着注射到孟晓涵的什么东西里面。可她在学校的! S: A1 |* J+ \, g* Z
行动实在是太规律,教室里的人又实在太多,他没有机会。
9 C0 G0 w. H7 {# M6 m# z; C8 H  最适合下手的时机,其实就是午休和晚自习前的那段时间,尤其是午休,不0 M- _: ?3 f* L3 N: \9 N; t
走的同学也大都在睡觉补眠,零星几个会在最后一排听歌谈天搞对象,几乎没人
5 K1 C& }- n( A/ x& b( [2 Q会管其他的事。
' X, k) K  D8 A/ O  可那个时间段,孟晓涵留在抽屉里的,就只有可以长留在教室的那些课本参- s- l+ [3 m) K) s# s7 e( g
考书而已。
0 T9 q: g  Q1 w$ {3 m" _  眼看期末考试就要到了,无计可施的赵涛,陷入到无奈的焦虑之中,一旦考
+ r: k6 q% G0 M1 o* v* r- l试结束,身份上称为高三生的他们,就要进入到更加紧张压力巨大的阶段,他的) K0 ?0 U' k. v
机会恐怕只会更少。
% U& V  V  v$ x: {  他想过故意不带水壶,去找孟晓涵借水喝,可就算孟晓涵不觉得他找女生借& U' e9 \! m+ w$ K9 c
水奇怪,按约定俗成的规矩。男生喝女生水嘴唇是不能碰到边的,哪怕悬空不小2 ~, W" D( \3 A+ J
心洒一身,也不能没了基本的礼貌。
% o; h! v5 `/ U# {6 z' S6 {  他还想过买一袋水果打着备考的旗号分发给孟晓涵附近那几个同学吃,反正
. Y" Z* j9 g' }+ C那片女生基本都知道他对孟晓涵有意思,应该不会惹人怀疑。可问题是,孟晓涵
; i) v# _7 w+ ?: V4 G  f九成九不会吃,再怎么积极,最后也只会先收下放进抽屉里,下学后带走,隔天
5 p$ \' c2 N% |  G6 V买个同等级的礼物回赠给他。( ^5 f+ M5 e* d" v8 \
  他笃定,孟晓涵拿回去的水果自己绝对不会吃。/ P( k- q5 y1 M8 |* B- t$ x0 q
  万一被她妈吃了,后果不堪设想。
6 x3 s2 Q3 z; U& v  他可不想当孟晓涵的后爸,只有放弃这个计划。1 ]& ~  E6 M' ~" b+ d: S, n
  每天早晨都要换一针管新鲜精液带在书包里的赵涛,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像个+ ~* l. c; ^2 P0 N, |1 M
疯子,万一被同学发现,万一被告到老师那里,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说明
& V4 H& i* A5 i( A3 [! n" p自己并不是个变态狂。) |. S& o! w3 A- ^  x, J4 C
  那个周五,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总算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 W% d+ D) ]3 F, B
  午休的时候,因为大雨没有回家的人比平常多了好几倍,几个老师都在学校
0 X* w; X, R) V食堂吃了饭,而孟晓涵,也难得一次的没有回家。
  y4 z. O; @9 |6 j: ]9 N* F, g  他趴在栏杆上,仔细确定了孟晓涵只是把带着的雨衣罩在没有被顶棚遮挡的
+ l& I8 w6 Q0 v' Q自行车上,而不是趟水回家之后,心中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立刻飞奔下楼,连
! E6 |1 ?- B9 z8 J( A伞也顾不上打地冲进食堂,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那一餐饭,头一个回到了教室。) @/ l! k( x$ M  J! {' ?
  教室里只有两对喜欢在最后一排靠竖起的参考书挡着吃鸳鸯餐的情侣,他是
) E* T' F5 U, c# i& M8 n头一个吃完回来的。
8 v5 v' D6 y9 u1 C) ?3 r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太引人注意,悄悄走到了孟晓涵的位置后方,屏住呼吸7 o5 Z. f) c' h+ g
回头看了一眼。' N/ ^" e9 J2 b; r" u2 ?* g/ ^) D
  瓶子在!
1 _7 H/ t9 G  K& r2 i  那个粉色的保温瓶,真的在!
1 `; u3 m- [+ R. `1 K# H0 E( `5 ^  那一瞬间,他几乎看到了幸福的天使在他的头上盘旋吹奏着爱情的乐章。
+ p0 e) T. z$ s7 k  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相隔三排的自己座位。
* g2 d9 n- [( Y. _: q2 n  直接摸出针管来太危险了,他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他考虑了一下,把手伸进
- h$ S* a- G* i  _( {书包,摘掉带着护帽的针头,把那黏乎乎滑溜溜的东西挤了一些在左手食指上。% K" q- s& M0 R* `# F5 \7 f- E3 h
  接着,趁着大批同学都还没回来,他留意了一下那两对情侣的动静,确认他. J5 z3 v" H2 Q: h) S
们正两耳不闻桌外事一心只吃磨叽饭后,飞快的溜去了孟晓涵的座位。& m$ R% G6 y% v: ]" L
  拧开粉色保温杯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跳除了嗓子眼儿,他毫不怀疑,如果
4 l4 ^6 |5 O& {) Y0 _! Y1 R4 n3 z这个时候有个老师从后门进来大喊一声赵涛你在干什么,他马上就会心肌梗塞当5 g2 ?4 ?+ q: p$ G
场死过去。
+ p% [, u9 A, i% Y$ \  杯子里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水,热气腾腾。
  W' j2 g) s/ Q9 z* H4 O  他伸出食指,沿着那不锈钢的杯口内测仔仔细细的转了一圈,确认已经有透
  `: F( m4 i1 [明的粘液附着在上面后,才小心翼翼的把杯子拧好,放回抽屉,贼一样窜回自己: A% f$ b- B% B& |' K3 V
位置,拿出电子词典心不在焉地打起了游戏。
) p% Z' G8 b. F1 B. h2 ?  之后那半个多小时,简直前所未有的漫长。他从没想过时间竟然可以流逝得
( T' R, [4 l9 V6 U3 R这么缓慢,慢到他觉得自己这会儿出去跑个三千米马上就能打破世界纪录。
: @/ k- A0 k" s8 t( C; O/ z  终于,后门处闪过了孟晓涵的身影,她和一起吃饭的几个女生齐肩并排,有
7 z# }$ Z& e/ k5 H说有笑的走过了教室窗外的走廊,一起走进了屋中。
; l! [, ~, B$ q& B2 A  看到她微微带着些雨珠的利落短发,泛着薄红细嫩面颊,和笑出了醉人弧度
/ N2 i& o. Q: u; B! R8 \  _" N的小嘴,赵涛觉得,连阴暗的教室都变得比平常大晴天的时候还要明亮。
7 l+ z/ P. r6 K( D  喝水,喝水……求求你,喝点水吧。他趴在用架子竖起的书本后,从边缘紧! v$ g6 P( i5 \! Y; X* I6 ]; T
张地偷瞄着孟晓涵那边的情况。' T! m1 K6 X0 M/ R
  只是这样的动作没谁会怀疑他的,知道他喜欢孟晓涵的人,在最近两个月里1 h$ z! G! {1 C$ K+ ~
已经遍布全班。挺过最难受的那段时间后,他现在反倒可以十分坦然的注视着自+ Y) V0 Q4 \; Z7 b! N# X5 R
己的梦中女神。$ }' Z8 V; W8 F: D  I  }
  可几个女生凑坐了一堆,孟晓涵甚至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围成一圈,叽叽9 {5 N+ v& d( `$ a% {
咕咕的聊个不停,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悦耳的清脆笑声。: x6 y, F% G0 k0 \& s) }' j
  没关系,过一会儿大家都回来了就有人要休息,要休息她们就不好意思聊了。" W- R. {0 X& }5 P2 Q4 ^: I2 b5 t# p
再多等会儿,多等会儿就好。他恼火地敲了敲自己的头,继续趴在桌上观望着。% p4 L# f. \" c+ i% W' D/ {
  坐在孟晓涵座位上的是方彤彤,这些女生中,就数她笑得声音最大,即使笑% W' Q* C% Z" Y: o+ M$ {
得也最好看,他依然感到有些厌恶。7 V) M" Q( G+ Z6 y( x" q
  他喜欢矜持庄重一些的女孩,对过于活泼外向的女生,会连做朋友都感到有* @$ J5 p4 M  V8 G. F) {
些不情愿。
0 K% ]6 J  g$ C: P: [: s/ ]  没想到,方彤彤扭头看了他这边一眼,正好看到他打量那边的动作后,捂着7 t8 r4 h1 e. H+ h) {: }
嘴又是一串笑,还小声说了什么,结果让孟晓涵的脸稍微红了一些,拍了她一巴$ }! i! V# M8 R6 u2 @
掌。5 r, J# Z+ z5 v6 k5 ~
  一定是在开他的玩笑……一定是。赵涛苦涩地把脸缩了回去,用厚重的书本
- f1 D0 c' ^# |/ ^挡住。
4 T8 U/ N5 V. T( T  是啊……没有什么长处,相貌平平身高一般,除了嘴皮子能在熟人面前利索* I8 t! E1 {& {5 J* J% t: e  C
一会儿,几乎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别人就算想夸他,恐怕都只能憋出一! ]/ a! o2 H) r
句作文写得还不赖而已。% T, f8 `1 ~0 y3 F/ ^
  孟晓涵呢,成绩绝佳,相貌清秀,性格温柔,班上男生选美也许选到前五才
! O5 X. G% P: u4 [' R能想起她,选未来老婆她放第二没人敢坐第一。
) t3 i+ a1 n. [3 W  \& v' W  想向孟晓涵表白的男生,恐怕比两位班花都多。他沮丧的把脸埋进胳膊里,; l4 A; x5 w+ v- c, a) ~1 F
不知道女生们有多少在背后嘲笑过他这只癞蛤蟆,想必至少也有两位数吧。
7 W6 p9 J5 Q8 S% @, G: D  他撕掉一块手指甲边上的皮,当感到紧张又没有事做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  B" M! k/ C% S
做这样的动作,稍微有些痛,但只要注意并不会见血。
; F; b/ b- [5 }  把撕下的皮塞进嘴里,小心地咀嚼着,他探出头,再次看了过去。
. J2 v) K. Z/ `% u* j: S7 v  结果,他看到了让他完全没想到的场景。2 Y" G3 s+ U7 D! s6 c' k! Z  d
  方彤彤笑嘻嘻地举起了孟晓涵的保温杯,拧开盖,咕咚咕咚的把剩下的水喝4 c6 H0 O8 E( z" h9 i
了个干干净净。) v3 L" D& i8 h
  一滴都没剩。

TOP

发新话题